第93章 崩溃的洛臣

第104章 崩溃的洛臣

月斐姌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小声的回答:“缨葵,洛臣他不会离开这里的。”

“可是,水仙学长不会担心你吗?话说你可是偷偷跑出来的。”缨葵现在都可以想象迹部那颗华丽的水仙很不华丽的样子了。她会不会在事后被水仙学长列为危险人物啊。

月斐姌揉揉缨葵的短发,淡淡的笑着回答:“没事?恐怕现在不二哥他们快要急死了。”

哎,真的很想他呢?缨葵急躁的拉拉头发。

看到缨葵急躁的样子,月斐姌安慰的拍拍她的肩膀,给她一个鼓励的眼神,轻声开口:“缨葵,要是错过不二哥,你可会后悔的。等事情结束后,去向他说出一切吧。”

“知道了,学姐?”缨葵扯出一个笑容。

“你一定要幸福,明白吗?”

“是,学姐我怎么以前没有发现你很啰嗦呢?真是看走眼了。”缨葵想起这三天和月斐姌相处的日子,她就感觉好像多了个妈,让她很是无奈。

“贫嘴。”月斐姌轻笑出声,伸手敲了下缨葵的额头。果然让洛认可的人都是可以带给身边人快乐的类型。

缨葵摸着额头,白了下微笑的人,心里感觉暖暖的,学姐和洛真的很像呢?现在想想三天前在洛臣的落脚点看到学姐的时候,她没有太多的讶异。缨葵总感觉学姐知道一些洛和洛臣那些不能说的秘密,也许,一切都快结束了。不二,你要帮帮我。

月斐姌看到走出别墅的人,猛地把缨葵拽进更加隐蔽的角落,小声的对她说:“洛臣出去了。我们跟上去。”

缨葵和月斐姌谨慎的跟踪着洛臣来到一个偏僻,荒废很久,等待拆迁的旧楼。

走在前面的月斐姌突然停住脚步,不对劲,以洛臣谨慎的性格是不会轻易让她们跟踪这么长时间的。难道?月斐姌抬头看向破旧的楼,透过破败不堪的窗户,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里面隐藏在暗处的人影。

不好?上当了。意识到的月斐姌拉起后面的缨葵就要离开这个令她感到不安的地方,可是,一切太迟了。

只见她们的身后快速的窜出十几个矫健的身影,挡住两人的道路。

“学姐,看来我们要好好的活动一下身手了?”缨葵攥紧拳头,面露笑容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人。可恶,这几个家伙就是上次打自己的人,这次一定要好好的报仇。

月斐姌简单的活动一下胳膊,面不改色的回答:“看来是,好久没有打架了,还真的很怀念呢?”

两人相觑一笑,同时开口:“速战速决。”话落,两人犹如离剑的弦冲进敌方阵地。

缨葵可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无处发作,虽然她不想直接攻击对方的要害,可是一想到被伤害到的不二,出手就变得很凌厉。打得那群家伙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只有防守。而月斐姌则不同,那几年近乎残酷的训练,让她出招根本无所顾忌。所以,她基本就是一招撂倒一个。很快,挡路的人就被两人打的丧失战斗能力。

两人站在那群人面前,高兴的击掌。

“耶,学姐,没有想到你还挺厉害的呢?”缨葵有点吃惊的看着一脸冷酷表情的人,心里暗说,学姐发飙很可怕。

月斐姌扬起一个冷酷的笑容,淡淡的开口:“拖他们的福,让我想起一些很不愉快的回忆。”

看到这样的月斐姌,缨葵感到很心疼,想都没想就抱住她,大大咧咧的安慰着她:“学姐,要是以后在有人欺负你,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不过,好像有水仙花在,我就会变得没有用处了呢?”

“呵呵,没事的?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我很幸福。”月斐姌恢复正常,轻声的回答。

“那就好?”缨葵放开她。看到月斐姌幸福的表情,心里有点羡慕呢?现在对于学姐来说,迹部学长是最重要的存在吧。

“缨葵,你……”

“两位,现在不是你们互诉衷肠的时候吧?”洛臣慢悠悠的在暗处走出来,手中把玩着一把手枪,笑容诡异的看着她们。

缨葵见到来人,脸色一变,冷冷的开口:“洛臣,游戏就要结束了。”

“噢,是吗?可惜啊!你没有说结束的权利呢?”

“一切都很难说。洛臣,放下仇恨吧。”月斐姌淡淡的开口,眼中有一丝让人难以发现的悲伤划过。

“月,你最后还是选择她吗?”恶狠狠的用手枪指着缨葵。

月斐姌眼神变得阴冷,语气变得毫无温度:“洛臣,你知道洛为什么宁愿死也不肯离开尉迟家吗?”

“不要给我讲那件事,你上次已经说过了。我不信,你说的是假话。”洛臣愤怒的冲着月斐姌大吼。

“洛臣,你知道我说的是真的,你是个懦夫,是个胆小鬼。你正在逃避现实?你这个混蛋。”月斐姌毫不客气的指责着大吼的洛臣。

缨葵安静的站在一旁,没有说话。因为,月斐姌说的那些事情她也想知道。

“砰!”洛臣扣动扳机,一枪打在缨葵脚边。嗜血的舔舔嘴唇,语气古怪的开口:“今天,你不会活着离开。我要彻底结束你的生命。”拿出手机,拨打一个号码?在等待手机接通的时候,阴冷的开口:“看在你马上就要死的份上,我做回好人,让那个温柔的小子亲眼见到你的死相吧。”

“要想见尉迟缨葵最后一面,就快点赶到某某街26号。”冷笑着挂断电话。

缨葵猛地抬起头,两眼发火的盯视着洛臣。想都没想就要冲上去,阻止他打电话。可是,却被月斐姌紧紧的拽住胳膊。

“缨葵,你仔细看看四周。”

听到月斐姌的话,缨葵像四周看去。忍不住骂出声:“可恶,TNND,竟然埋伏了狙击手,看来这下是真的玩完了。”

月斐姌拍拍她的肩膀安慰着她,然后盯视着洛臣,冷冷的扔出两句话:“洛臣,害死你母亲的人不是缨葵的父母。”

“什么?”缨葵吃惊的看着月斐姌。

“你胡说,我亲眼看到那个人的样貌,不可能看错的。”

“当时开车的是尉迟澈,不是缨葵的父亲尉迟漓。他们是双胞胎,所以你才会认错。”月斐姌看着脸色微变的洛臣,微微停顿一下。

“我不信,你骗我的。即使那样,害死我母亲的也是尉迟家的人。”双眼充血,挥舞着手中的枪。

“你还不明白吗?那是洛的父亲,你冷静点,听我把整个事情说完。”看到有点失控的洛臣,月斐姌想要走过去,可是……

“砰!”

“不要过来,你说的那些话我不信,你骗我,你为了救尉迟缨葵才这样说的。”洛臣失控的挥舞着枪,冲着她们两个大吼。

缨葵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快速的扫描四周的情况,寻找可以躲避开狙击手攻击的地点。仔细观察后,发现在距离她们俩不远的地方有个狙击的盲点。看看空间,正好够两人躲避。悄悄碰碰月斐姌的胳膊,用眼神示意那个盲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