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凤镜夜

第9章 凤镜夜

在经过上次的事情后,缨葵没有遇到来自男公关部的挑战,光和馨也没有在针对她做些无聊的事情,只是在没有其他人的时候,很疑惑的看着她。

春绯是唯一一个没有受到影响的人,她每天还是亲切的和缨葵打招呼,遇到不懂的问题会像缨葵询问。

春绯满脸崇拜的看着缨葵,很是兴奋的开口:“缨葵,高中的课程你全都会啊,你是什么时候学的。太厉害了。”

缨葵微微笑着,看着可爱的春绯,心里感觉很温暖。“两年前我没有事情可做,就在家里拼命的学习这些知识,不知不觉就学了这么多。”

春绯不解的开口:“那你为什么还要在上高中,那不是在浪费时间吗?”

缨葵摇摇头,然后用手托着下巴,很是无奈的开口:“不知道,来日本读高中是我那个脱线老爸和漂亮妈妈决定的,而且樱兰是漂亮妈妈读过的学校。也许过不了几天,我就会去别的学校看看。”

“那”春绯张张嘴没有问出自己的疑惑,就被双胞胎给拽走了。

缨葵笑笑,没有阻止他们俩的行动,然后又恨无聊的趴在桌子上开始每天的念经了。

放学后,缨葵还是每天往那个偏僻的地方去练习,那堵墙已经被她用球打了很深的一个洞,可见她在训练时使用了多大的力气。

男公关部的各位成员每天都在上面看着那个身影,好像已经成为习惯了。

“奇怪,怎么越看那种姿势越像一个人。”须王环小声的嘀咕着,皱着眉头认真的看向下面的那个身影。

“他很厉害。”崇简单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Honey瞪着两个可爱的大眼,手中抱着小兔布偶很是难过的开口:“我好想哭哦。”

“打球时的缨葵完全像变了个人,变得好陌生,难道这才是真实的缨葵。可是平时缨葵很和善,虽然有点大大咧咧,但是现在的他看起来是那么愤怒和偏执。这是为什么?”春绯有点伤心的看着那个累得不行,躺在地上休息的人。

凤一直没有说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谁也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缨葵用球拍巅着球慢慢的往回走,看着那个小球,心里在琢磨着晚饭要怎么解决。要去不二那里在蹭一顿呢?还是在外面简单的对付一顿。

这两天没有见到笑眯眯的不二,总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难道不被那只小熊黑两下,就会变得浑身不自在吗?缨葵想到这,不禁打了个寒颤。还是在外面吃吧,上次差点没有被算计,那种芥末口味的饭菜还是少吃为妙。真是不明白那个不二怎么会那么喜欢芥末,简直就是个大怪胎。

凤在车里看着外面的身影,现在的她没有了打球时的那种气势,只剩下孤独,好像整个世界只有她一人,要去找她谈谈吗?

“找个地方停车。”凤脑中还没有考虑好,就开口吩咐司机。

下车后,凤慢慢的跟在缨葵的后面,在走了有三分钟后,凤开口叫住了缨葵。

“尉迟小姐,可以和你谈谈吗?”凤使用的是汉语。

缨葵听到有人用汉语喊她心里一震,慢慢的转过头,看着那个长相很帅气,带副无边眼镜,充满书卷气的男人。看来是樱兰学院的人呢?

就在缨葵转身的一刹那,凤终于看清了她的样子,那种不论男女都会沉迷其中的美,让凤有些失神。

缨葵把盖住眼睛的头发轻轻的拨开,满是疑惑的开口问道:“有事吗?我不记得认识你。”

凤尴尬的推推眼镜,恢复往常那种无懈可击的温柔笑容,自我介绍道:“凤镜夜,樱兰二年级,男公关部副部长。”

缨葵听到那几个字,马上就想到那天发生的事情,双手不禁使劲抓着球拍,冷冷的开口问道:“男公关部吗?还真是很有耐心呢?”

凤听出她语气中所包含的讽刺,知道那天的事情她还没有忘记,看来光和馨真的说了很难听的话。凤笑笑没有在意缨葵口中那股不善的语气,冷静的对她说道:“看来我们之间有些误会,他们不知道你是女生而把你当成了敌人,所以做得有些过火,请你不要生气。”

缨葵再次认真的打量面前的男人,无懈可击的笑容,优雅的举止,不愠不火的态度。这个人不简单,绝对不会像表面看来那么好说话。不过,缨葵在他身上感觉不对一点恶意。使缨葵慢慢放下戒心,语气和善的开口:“其实我也知道他们俩没有恶意,只是我听到那样的话会控制不住自己,行动会比大脑反应过快。”

看来她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呢?而且还很单纯,对自己犯得过错敢于承认错误,虽然那件事不能全怪她,但是她却没有推卸责任,而是很全面的考虑事情。这样的缨葵,不禁让凤对她产生了好感。

“你喜欢网球吧。”凤决定从她的爱好下手。

缨葵没有想到他会那么快转移话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呆呆的点点头。

凤满意的看着她的反应,再次很认真的对她说:“可是你为什么只是一个人在练习,而不去寻找对手呢?那样会比对着墙壁练习有趣的很多,不是吗?”

缨葵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凤,等待着他下面所要讲的话,只是抓着球拍的手有点颤抖,好像在拼命压抑着什么。

凤没有忽略她的动作,继续开口说道:“我知道在这附近有个街头网球场,有没有兴趣去看一下,去看看别人是怎么打球的。”

好像是不错的提议呢?说不定会遇到高手呢?缨葵低头思量着这个提议,很是不解的开口问道:“学长,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网球。好像我是第一次见你呢?”

凤轻声笑道:“我每天都看到你在樱兰那个偏僻的角落里练习,看着你拼命的追赶那个小球。只是”凤考虑着要不要说出另外的感觉。

“只是什么?”缨葵看着突然停住的人,不解的问道。

“只是那个打球时的你让人看着很心痛,我只看到你在发泄不满的情绪,没有看到你的心在哪里?这点让我很迷惑。”凤还是决定说出实话,他仔细观察着缨葵的反应。

发泄吗?好像最近这段时间的确是在那样打球,一直打到累到在地,拼命的练习,拼命的追赶那个小球,好像只有那样,才可以让缨葵感觉到快乐。不过,那是真正的快乐吗?

“学长,你会打网球吗?”缨葵突然很想找个人打球,感觉面前这个人能够帮助自己,不经思索就问出这么一个问题。

凤满脸歉意的看着她,非常无奈的开口:“抱歉,对于网球我懂的不多。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没关系。不过,学长,你不会专程来找我讨论网球的吧。”缨葵笑着开口问道。

“你很聪明,对于你我很好奇,你本身就像一个谜,让所有人都看不透,猜不明白。”凤冷静的开口。

缨葵挑挑眉,很有兴趣的看着他。

“你自己很了解自己吗?学长。”缨葵看着天空慢慢的开口说道。

凤看着她,顺着缨葵的目光往天空看去,真的很遥远,好像触手可及的东西却怎么也抓不住。

“恐怕我也不了解自己,可是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自己想要守护的是什么?你呢?你知道吗。”凤收回目光,认真的看着她。

“网球。现在在我的心里除了这个没有其他的。”缨葵很坚定的回答。

你是真的喜爱网球吗?凤在心里偷偷的问道,看着缨葵坚定的目光,可以感受得到那种追求胜利的执着,不过,那样还是真正的喜爱吗?

凤看到那边走来的一群人,一个大胆的想法冒进他的脑中,缨葵不是想找人打网球吗?那边走来的人不是最好的选择吗?也许可以看到不一样的缨葵呢?

“尉迟,你还想不想找人打球。”凤冷静的开口。

“呵呵呵,学长你要当炮灰吗?”缨葵看着一脸冷静的凤,不禁笑出声来了。

“不是我,是别人,要不要试试。可能会有不错的收获呢?”凤指指后面的那群人,满脸趣味的看着缨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