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大阪之行4

第94章 大阪之行4

“比赛结束,四宝天寺远山金太郎胜利。”裁判大声的说出结果。

缨葵看看另一旁的记分牌,知道比赛已经全部结束了。慢慢的起身,静静的走出球场。

要去哪里呢?哎,还要去拿忘记的网球袋。看完比赛,缨葵的心情平复了不少。刚刚那个样子对两位长辈还真的很失礼呢?不管如何,幸村爷爷毕竟是洛的外公,洛既然不在了,那么我就要把洛的那份责任承担起来。

金色小春看着已经走远的人,不解的喃喃自语:“真的很像呢?不过,青学的助教不应该出现在大阪才对啊。”

“你说什么?什么青学的助教啊。”小金大声的说道,脸上带着快乐的笑容。

“白石,你注意到刚刚在我们身后看比赛的那个男生了吗?”金色小春没有理会满脸兴奋的远山金太郎,转过头问白石藏之介。

“怎么了?你认识?”白石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抬头问道。

“看着有点面熟?好像是青学的助教……尉迟缨葵。”

“不可能吧,传言说青学的助教是个魔鬼,整日折磨着青学的人,不可能是刚刚那个漂亮的男生呢?学长,一定是你多想了。”忍足谦也一脸无语的看着他。

“小春,你不会是想要移情别恋吧。你要是敢搞外遇,我就杀了你。”一氏裕次恶狠狠的盯着自己的搭档。

“好了,不要说了。”白石阻止即将要发生的吵闹,看向刚刚那个人消失的方向,语气认真的开口:“那个男生实力应该不差。”自从第一眼看到那个男生,白石就感觉出他不简单,他的实力深不可测。

“白石,你!”吃惊自家部长说出的话,几人面面相觑……

平静下来心情的缨葵,在走出比赛运动公园时就不发觉躲在暗处的人。没有想到会跟来大阪呢?这样看来洛臣的注意力已经转移了呢?想到这里,缨葵心中顿时感觉轻松不少,最起码不二他们不会遇到麻烦了。

缨葵把身后的人引到一个僻静的地方,随身靠着墙壁,语气懒散的对着暗处的人开口:“洛臣,跟了那么久,你不累吗?”

洛臣慢慢的走出隐藏的地方,一言不发的盯视着一脸轻松的人。

缨葵这是第一次认真的打量洛臣,很刚毅的面孔,只是眼中那强烈的恨意让人不寒而栗!这种眼神让缨葵感到很不舒服?

“不要对无辜的人出手?你忘记我给你的忠告了吗?”双手抱在胸前,嘴角含笑的警告着洛臣,眼神凌厉的盯视着那张刚毅的面孔。

“只要你痛苦我才不管其他人!”

冰冷毫无温度的语气,让缨葵隐去嘴角的笑意,离开墙壁慢慢的走向他。

“理由?”隐隐约约中她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洛臣对她的恨意不是只有洛的死,好像洛臣对尉迟家有很大的恨,感觉就像是杀父仇人一样。可是,为什么?

“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嘲讽。

缨葵摇摇头,无所谓的耸耸肩,满不在乎的开口:“说不说是你的自由,但是我好像没有替人背黑锅的习惯呢?你说怎么办呢?”

“你根本不知道事情的原因,所以你才要死!”说完打了个手势,顿时隐藏在暗处的人都毫不遮掩的走向缨葵。

缨葵拽着短发,很白痴的看了眼洛臣,不屑的开口:“你明明知道这群人拿我没办法,你为什么总是乐此不彼呢?”这已经是第几次了,每次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这次也许会有用?”

怪异的眼神让缨葵有种不好的感觉。不管了,先动手掌握先机再说。想到这缨葵就快速的冲进敌方阵地,直接攻向对方的要害,争取用最短的时间撂倒所有的对手。可是,这次的人身手比以前的那群人要好很多,这让缨葵对付起来有些吃力。

五分钟后,缨葵已经撂倒大约一半的敌人,当然她自己也被打到了几拳。就在她和那群人继续纠缠不清的时候,洛臣有意无意的丢出一句话:“不知道那个笑眯眯的小子有没有这么好的身手呢?”

缨葵一愣,让对方抢到先机,她的腹部被狠狠的踢了一脚。痛的她一个不稳,捂住腹部跪倒在地。

“你到底想怎么样?”忍受着那群人的拳头,缨葵没有动手,只是眼中那股愤怒可以烧掉一切。

“你说呢?你不是说对你没用吗?我很想让他们解解恨呢?只要你不还手,我是不会动你那群打网球的同伴的。”残酷的笑容,好像嗜血的魔王,平静的诉说着事实。

听到他这样说,缨葵干脆的放弃了反抗,承受着那群人毫无保留的拳头。身上的痛,远远比不过心中的担忧。周助,大家一定要好好的,千万不要出事才好?

白石一伙人正在回学校的路上,听到一阵嘈杂声。活泼好动的远山金太郎,趁着白石不注意,快速的跑向那个偏僻的角落。看到一群人正在群殴一个黑发男生,大声的喊道:“住手。”话落,一个黄色小球向着那群人飞去,正好击中一个人的下巴。

“击中了?”远山金太郎蹦着大声呼喊。

白石众人在听到小金的喊声后,就加快脚步跑向事发地点。当他们看到倒地的男生,惊叫出声:“是他!”马上就有要过去帮忙?可是……

缨葵承受着双重痛苦,就在她快要达到极限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大喊。顿时让她清醒过来,不行?睁开眼睛看着不远处身穿黄绿相间运动服的人,大声的冲他们喊道:“你们不要动手!”

白石他们听到后都愣在了那里,这是什么状况?

缨葵,慢慢起身,抹掉嘴角的血渍,毫不在意的拍打着身上的灰尘,嘲讽的笑了笑。被打的滋味还真的不好受呢?多久没有被人这么打过了。

“洛臣,你满意了吧?”盯视着站在一旁的洛臣,平静的开口。

“尉迟缨葵,我不会这么早结束你的生命的,我要看你痛苦,因为那是你们尉迟家欠我和洛的。”阴狠的声音,毫无感情的面孔让人看了感到害怕。

“哦?随便?只是不要动其他人,不然,我不保证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相信你很明白?把我逼急了,对于你可是没有一点好处的。我还可以告诉你,只要你不动他们,我随时接受你的各种卑鄙的招数。”眼神凌厉的扫向洛臣,平静但是不失气势的开口。

“尉迟缨葵?你要搞清楚,现在是我占优势。还有,我要是怕尉迟家族,就不会对你出手了。”

“洛臣,你很爱洛是吗?”

“闭嘴。我警告你,你要是在那么暧昧的喊洛,我会毫不客气的杀死你。洛是我的,一直都是我的。你们尉迟家的人不配爱洛,你们都是恶魔?”情绪失控的大声喊着。

缨葵皱起眉头,看来他的猜测很对呢?洛臣不是因为洛而恨她,而是有其他的原因。看来要好好查查洛臣的过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