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大阪之行2

第92章 大阪之行2

刚刚走出车站的缨葵仿佛听到不二的呼唤了,不禁朝着东京的方向望去。

“笨蛋?”自嘲的敲了下头,怎么大白天出现了幻音。比赛就要开始了吧,他们应该没有问题的,一定可以赢,可以打进四强,进入全国大赛的。

拉拉肩上的网球袋,捧着骨灰盒朝着目的地走去。

站在标准的日式建筑外面,仔细打量着他的占地面积。忍不住咂咂嘴,还真是不一般的大呢?只是这么大的家族怎么会教出这么狠心的女人呢?因为洛从小被虐待的原因,缨葵对骨灰盒里的人可是没有一点好感。

仔细回想昨天收到这个骨灰盒的时候,她差点就恶狠狠的骂了出来。

深深吸口气,伸手摁响门铃……

不一会,门在里面打开了,走出一个身穿和服,温文尔雅的中年妇女。

“您好!”缨葵弯腰鞠躬,抬起头,面无表情的开口:“我是尉迟缨葵,昨天有打过电话。”虽然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必要的礼貌还是要有的。

白石幽看着眼前漂亮的男生两眼放光,心中暗自可惜,要是女孩子的话可以当儿媳妇呢?可惜那么漂亮的一张面孔了。

“知道了,快请进?快请进?”白石幽高兴的让开道路,激动的开口。

缨葵皱起眉头,不解她为什么会用那种眼光看着自己。

跟随着前面的妇人走在古老的日式建筑的走廊上,缨葵仔细打量起整个庭院。小桥流水,绿意盎然,看着就让人很舒服的地方呢?

当走到一间和室门前的时候,缨葵听到里面熟悉的声音,好像是幸村爷爷的声音呢?他怎么在这?

“父亲大人,您等的人到了。”白石幽拉开门,恭敬的开口。

“知道了?进来吧。尉迟家的丫头。”很和蔼的声音从和室里传进缨葵的耳中。

白石幽听到父亲说那个漂亮的孩子是女生后,两眼放光,就像见到了猎物一样紧紧的盯着缨葵。这让缨葵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被学校里的同学盯着看还可以接受,被大妈级的人盯住还真的很让人受不了呢?

缨葵对着她轻轻的点头,快速的进了那间和室。

也许是缨葵的行动太快了,里面的两位老人忍不住轻笑出声。幸村信一忍不住开口调侃道:“丫头,外面有老虎吗?”

缨葵拽着头发不好意思的笑了,恭恭敬敬的向屋中的两位老人打招呼:“白石爷爷您好,我是尉迟缨葵。幸村爷爷,好久不见了。”抬起头仔细打量那个白石家的老人。满头白发,温和的面孔,看起来是个很好相处的老人呢?

“坐吧。”白石介一郎在第一眼看到缨葵的时候,有一时失神。

“白石爷爷,这个……”缨葵没有坐到一旁,而是走向白石介一郎,恭恭敬敬的把手中的骨灰盒放到他的面前。

白石介一郎抚摸着骨灰盒,脸上很悲伤。可是这一切怪的了谁,都是他自己的女儿自作自受。不禁害苦了别人,更加害苦了她自己。

缨葵退到一旁,安静的跪坐下来。

屋里弥漫着悲伤,三个人都没有说话。其实缨葵的思绪早就跑到比赛上去了,不知道他们会不会遇到麻烦,有没有人受伤?毕竟不动峰里面那两个学长的发球还是很具有威胁性的。千万不要出现什么事情啊。明天还要进行四分之一比赛呢?

大约过了三十分钟,白石介一郎恢复正常,漫不经心的问道:“你爷爷还好吧。”

缨葵陷入自己的思绪根本没有听到问话,周助,现在在做什么呢?那对冤家会不会还在吵架,好像这次还是安排他俩双打呢?

“丫头,丫头,丫头!”一声大过一声的喊声,终于把神游状态的人喊了回来。

“呃?幸村爷爷有事吗?”冷静的问道。

“不是我,是白石老头问你话呢?”幸村信一努努嘴。

“对不起,白石爷爷,请问你问了什么问题。”不好意思的拽拽头发,在心里暗自骂自己是笨蛋,怎么能够走神啊。

“没事,小丫头不会再想男朋友吧。”看着尴尬的人,白石介一郎忍不住就想要作弄一下。因为他没有孙女,真的很想要个可以撒娇的女孩啊。

缨葵想都没想就说到:“是啊?”脑中浮现不二那张笑眯眯的面孔。

殊不知她的一句话让两位老人都拉下来脸,看来自己的孙子没有希望了。不过,不能当孙媳妇,当个孙女也不错。两位老人交换一下眼神,决定说出一些事情。

“丫头,你好像还欠我们一个解释呢?”白石介一郎严肃的看着她,语气认真的开口。

缨葵皱起眉头,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容易。知道白石爷爷要问什么?站起身,走到他的面前行了个大礼。

“白石爷爷,对不起。洛的死都是我的错。您作为洛的外公,有权知道一切,可是,我真的很不喜欢您的女儿所做的一切。她对待自己的女儿都可以下的了那么狠的手,我真的怀疑她是不是洛的母亲。”

“哦?”对于缨葵的话,两位老人倒是没有料到。很直白的女孩,而且她很勇敢的承认了她的错误。

“洛是为了救我死的,所以责任在我。不知道白石爷爷,你想要怎么办?”不愿过多的去说当时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缨葵,其实你错了。洛不是我的外孙女,应该是幸村家的外孙女?至于惩罚,你应该像幸村老头去要,而不是想我要。”白石介一郎随口抛出的几句话,让缨葵彻底的愣在了那里。

事情怎么会事这样?难道洛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亲身父母是谁?还是另有隐情?

“丫头,你怎么了?”幸村担忧的看着脸色煞白的人。

缨葵抬起头看向幸村信一,轻笑出声,原来被瞒着的是自己。难怪洛和幸村那么相像,他们毕竟有很近的血缘关系啊。

“幸村爷爷,你一直都知道,对吧?”自嘲的挑挑眉毛,很平静的诉说着事实。

“是,你的父亲上次来日本的时候已经给我说了整个事情的经过。至于在医院遇到你,完全是意外。”担忧的看着缨葵。

“那么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洛既然是您的外孙女,您为什么不去寻找,为什么要让她受那个女人的折磨?”指着那个骨灰盒,面带悲愤的开口:“你们可知道洛在没有到我家前过的是什么日子?你们可知道她身上的那些伤疤是多么的让人心痛。洛为什么没有和她的亲生父母在一起?她的亲生父母在哪里?既然生了洛,为什么不好好的完成为人父母的责任?”缨葵越说越激动,说道最后已经有点控制不住他的思想了,眼中有难以抹去的悲伤。想到刚刚见到洛时的样子,她就感觉很心痛,痛的快要受不了了。可是,作为洛最亲的人,却没有一个可以保护她,可以给她温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