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大阪之行1

第91章 大阪之行1

两人面面相觑,那个丫头还会有害怕的人啊,真是少见?不过,她为什么要拉走忍足啊。

缨葵望向车外一晃而过的建筑物,心不在焉的想着昨天爸爸电话里的内容。在看看手中的骨灰盒,不解为什么要让她送到大阪去。

自嘲似的嘴角上扬,骨灰盒中是洛的母亲,那个虐待洛的女人,没有想到是个日本人呢?不过,她已经死了十几年了,为什么没有早点送回日本。这个女人所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呢?

哎,今天有青学的不动峰的比赛呢?还真的有点担心?

周助,还好吗?又想起他了。缨葵闭上眼睛,脑中想着不二的笑容。想着来到日本发生的点点滴滴,不论什么事情,总会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身旁。当她难过,伤心的时候,总会有一个温暖的怀抱等着她。

周助,对不起,把你牵连进来了。想到受伤的周助,缨葵就心痛,那是因为爱吗?看着学姐和水仙那么幸福,想起忍足的话?缨葵不禁皱起眉头,睁开眼睛迷茫的望向车外。

也许她真的爱上了那只腹黑熊了吧。缨葵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想明白了自己的感觉后,更加思念那只小熊了。

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在拨打号码的那一刻,她又犹豫了。

“帮我给大家加油!”把短信发到手冢手机上,匆匆的收起手机。在事情没有解决前,还是一切小心为妙啊。

青学比赛场地。

气压很低,低得让人喘不过气来,低得就连不动峰那边都感觉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释放这股低气压的不是别人,竟然是那个笑得像天使的不二周助。

菊丸害怕的一个劲往外围躲,不知不觉竟然躲到了不动峰的后面。

“菊丸学长?怎么了?”神尾明不解的文躲在他身后的菊丸。

“太可怕了,不二的笑容太可怕了。一定不要惹到他,不然会死人的。”菊丸挂在神尾的背上怕怕的开口。

“菊丸君,怎么没看见你们的助……呜呜……”橘桔平还没有说完话,就被菊丸捂住了嘴巴。

“千万不要提缨葵啊?不知道什么原因,缨葵已经好几天没有去学校了。”菊丸害怕的看向不二的方向,焦急的开口。

“唔……唔……”橘桔平痛苦的点点头。

“记住,千万不要提缨葵,不然我们会很惨的。”菊丸想起这几天不二地狱式的练习,现在还心有余悸。一直在祈祷缨葵快点回来安抚笑眯眯的不二,不然他们真的快要受不了了。

“呵呵呵……原来我有这么可怕啊。英二?”不二温柔的话语顿时让菊丸愣在了那里,满脸恐怖的看着天使般的不二周助。

“妈呀?”菊丸不顾形象的躲到了手冢身后。他宁愿被冻死,也不愿被不二整死啊。

手冢微微皱起眉头,他也感觉不二最近的确做得有点过火了,可是,他也没有办法阻止恶作剧的不二周助。所以在学校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今天是比赛的日子,不能出现这样的事情。

“不二,缨葵发短信了?”手冢拿出手机扔给依旧保持笑容的不二,点头和不动峰的各位打个招呼,然后转身走到青学的场地去了。

不二拿着手冢的手机,心中感觉很不舒服。缨葵,你到底在想什么?只从那天离开后就没有来学校,也没有去樱兰学院。只是每天发个报平安的短信给手冢?那么自己又算什么?你就那么想躲着我吗?

看了看短信的内容,还真是简单啊。不过,你现在在做什么呢?

“啊,小月你来了啊。”桃城大嗓门高兴的喊道。

“桃子,你训练没有偷懒吧。”淡淡的笑容看着阳光四射的桃城。

桃城拉过小月,小声的说:“小月,我们快被不二学长给玩死了,你要是知道缨葵在哪里,麻烦你让她快点回来灭火啊。不然,就等着为我们收尸了。”

月斐姌看着夸张的桃城,无奈的摇摇头。用所有人都听到的声音说:“缨葵去大阪送一位长辈的骨灰了。”是那个制造所有悲剧的女人的骨灰,为了爱做出错事的可怜的女人。看来有些事情是应该让缨葵自己解决的时候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太好了,我以为缨葵故意躲着我们呢?”菊丸高兴的挂到月斐姌的背上。

恐怕只有单纯的菊丸学长是这么认为的,其他人都感觉出缨葵在疏远着他们。特别是对不二几乎是完全漠视。每天发短信给手冢,就是最好的例子。

月斐姌走到不二身边轻声的开口:“不二哥,您来一下。”说完就走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冷静的看着不二。

“不二哥,你明白自己的心吗?”

“你说呢?”睁开眼睛认真的看着一脸严肃的月斐姌。你到底在整件事情中扮演了个什么角色呢?小月。

“不要伤害缨葵,她其实没有表面上看来那么坚强。也许你会感到疑惑,我为什么会那么了解缨葵?其实原因很简单,我和洛是很熟的朋友。有关缨葵的事情,都是在这个世界上最了解缨葵的洛亲口说的。”月斐姌眼中流露出一抹淡淡的伤感,对于洛的死,她何尝不是感到一切都是可以挽回的。可是,最后却全都让洛自己承担了所有的过错和责任。

不二听到月斐姌这么说,有股酸味冒了出来。最了解缨葵的是洛,那么他也可以做到。

“小月,洛臣是谁?”感觉她应该知道这个人的存在。

月斐姌一愣,没有想到不二竟然知道了这个名字,看来洛臣的确有向不二出手。那也应该是缨葵离开青学的原因吧。可是,她也不能说。

“洛臣是洛的爱人?我只能告诉你这些。”思考了一会,决定还是说出洛臣的身份,免得不二想到其他的方向上去。

“难怪?”不二喃喃自语,这样一想,就可以明白洛臣要杀缨葵的原因了,可是,总感觉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爱人和缨葵两个是并不冲突的存在啊。

月斐姌皱起眉头?洛臣?你难道还不明白洛的心吗?月斐姌攥紧拳头,狠狠的砸向一旁的树干。这次,一定要把事情尽早解决,希望不要发生一年前的事情。

“小月,缨葵会有危险对吧?”不是疑问的语气,而是肯定的语气。

“方心好了,缨葵会没事的。”洛臣应该不会这么快出手,他现在好像以折磨缨葵为乐趣。看来要找他好好的谈谈了。

“我明白了。”不二转身走向比赛场地。不愿让月斐姌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有点伤到自尊心了?竟然成为了缨葵的累赘。

缨葵,只要你记住一点,不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陪着你,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千万不要让自己受伤。还有,我爱你?不想把你交给任何人,只想看着你开心的大笑。可是,这些事情不是出自你的口中,还真的让我有点伤心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