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男公关部的行动2

第8章 男公关部的行动2

在缨葵拒绝了第十个女生的要求后,终于熬到课后活动时间了。只见她快速的整理好书包,抓起身边的网球袋就想要跑出教室。可是,刚刚走出两步,就被那对双胞胎阻止了去路。

“光馨,你们要做什么?”春绯焦急的开口问道,双手还抓住他们两人的袖子企图阻止二人的行动。

“没什么,只是殿下要我们把尉迟同学带到男公关部去,要让他重新认识我们男公关部的宗旨是什么?”光开口对春绯解释。

缨葵皱着眉头看了看两人,心里不禁对那个白痴部长增添一股怨气,她很没好气的开口:“让开,你们的宗旨我不感兴趣。”

“不要。”两人同时开口。

“我在说一遍,不想受伤就让开。”缨葵冷冷的开口,紧握的双手好像快要行动了。

好冷,两人同时打了个冷战,可是还是没有让开道路。

“缨葵你就不要去打那个破网球了,那个小球有什么好玩的,只不过是追逐球的游戏,看着真的很幼稚,那种幼稚的游戏只有傻瓜才会做。”光很看不起网球这项运动,所以说出来的话也很不客气。

“就是啊,网球和傻瓜是一样的含义。”馨也在一旁添火。

“傻瓜网球,傻瓜网球”双胞胎抱着对方,高兴的大叫着,却不知道这种行为已经深深激怒了缨葵。

只听啪的一声,缨葵把手中的网球袋放在了地上,眼神冰冷,阴深深的对他们说道:“你们在说一遍试试。”

光和馨察觉到缨葵的不同,可是好强的个性不允许他们就这样被吓到。光不理会即将发火的缨葵,继续说道:“傻瓜网球,傻瓜网球”

缨葵紧握双拳,开口对春绯说道:“春绯,对不起了,你的朋友要受点罪才会接受教训的。”缨葵话音刚落,右脚猛的退了一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右拳已经送了出来,馨毫不犹豫的将光扯到自己身上,一声闷响,两个人跌倒在地上都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一脸狠色的缨葵。

缨葵嘴角扬起一个冷笑,摩肩擦踵地看着地上两个人道:“这只是警告,不要惹我。”

“呃,缨葵你好厉害。”春绯呆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好快,都没有看清怎么回事,光和馨就已经被摔倒在地了。那种速度一点也不比honey学长差。

缨葵拍拍手掌,漫不经心的说道:“这是你们逼我的,不要怪我。对于打扰我练习网球的人,我从来都不会手下留情的。因为网球就是我全部的精神支柱。对不起了,两位。”说完缨葵没有理会那些人呆掉的目光,抓起网球袋快速的逃掉了。

“网球就是我全部的精神支柱,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光这次没有忽略缨葵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悲伤,很是不解的重复着那句话。

“不知道,我现在只知道很痛。”馨皱着眉头从地上起来。

春绯看着消失的人影,很是疑惑的回想起第一次见到缨葵打球时的样子,那种好像是在发泄心中不满,同时又深深眷恋网球的样子。看她打球就一个感觉,缨葵和网球成为一体密不可分。

缨葵逃出教室快速的向外跑去,以至于没有看到前面的人,很不幸的和那个人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缨葵马上开口道歉,快速的绕过那个人,继续向前跑去。

是他,凤镜夜看着消失的身影,皱着眉头思索着刚刚带给他的震撼,他是女生,直觉告诉凤,刚刚那个身体是女人才有的曲线,还有那种淡淡的香味,都可以确定尉迟缨葵是个女人,而且是个不折不扣的女人。她为什么要跑的那么快,发生什么事情了?难道是因为光和馨采取什么过激的行动了吗?

“光馨你们两个没事吗?”春绯看着互相搀扶的两人满脸疼痛的走在路上,关心的开口问道。

“你说呢?没有想到这次竟然会被摔的那么痛。春绯,你以后要离那个小子远点,他太危险了。”光揉着屁股,很是伤心的开口。

“光,不许说不文明的话,那是平民才会说的。”馨纠正他的错误。

春绯无语的看着那两个答非所问的人,有点不明白了,缨葵根本就没有打到他们,他们真的会那么痛吗?

他们的谈话一字不漏的传进凤的耳朵,只见他轻轻的皱皱眉头,冷静的开口问道:“你们怎么了?”

“啊,凤学长。我们可是为了公关部受伤了,我们要求休息一天。”光满脸痛苦的看着公关部真正的掌权者说出自己的愿望。

馨在一旁也是拼命的点头附和。

凤没有理会那对恶魔双胞胎,而是对春绯问道:“怎么了?光和馨被谁打了。”

春绯很仔细的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讲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乎都没有音了。凤学长的表情好可怕啊,难道是因为双胞胎被打了吗?春绯不禁替缨葵感到担心。

凤的眉头皱得紧紧的,心里不禁替刚刚跑出去的人感到担心,她到底遇到过什么事情,竟然会说出那么伤心的话,网球就是全部的精神支柱吗?

“凤学长,我们可以去部里了吗?”春绯小心翼翼的开口,深怕惹恼了这个冷静心思让人捉摸不透的副部长大人。

也许她还会去那里打球吧。凤没有回答春绯的问题,带头走向第三音乐教室。

缨葵快速的向着上次打球的地方跑去,心里压抑的那股不快不发泄出来,就快要把她逼疯了。

为什么还是不行,不是和哥哥说好了,不要去想了,为什么还是做不到。难道除了用自己心爱的网球去发泄,就不能做点别的吗?明明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为什么控制不住,这样下去,岂不是更加忘不了。岂不是更加痛苦。

缨葵望向天空,傻傻的笑着,可是那股笑意没有达到眼底,那是悲伤的笑容,只听她嘴里喃喃自语:“你走了倒是很干净,你可曾经了解过我的感受,你真的很自私,自私到我想要杀了你才能解心头之恨。你可以毫无牵挂的走掉,可是我呢?我还有疼爱我宠爱我的亲人,不可以像你那样潇洒的离开。”

缨葵伸手抹掉脸上的泪水,开心的笑着对着天空继续说道:“你看,我答应过你要笑着面对一切,我做到了,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很痛,眼泪还是很不听话的流出来。你可以告诉我答案吗?你回答我呀,你说啊。你是个史无前例的大笨蛋。”说道最后,缨葵几乎是用吼的,似乎是用尽了全力,缨葵就那样呆呆的站了好久。

男公关部里已经炸开了锅,光和馨夸张的像另外的几人讲述着刚刚发生的事情,把须王环河honey前辈唬的一愣一愣的。

“小环,我很想让那个人加入我们呢?”honey抱着可爱的小兔布偶很天真的提议。

“嗯。”崇现在也是充满了好奇心。能在短时间把双胞胎放到在地,那个人一定有很深的功夫底子。

“不行,缨葵不愿加入我们,我们不可以强迫她。”春绯到现在也没有忘记缨葵那句让人捉摸不透的话,坚决否掉他们的提议。

“我也反对,尉迟缨葵太暴力了,而且他还特别喜欢网球,应该不会轻易加入我们的。”光没有忽略那抹伤心的目光,开口说出自己的想法。

“就是啊,就是因为我们说了网球的坏话,才差点被打的,他绝对是个危险人物,绝对不可以靠近。”馨也很坚定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凤一直都站在窗户旁看着那个身影,她没有打球,只是对着天空,那种孤独,那种悲伤环绕着她,好像要把她吞噬一样。看来有必要去和她谈谈了。凤在心里暗自思量着。

“镜夜,你也发表一下看法啊,窗户外面有什么好看的。”须王环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向床边,顺着凤的目光看下去。只看到一个浅蓝色的身影消失在那里。

“暂时不要去惹尉迟缨葵,他不是普通人,我怕惹急了他,他会做出伤害你们的事情。”凤冷冷的开口对其他几人说道。

须王环吃惊的看着窗外,很大声的开口:“刚刚的那个身影就是尉迟缨葵,镜夜你怎么不早说啊。”

“什么?”出了春绯以外。其他几人全都跑向窗边,可惜已经看不见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