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无题

第75章 无题

“1……0”缨葵领先。

好险,缨葵呼口气,这个学姐还真厉害啊,竟然打破了近乎完美的‘浣樱’。

“学姐,看来这招对你不管用了,还真的有点麻烦呢?”缨葵拽着短发大大咧咧的开口。有种站在对面的人是洛的感觉,让缨葵很是感到诧异。

月斐姌淡淡的看了眼缨葵,把球拍换到左手,认真的开口:“缨葵,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吧。”

左撇子?缨葵眯起双眼,怎么会是这样?

“学姐,你一开始就知道。”语气有点颤抖。‘浣樱’用左手是无法回击的,她怎么知道?这是洛专门研究对付左撇子的发球,是为了打败家中的那两个人专门研究的。

“嗯,‘浣樱’很厉害的发球,用右手打出的‘浣樱’封杀左撇子,用左手打出的‘浣樱’封杀对方的右手。”轻描淡写的开口。

“啪!”缨葵手中的球拍落地,很焦急的冲到月斐姌面前,双手抓住她的双肩,语气激动的开口问道:“是谁,是谁告诉你的。”

“猜的?”没有打算说出实话。

“猜的?”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说同样的话。缨葵放开她。洛,这个人和你说的一样。

月斐姌看着有点失神的人,轻轻叹口气。安慰的拍拍缨葵的肩膀,温柔的开口:“继续比赛吧,过去的事情就忘了吧。”

缨葵抬起头,有点恍惚的看着眼前的人。为什么从来不相识的人会会这么对她说话,为什么她会那么简单说出‘浣樱’的秘密。就连刚刚和她比赛的忍足都没有发现,不是吗?

“学姐,对不起。”弯腰道歉,转身走回对面的球场,拾起地上的球拍,准备接球。

虽然缨葵拼命想要自己集中精力,可是,现在的她满脑子都是洛,就连站在对面的学姐也好像变成了洛。

暗中的不二没有了以往的笑容,缨葵为什么那么激动。小月说了些什么?这样的缨葵让不二好像看到那天缨葵和幸村比赛的样子,一样的漫不经心,一样的机械的击球。不知觉的就向着网球场走去,想要近距离的守护着她,想要让她看到自己。

迹部皱着眉头看着比赛,感觉到缨葵的变化。缨葵击球的方式完全不像刚刚和忍足比赛时那么轻松,好像在拼命压抑着什么?又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破那重障碍,要冲出迷雾大白于天下似的。

缨葵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了?脑中总会蹦出和洛相处的点点滴滴,现在的她只是机械的在回击。

月斐姌积极的展开进攻,好像在确定什么似的,一个比一个强烈的球打向思绪恍惚的人。尉迟缨葵,会是同一个人吗?

“阿勒,迹部,小月很不对劲啊。”忍足推推眼镜,神色凝重的看着场中积极进攻的人。

迹部早发觉她的不同,现在的斐姌好像在逼迫缨葵,好像要把缨葵逼到绝境才肯罢手的进攻方式,这和斐姌以往打球的方式完全不同。斐姌到底怎么了?迹部皱起眉头?

“忍足,你知道缨葵的过去?”穴户酷酷的开口,但是眼中一闪而过的担心泄露了他的想法?

“嗯,在青木老师那里听到过一点。”

“噢,是什么样的过去。”迹部真是难得关心别人啊。

“很辉煌的过去,你们想不到。”忍足微微一笑,目光看向场中那个身影。

向日挂到他的身上,很是不满的开口:“侑士,你就别买关子了,快点告诉我们啦。”

忍足收回视线,轻轻的开口:“缨葵自小和他哥哥练习网球,七岁因为某种原因放弃网球。是洛语让她再次拿起球拍的,她们两人心神合一,一动一静,被人们称为‘梦幻组合’。她们的比赛从没有输过,98战全胜。我知道的就这些?很厉害吧?”

忍足一席话说得他们面面相觑,就连迹部眼中都闪现一丝讶异。

“那个洛语呢?”慈郎打着哈欠开口问道。

“去世了。”走到网球场的不二接口回答慈郎的问题。忍足侑士知道的还真多,不二心里可是很吃味。

“阿勒,不二君你来了。”忍足没有忽略不二那轻微的酸味,有意思啊。

“呵呵……忍足君可是输的很惨呢?”恢复笑容,漫不经心的回答,视线却移向场中那个快要受不了的身影。缨葵,千万不要出事啊!

“是啊,不过输给缨葵很正常啊,上次你们的比赛好像没有进行完呢?”把球踢了回去。忍足也是属于腹黑级的人啊。

不二瞬间睁开双眼,笑着开口:“忍足君,你好像忘记我赢过你很多次吧。”

“是吗?”尴尬的推推眼镜,厉害呢?直接打到忍足的痛处。

不二笑眯眯的看着比赛,越看心中的疑惑就越大。与其说缨葵无心比赛,还不如说她根本就是在频频失误,双眼无神的看着对手。好像在看着不知道的地方,挥拍,击球只是一种习惯。还有,小月的行动也很让人费解。

迹部把目光移向场中的两人,斐姌你在做什么?为什么一直在逼迫那个缨葵。

月斐姌屈膝扬拍,球快速的飞向边角,然后,她快速的跑到网前,准备截击。

缨葵也不甘示弱,一个吊高球往她的后场打去,可是那个球却像见鬼似的旋转着直线下落,正好落在月斐姌触手可及的地方。只见月斐姌打出一个短球。

球,落地。

“‘坠’,如果是你应该可以破解。”月斐姌面无表情的开口,冷冷的扫了眼缨葵。

缨葵看着那个冷漠的紫眸,心中那股痛毫无预警的蔓延开来。她的神情真的很像以前那个不说话的洛,就连身上散发出的那抹忧伤都是那么相像。

为什么?看着面前的人,脑中浮现出一些痛苦的事情?

好像是那天发生的事情?是出事的那天吗?一些一闪而过的画面断断续续闪现。

也许,也许和她打下去,可以记起那天的事情?

不二看到缨葵的表情,心中那股无法言语的痛蔓延开来。她在想什么?为什么看起来那么悲伤,脸色那么差,难道又是因为洛吗?

不二攥紧拳头,略带无力的看着场中娇小的身影?缨葵,你什么时候可以说出心里话?

缨葵抬起头,眼神坚定的看着另一边球场的人,认真的开口:“学姐,我会做给你看的。”不管结果如何,她绝对不可以输给洛以外的人,绝不?

月斐姌嘴角微微上扬,好戏要开始了。

“注意,又去了?”同样的发球打向缨葵。

“网球就是网球,我就是你,你就是我。”缨葵念叨着她和洛经常说的话,利用球拍框击球,可是,还是不行,球挂到了网上。

5……-3,缨葵落后。

当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月斐姌低声的问她:“网球带给你的是快乐还是悲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