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小小的口角

第71章 小小的口角

“美女,想要知道我们变强的原因,那就来冰帝看看?”忍足奸诈的看着各自陷入沉思的两人,笑着打断他们。

“哼,你不要太得意。”很不服气的甩甩头,指着他的鼻尖开口。

“呵呵呵……”绝对没有下次。不二微笑着把缨葵的那只手握住,不懂声色的拉开缨葵和忍足的距离。

缨葵不甘心的扭头冲着忍足喊道:“关西狼,我一定会去查的,然后狠狠的打掉你脸上的奸笑。”看着真不爽,和她现在的心情正好相反。

“我等着美女的光临,到时一定有惊喜等着你。”不知道缨葵和小月碰到一块会发生什么事情?两个人完全是两种性格呢?

迹部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忍足到底在想些什么?怎么一直在挑拨那个很容易急躁的人。

“缨葵,都是我们不好输掉比赛?你不要生气呐。”菊丸红着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被拉回来的人。

看到那张无比委屈可怜的脸,缨葵也是很难受。本来是最快乐的大猫学长,竟然变成这样,这时缨葵才想到最伤心的就是参加比赛但是被打败的几人。

“大猫学长,不要难过。我们去吃好东西怎么样?好增加点营养,因为到明天你们就给我准备生活在地狱中吧。”缨葵拍着菊丸的肩膀,很认真的开口。

振作一点,冷静一点,要先安慰一下这些人,然后在为了打倒冰帝做准备。

“缨葵,我不想去?”桃城突然开口。

最能吃的桃城竟然会拒绝,太阳真是打西边出来了,还是桃城发烧,变得迷糊了。缨葵伸出手摸摸他的额头,不解的开口:“很正常啊?”

“缨葵,我没病。”桃城不甘心的开口,就是输了难受。

“嘶,笨蛋。”海棠开口。

“我是笨蛋,海棠你也强不到那里去。”桃城火大的吼道。

“嘶,下次绝对会赢。”海棠没有反驳桃城的话,握紧拳头不甘心的恶狠狠的瞪视着已经走远的冰帝众人。

“你们两个闭嘴。今天都给我去吃大餐,把刚才的比赛都给我忘了。”缨葵阻止两人,带头离开比赛场地。

不二看着很急躁的人,微微摇摇头,笑眯眯的对站在原地的人说:“呵呵呵,有好吃的还不快点,难得缨葵请客?”在惹缨葵不高兴,可别怪他不客气。

“切!”龙马拉拉帽檐跟着走了。最不开心的恐怕就是他了,他连比赛的机会都没有。

“大家不要大意的去吧!”明天恐怕真的要进行地狱似练习了。手冢一声令下。

“是,部长。”气势有点弱。

缨葵一直趴在桌子上在写着什么?只见她一会急躁的皱起眉头,一会咬咬笔,托着下巴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东西?

“嘶啦!”一声很清脆的声音传遍整个教室。缨葵拽着短发,很不满意的撕掉刚刚写的那些东西,可恶,不行?这样的训练菜单根本起不了多少用。心中总有一抹难以抹去的怒气,可恶,一脚踢到桌子腿。

“好痛啊!”大叫着站了起来。

“尉迟同学?给我出去站到下课。”忍无可忍的石井老头终于大发雷霆,站在缨葵前方满脸怒火的吼道。

“是。”跳着脚扶着桌子慢慢的走出教室,倒霉,竟然忘记现在在上课,而且还是上全校最严厉,最无情的老头子的课。

站在教室外的缨葵无聊的拽着短发,出神的望着走廊外面。

樱花纷飞点缀了幽静的校道,那融入花雨中的一抹白色身影霎时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一身白色运动装衬托着那修长的身姿,黑色柔顺的长发随风飘扬,孤单的背影,消瘦的肩膀上背着一个网球袋。

缨葵傻傻地看着,嘴角轻轻溢出一个熟悉的名字:“洛。”

那身影的主人仿佛听见了缨葵的呼唤,瞬间抬头望着二楼那个痴痴望着自己的男生,那种痴迷的眼光竟然没有让她产生任何的反感,而是一种心痛蔓延开来了。

当缨葵清晰看清对方姣好的容颜后,勉强扯出一个笑容,点点头然后收回视线,无力的靠着墙缓缓跌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有着点点污垢的天花板。

洛已经不再了……

为什么答应她的快乐,始终做不到。

那女子看着突然消失在窗户的人影,侧着头疑惑的看了好一会才快步离去。

缨葵嘴角带着一抹苦笑,呆坐到下课……

好不容易熬到午餐时间,缨葵拎着饭盒无精打采的走向天台。

推开天台的门,迎接她的是不二温柔的笑容。

“缨葵,你迟到了?”不二收敛了些笑意,担忧地看着无精打采的人:“怎么了?”

“没事”勉强的扯出一个笑容,缨葵迅速低下头不想要让不二看见自己狼狈的神情。

机械的打开饭盒,缨葵却只是在摧残那些食物。

“呐,缨葵怎么了?样子好奇怪?”菊丸小声的问旁边的大石。

“不会是因为我们比赛输了,还在生气吧,要是那样我们应该怎么办?后面还有很多强敌啊。而且关东大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大石担忧的看着无精打采,死气沉沉的缨葵。

不二看着发呆的人,心里越发的担心,温柔的拍拍缨葵的肩膀柔柔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缨葵抬头望着不二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没事,真的没事。”说着又开始摧残饭盒中的饭菜。

笑容渐渐从不二脸上消失,他一把拉起缨葵,也不顾大伙疑惑的神情快步的离开天台来到幽静的地方。将她圈在自己和墙壁之间,天蓝色的眼眸中写满了温怒,“你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没事的人,是不是又遇到不好的事情了?”

缨葵轻咬着下唇,神情挣扎撇过头道:“这和你无关。”心里小声说道:不二,拜托你让我安静一下,很快,我很快就会恢复过来了。

蓝色眼眸瞬间染上了忧伤,不二闷闷地说着:“是不是和那个洛有关。”

缨葵像是被蝎子蜇到般,整个人跳起来,心里的混乱清晰的印在脸上,话语失控的吼道:“关你什么事情?”话才出口就后悔了,然而道歉却说不出口。

面对她失控的模样,不二愣了好一会,心里却燃起一种深深的无奈,一时间两个人陷入了可怕的沉默。

缨葵,到底我在你心里算什么呢?

不二,对不起,对不起……

沉重像是潮水在两人身边蔓延开来,将彼此慢慢的淹没。压抑的情感找不到宣泄的出口,沉默让一切像伤口一样恶化,仅剩的理智告诉不二,现在唯有离开才可以得到暂时的缓解。

缨葵痛苦的看着不二离开的背影,有种心被一层一层揭下来的错觉。挽留的话哽咽在嘴边,心情已经沉重到另一个极点。幽暗的走廊她唯能做的就是目送不二的离去,和独自舔舐被刺痛的伤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