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幸村信一

第64章 幸村信一

她是在医院吧,那股消毒水的味道真是很刺鼻啊。洛死的时候,她曾经在医院度过了很长时间,对这个味道并不陌生。看着自己已经包扎好的双手,缨葵心中一直剧痛。那个人和洛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有那些照片,他和一年前的事情又有什么牵连。

头好痛,只要一想起一年前的事情,脑中就像有什么东西阻挠着她恢复记忆一样,会钻心的痛。

她昨天没有伤害到人吧,大家都还好吗?周助一直都呆在医院吗?醒来看见他,让缨葵感觉很安心。

缨葵舔一下嘴唇,好渴。看见床边放着的杯子,她伸手就想要拿水喝,可是被包扎的很紧的手很不听使唤,杯子咣当一声掉到来了地上。

不二听到声音被惊醒了,惊喜的看着一脸懊恼的缨葵。

“杯子摔碎了。”

“很渴吗?笨蛋干嘛要自己拿。”不二伸手敲了一下她的头。然后快速的拿出另外的杯子,倒好水,小心的把水吹冷,温柔的放到她的嘴边。

缨葵看着他做得一切,心中暖暖的,小心的一口一口的喝着水,不管谁嫁给他都会很幸福吧。

“谢谢你。”

“呵呵呵,干脆你拿自己来抵债好了。”不二用手抵着嘴唇,仔细考虑着:“我记得你好像欠我不少债了,我大方点,不算利息,怎么样,很划算吧。”

“不二周助你去死。”缨葵大声的冲他吼道,怒气冲冲的躺倒,伸手抓起被子,把自己埋进被子中。嘴角偷偷露出一抹笑意,周助没有因为自己发狂而看不起她,这样真好。

不二脸上笑容消失了,满脸认真的看着床上的身影,还会这样说话,就证明她已经可以冷静的思考问题了。不过,我要定你了,你休想逃掉。

医院第一天。

缨葵恶狠狠的盯着自己的两双手,冒火的想要把那厚厚的绷带给拆下来,凭着这两只手什么也做不成啊。可恶啊,根本没有那么严重,为什么要包的那么严实啊。

其实缨葵不知道,那是不二特意请求医生给她包扎成那样的。因为不二知道,她一定不会老实的在医院呆着,所以只好这样了。

“无聊,无聊死了。”缨葵跳下床,挥舞着两条胳膊,希望这样可以把那碍眼的绷带给弄掉,可是这是她在做白日梦。

在这样呆在病房里,她会被憋死的。在她围着病房转了不知道多少圈,眉头皱得都可以夹死苍蝇后,终于忍不住逃出病房,去呼吸外面新鲜的空气去了。

走出病房,呼吸着外面新鲜的空气,缨葵大大的伸了个懒腰。真舒服啊,这家医院看起来还不错呢?竟然有那么漂亮的花园。两旁的小路上许多病人在散步,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一副很惬意的样子,让人感觉他们不是在医院里,而是在自家的庭院中。

缨葵闲着没事也学着那些人慢慢的散步,竟然使她刚刚还很烦躁的心平静下来。皱着的眉头也渐渐的舒展开来,闭起眼,抬起头,胳膊舒展开来,安安静静的享受着阳光的照射。

哎,这时一声很重的叹息声传进缨葵的耳中。她睁开眼睛望向两旁,只见一旁的长椅上坐着一位老人,满脸伤心的望着天空,眼角的泪水慢慢的留下来,让人看着好难过啊。

缨葵不知道怎么回事对那个老人莫名的产生一种亲切感,双腿不停使唤的慢慢的移向那边,拿出手绢递给发呆的老人。

“爷爷,你怎么了?”

幸村信一把目光收回,看向面前的短发女孩,吃惊的喊道:“澈。”

“爷爷,我不叫澈,我叫缨葵,很好听吧。”缨葵微微皱起眉头,大大方方的坐到长椅上,把手绢放到老人的手中。

幸村信一拿起手绢擦掉眼角的眼泪,慢慢的让自己的思绪平复下来。真是老糊涂了,澈和凌乃早就去世了,他们是被他间接害死的啊。

幸村信一看着面前的女孩不禁想起二十年前的事情,要是当时他不那么固执,不那么和那个老家伙赌气,他们各自的儿女也不会那么痛苦,以至于最后两人双双去世。

“缨葵,真是很好听的名字呢?”幸村信一平复好心情,语气轻松的开口。要是他那从未见过面的孙女还活着的话,应该和她大的差不多吧。

“哈哈哈……”缨葵嚣张的笑了起来,口齿不清的开口:“这是我那个……那个脱线老爸唯一做对的事情。”

看着她那快乐的笑脸,幸村信一的心情也变得高兴起来了,嘴角露出微微的笑意,伸出手揉揉她那满头短发。

缨葵满脸黑线的看着微微笑意的老人,抱怨的开口:“我说这位爷爷,我们还没有熟悉到这种程度吧。你的这个动作让我想起不高兴的事情了。”

“哦,什么不高兴的事情?”幸村信一现在对这个女孩产生了很大的好奇。

“让我想起我爷爷了,总是这样笑着揉我的头发,然后我就会莫名其妙的被他整一顿,每次都很惨的。我可怜的童年几乎是被他们揉着头长大的,所以,这位爷爷,拜托你不要揉我的脑袋,好吗?”缨葵满脸委屈的撇着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哈哈哈……”

缨葵的一番话再加上那个表情,让幸村信一忍不住大笑起来,看着这么一个孩子慢慢长大一定是个很有趣的经过,真的很羡慕她的家人。

缨葵看着大笑的老人,心情竟然变得前所未有的快乐。她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会那么在乎面前这个老人,看到他伤心就感到很压抑,就想逗他高兴。

看到老人笑得眼泪又快要流出来了,缨葵伸出手帮他擦掉。

“真有那么好笑吗?爷爷你在笑,我就不理你了。”立刻站起来,双手叉腰,气呼呼的开口。可是她忘记手上的伤了,用力太大,痛的她又呲牙咧嘴的举起双手,满脸懊恼的坐回长椅上。

幸村信一满脸心疼的看着她的双手,语气不善的开口:“谁弄得?”

“呃?”这个爷爷变脸可真快啊。

“这个是我自己不小心伤到的。”缨葵眼神黯淡下来,又想起那天的事情了。好想洛,真的很想她。

“丫头,你是不是有什么伤心的事情啊。”幸村信一语气沉重的开口,满脸深思的看着变得悲伤的人。

缨葵抬起头看着天空,语气不确定的开口:“爷爷,你说去世的人在天堂会幸福的生活吗?他们会不会看到我们现在的情况?”

幸村信一没有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因为他刚刚也在考虑这个事情,思念着去世的女儿,女婿和没有见过面的外孙女。

“我想会的,他们一定很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会在那边认识朋友,也会挂念着这边的亲人朋友。所以,你要让自己快乐点,高兴点,要让去世的人在天堂看着你很幸福的活着。”幸村信一不知道这些话是说给缨葵听的,还是安慰他自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