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男公关部

第5章 男公关部

午休时间到了,那群富家子弟都很开心的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而我们的女主角缨葵正趴在桌子上睡的正香呢?

春绯推推睡着的人,满脸无奈的看着她,心里现在后悔交的这个朋友了。她根本就没有听课,一直都在睡觉,真不知道她晚上都去做什么了。

哎,在叹了十几次气后,再一次想要把她喊起来:“缨葵,午休时间到了,快去吃午饭。”

“谁啊,这么讨厌?”缨葵想都没想就冒出几句汉语,然后换个姿势继续睡:“让我在睡会,早餐我不吃了。”

呃,春绯呆呆的看着换个姿势继续睡的人,脸上的黑线不禁又多了几条。

“哈哈哈……春绯你刚刚认的朋友好奇怪噢。”光和馨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同时开口,脸上尽是看好戏的表情。

缨葵现在可是十分不满意,是谁,在人家家里大声笑,害的她都没法睡觉了。只见缨葵头都没有抬,口气很冲的开口:“是谁在笑,马上给我消失。”

呃,两句话说的三人面面相觑,原来缨葵还是用的汉语,看来已经睡迷糊了。

“馨,他说什么?”光开口问同样迷惑的馨。

馨满脸不解的回答:“不知道,不过听口气好像很不高兴。”

“我说让你们闭嘴,你们听不到吗?”缨葵很火大的从桌子上抬起头,两眼冒火的看着说话的光和馨。说完就又趴到桌子上了。

三人同时看向那个趴到桌子上的人,很不解的摇摇头,奇怪的人。

趴到桌子上的缨葵迷迷糊糊的感觉有点不对劲呢?家里什么时候多了对双胞胎,而且还看着那么眼熟,好像刚刚说自己是人妖的家伙。樱兰学院几个字突然出现在她的脑中,这不是在家里,是在日本的学校。

想到这里,缨葵快速的离开桌子,瞪着黑色的眼睛看着面前一脸担忧的春绯和满脸不解的双胞胎,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满脸歉意的对春绯说道:“对不起啊,刚刚我不是故意的。是在做梦,是在做梦。”

春绯伸出手摸摸缨葵的额头,暗自松了口气,放心的开口说道:“要一起吃午餐吗?”

“呃,午餐。”缨葵好像没有带便当呢?谁叫她懒,早晨不想起来做,看来只好去餐厅买东西填饱肚子了。

“馨,你说餐厅的东西,那些穷人可以买的起吗?”光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看着缨葵,满脸不屑的看着她。

“光,不要说,被人听到会伤心的。”馨快速的捂住光的嘴,面带戏谑的看着缨葵。

缨葵看着那两个双胞胎知道他们在为早晨的事情生气吧,很是大方的没有开口反驳他们的话,这个时候话越多就表示底气越不足。直接无视就好了。

不过,午餐要怎么解决呢?好像带的钱不是很多呢?不知道能不能刷卡。缨葵想到这,拿出书包,开始在里面翻东西。就在缨葵还没有找到的时候,一个人的话阻止了缨葵的动作。

“请问尉迟缨葵同学在吗?”一个管家似的中年人开口问道。

缨葵站起来,不解的看着那个人,满脸疑惑的开口:“我就是,请问有事吗?”

“你好,我是给你送午餐来的。”中年管家面带微笑的看着她。

缨葵呆呆的用手指着自己,吃惊的看着那端进来的东西,不会吧,竟然全都是她喜欢吃的中餐。

“等等,我不记得预订这些东西啊。请您给我讲明白一点好吗?”缨葵拽住想要离开的中年人,焦急的开口。

“你真的不知道是谁?”中年人没有开口回答问题,只是笑着拿出自己的手,满脸笑意的走掉了。

缨葵看着那些菜,在仔细想想了解自己的人就那么几个,而且又在日本的只有那两个人,能够这样做的除了樱兰的理事长大人,恐怕没有别人有这种本事了。

春绯光和馨吃惊的看着走掉的人,在看看思索问题的缨葵,三人同时在心里问道缨葵到底是什么人。

“春绯,你和我一块吃吧。”缨葵想明白后高兴的邀请刚刚认识的朋友。

“不行,春绯要和我们一起吃午餐。”光和馨同时开口拒绝缨葵的好意。

缨葵挑挑眉毛,满脸趣味的看着那对双胞胎,怎么回事,他们好像很保护春绯呢?一直都把她当成假想情敌。

缨葵无所谓的耸耸肩,没有好气的对那两个双胞胎说道:“怪了,我又没问你们两个。你们两个是春绯的什么人,好像没有权利干涉春绯的隐私吧。”

“春绯是我们男公关部的人,绝对不允许外人染指。特别是你。”

缨葵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十分不解的开口:“特别是我,那还真是很荣幸呢?不过,男公关部是什么东西?不会是牛郎吧,不过,你们还真有当那个的资本。”真像那个白痴会做的事情呢?听到这个部,缨葵很自然的想到那个单纯自大,却很善良的干哥哥。

光和馨被缨葵的话气的不轻,两人满脸通红指着缨葵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噗。”春绯听到缨葵的话,捂住嘴笑了起来。牛郎,还真亏缨葵敢说出来,不知道被环学长听到后会是什么样子呢?

缨葵看着偷笑的春绯,十分吃惊的开口:“不会真的被我说对了吧。可怜啊,竟然要靠这个去赚钱,不过,我想你们的客户一定不会太多的。因为你们太不懂讨女孩子欢心了。”

说完这些话,也不管他们的反应,直直的坐到位置上去吃午餐了。真的好饿,好像早餐也没有吃呢?昨天晚上在不二噌的晚饭早就消化完了,肚子早就唱空城计了。

光和馨十分无语的看着那个毫无吃相可言的人,再次认真的确定他……-尉迟缨葵是个男人,绝对不是女人。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了,听到下课铃一响,缨葵就快速的收拾书包,拿起网球袋。拽着还没有收拾好东西的春绯往外面跑去。

“光馨帮我给学长说声,我晚去会公关部。”春绯只留下这么一句话,就消失在所有同学的面前了。

“啊,他们不会是去约会吧。好想看看呢?”某个女同学两眼变成心形,满脸向往的开口。

“好搭配的一对啊,藤冈同学可爱,尉迟同学帅气,潇洒,怎么看都很相配呢?”

“是啊,他们比禁忌之恋常陆院兄弟还要相配呢?”

光进和馨听着周围人的议论纷纷,对缨葵的怨气又加深了一分。他凭什么可以霸占春绯,春绯是男公关部的。

两人对看一眼,决定马上去部里,找凤学长要关于尉迟缨葵的所有资料。

“馨,好久没有碰到这么好玩的玩具了,不是吗?”光用手摸着前面的头发,满脸兴趣的对馨说道。

馨露出一个恶魔般的笑容,很认真的回答:“是啊,难得这次碰到一个,我们放弃的话,有点对不起老天的厚爱呢?”

樱兰男公关部所有人都到齐了,只差那个被缨葵拽走的春绯。只见,公关部的部长须王环死气沉沉的蹲在一边的墙角,还时不时用哀怨的目光看着那群人。

“光馨你们说的是真的,春绯被你们班的转校生带走了。”honey抱着小兔布偶,满脸吃惊的开口。

“嗯嗯,而且那个转校生还说我们男公关部是牛郎部。”光和馨同时开口。

却不知道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让墙角边的须王环犹如万箭穿心,他双手颤抖,满脸伤心的开口:“他,他真的这样说。”

“嗯嗯。春绯也听到了,而且还哈哈大笑起来了呢?”两人火上加油的继续幸灾乐祸的开口。

Honey很不解的看着一旁的崇,高兴的开口:“崇,什么是牛郎。”

崇认真的看着他,冷漠的开口:“光邦,我陪你去吃蛋糕吧。无聊的事情就交给他们去做吧。”真是难得一向话少的崇会说那么多话。

转校生,没有听说呢?这是怎么回事?凤很是不解的低头思考着。樱兰学院所有学生的资料凤都知道,可是什么时候多了个尉迟缨葵呢?为什么学校的档案上只有一个简单的名字,就连性别都没有注明。这一切有什么秘密吗?

凤镜夜思考着这个问题,慢慢的走到窗户旁边,想要透透气,让脑子清醒一下。却看到让他震惊的一幕。

那是一个白色的身影正挥舞着网球拍,使劲拍打着那个黄色的小球。看着那个身影不停的追逐着那个黄色的小球,好像和那个球有仇似的,那根本就是在发泄,完全没有在享受网球运动带来的乐趣。

那是谁,以前没有见过呢?会不会是光和馨说的那个转校生,可是没有看到春绯的身影呢?

只见那个身影可能是累了,走到网球袋旁,拿出毛巾擦掉脸上的汗水,很自然的做到地上,抬头看向天空,给人的感觉很悲伤,只见他对着天空呆呆的看了很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凤,你快过来。我们商量一下怎么让那个转校生接受男公关部。”受到打击的环竟然很快的恢复了,高兴的对凤喊道。

凤恋恋不舍的看了窗外一眼,明天还会见到他吗?他到底为什么那么拼命的打球,为了什么?

大家已经可以猜到,缨葵拽着春绯的目的就是想让她带自己找个可以安安静静打网球的地方。凤见到的那个身影就是全身心投入到网球中的尉迟缨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