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再进立海大

第48章 再进立海大

“自那以后,缨葵在打球风格完全变了,她很讨厌那样的自己,曾经想放弃网球,可是却又办不到。我们想,也许在日本能够让她改变。因为这里有许多热爱网球的同龄人,还有环这个单纯的哥哥守着,应该可以让她解开心结,快乐的打球。”

一番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不语,他们都见过打球时的缨葵,知道她很厉害,可是那种悲伤,无可奈何却让人看着受不了。而且缨葵看着也很痛苦,却又找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

“我今天说的话,希望你们不要告诉缨葵。周助,我可以这样称呼吗?”司扣玄月看向他。

“可以?伯母你还有事?”

“嗯,你们都出去吧。不要让缨葵看出来,不要提到洛。我希望得到你们的帮助才对你们说这些的。不管结果如何,我谢谢你们。”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伯母。”手冢鞠躬,带头走出更衣室。

只剩下司扣玄月和不二两人了。

“周助,我希望你可以成为她的支柱,那丫头对于感情是个白痴,也许会钻牛角尖,也许她根本没有发觉对你的感情。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啊。”玄月笑着嘱咐他,看向不二的目光充满赞赏。

“伯母放心,我会努力守护她的。”不二收起了伪装的笑意,用天蓝色的眼睛认真的看着玄月,类似发誓般说道。

玄月脸上露出了慈母般的笑意,一种莫名的感觉告诉她,他是女儿寻找的那一半圆。

不二报以真诚的笑意,一切尽在不言中。

缨葵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确定万无一失后,才轻手轻脚快速的光着脚跑向门口。直到安全脱离房间,才穿上鞋子,背起网球袋,风似的跑向大门,嗖的一下窜了出去。

不二好笑的看着那阵风,满脸笑意的开口:“怎么了?做了什么坏事要跑这么快。”

缨葵跑出三米远猛地刹住,伸手抓住不二就快速的向着学校的方向跑去。

“快点,我被抓到就没办法参加训练了。老爸让我陪他们去神奈川拜访长辈,我好不容易逃出来了,可不想再被抓回去。”

“可是,恐怕不会那么简单的放过你吧。”

“不管了,先跑掉再说。”感觉已经够远了,缨葵停下脚步,慢悠悠的欣赏两边的景色。

不二温柔帮她取下肩上的网球袋,自然的握住她的手,享受着难得的和睦时光。好久没有这样了,以后绝对不让她离开了。要一直这样牵着她的手,一直……

缨葵发觉前面的头发碍事了,很自然的想用手拨弄一下,却发觉她的手一直被不二牵着。她的脸变得有点不自然,神色怪异的看着那只属于男性的手。可以感觉那只手中的厚茧,那是长期抓球拍磨出来的,让她倍感亲切。

“哎,难道这只手让你那么着迷?”不二伤心的开口。

“呃?什么?”疑惑。

不二指指脸上的笑容,自信满满的开口:“你要着迷的是这个笑容,你这样看着我的手,这张脸可是会很伤心的。”

缨葵不自然的别过脸,小声的嘀咕:“最好伤心死才好呢?”

“我怕有人会心疼啊。”

鬼才会伤心,为了不再被黑,她聪明的闭上嘴巴,可是心里却感觉甜丝丝的,能够这样和周助相处真好,再也不要看见冷漠的周助了。这样最好,最好……

暗处,尉迟漓恨得牙痒痒,要不是玄月拽住他,恐怕他早就冲过去拉开两人了。

“老婆,快点放开我。”

“不行,你给我老实点,不许去破坏气氛。不然我就离家出走。”玄月拿出杀手锏威胁他。

果然,尉迟漓的气焰马上就降了下来,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漂亮老婆。

“一会我们去学校给宝宝请假,让她和我们一起去神奈川吧。”

“漓,那件事还是不让缨葵这么早知道的好,我怕她会更加自责。”玄月若有所思的看着远处的身影,轻声开口。

尉迟漓认真的看着玄月,微微叹口气,挽着她的胳膊,慢慢的往回走。

“我们两个去见伯父,宝宝可以四处转转啊,等我们把事情解决了,在和宝宝一块回家,可以吗?我真的不想一天看不到宝宝啊。”完全是一副撒娇的口吻。

“不许做的太过分了。中午我们一起去学校接她吧。”

尉迟漓高兴的亲了玄月的脸颊,大声的呼喊着:“老婆万岁。”

青学一年六班教室内。

刚刚进入午休时间,教室的学生还都没有来得及赶去餐厅吃饭呢?就见一阵风刮进教室,快速的停在尉迟同学旁边。边收拾东西,嘴里边说着:“宝宝,快点走了。陪我们去神奈川。”

缨葵无语的看着老爸,皱起好看的眉头,按住手忙脚乱收拾东西的那双手,忍住怒火,尽量平静的开口:“老爸,我不去神奈川。比赛快要开始了,我要去训练。”

“不要,老爸我呆不了几天,我坚决不让你去见那个小子。”

“呵呵呵,伯父,我叫不二周助。”果然来了。不二来找缨葵正好听见这句话,忍不住笑眯眯的开口。

尉迟漓扭过头,恶狠狠的瞪了几眼他,心有不甘的开口:“我管你叫什么?和我又没有关系。”

“伯父这样说我可是会很难过的。”委屈。

尉迟漓忍住,不要被诱惑,那个小子是装的,坚决不可以上当。无视他,彻底的无视那只黑熊。

“宝宝,我们快走吧。”尉迟漓收拾好东西,抬起头,焦急的开口。

“我说了不去。周助,我们走吧,不用理他。”缨葵绕过自家老爸,就想往教室外面走去,可是,却紧紧的被那个脱线老爸从后面抱住。

缨葵无奈的扭过头,正好看见他可怜的目光,那种眼光就是阎王爷见了也会流眼泪的,更何况是缨葵呢?

“哎,周助,下午的训练我去不了了,麻烦帮我请假吧。”无奈啊。

“嗯。”不二笑着回答,慢慢的走向门外。

突然,不二转过身,面色凝重的开口:“缨葵,辛苦了。”眼神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后面的尉迟漓。

呃?什么意思。

“臭小子,你给我站在,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尉迟漓火冒三丈冲着已经走远的人大喊。

缨葵看着老爸过激的反应,在琢磨了下刚刚发生的事情,,在满腔笑意没有涌出来前捂住嘴巴,偷偷的笑了起来。周助真黑啊?不过,好像他说的也没错。看着自家老爸这个大孩子的确很累。

完了,完了,自家宝宝被带坏了。看着老爸被欺负不但不帮忙,还在一旁幸灾乐祸。尉迟漓现在悔得肠子都快青了,不该让宝宝接触这只臭熊啊。

老爸老妈两人去拜访长辈,缨葵无聊的走在街道上,思绪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她的心里一直都很排斥来神奈川县,这种情况是上次去过立海大后才有的,是因为那张酷似洛的面孔吗?世上真的会有那么相似的人吗?如果不是知道性别不同,缨葵一定会把他当成洛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