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无题1

第42章 无题1

“你的弟弟一定是被你黑走的。”

想起缨葵调皮的话语,不二嘴角微微上扬。自己对她到底是种什么感觉,是她的那种无助眼神吸引了自己,还是因为她迷糊,大大咧咧的个性。

夜晚的凉风吹醒了陷入回忆的缨葵,她慢慢的睁开眼睛,两眼无神的望向天空。真的好美,可是她却无心欣赏,整颗心已经被那只不二熊给填满了。他和那个女孩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那么温柔的看着那女孩,却那么冷漠的对待自己。你不是说过,在她难受的时候会在她身边吗?

你们都是说话不算数的人,洛是这样,周助也是这样。每个人都说可以帮助我,却在我最需要你们的时候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二心头一颤,好像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缨葵在做什么?她又梦到可怕的事情了吗?还会哭泣着醒来吗?没有自己在她身边,她要怎么办。上次她那种撕心裂肺的哭泣,好像就发生在昨天,自己食言了,说过要帮助她克服阴影,帮助她重新快乐的打球,可是这一切都在看到她亲密的和忍足在一起时改变了。自己的心,究竟是怎么回事?

缨葵抱住头,任心底的思念和不安扩散开来。到底怎么了?难道不知不觉中周助已经占据了她的心,那种会失去周助的感觉吞噬着缨葵的神经,压抑的她快要受不了了,这到底是什么感觉,谁可以告诉她。洛,你在的话有多好?想想她真的很傻很胆小,只会逃避,洛死的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记不起来。当看到周助和别的女孩亲近的时候,那种会失去周助的想法让她再一次做了逃兵。她一直在欺骗自己,只要周助没有张口说出让她离开的话,她还可以像以前一样依靠着他。

那是爱吗?自己对缨葵的感觉,那种强烈的占有欲,看到她和别的人亲近会让自己失去理智。不二睁开双眼,在他脸上头一次出现疑惑不解的表情。

须王站在门边看着陷入悲伤的人,感觉不可以在这样下去了,要想办法让她快乐起来,要让她回去。

第二天青学的训练还是低压进行着,有所不同的是大石拿来的那些东西,解释了他们助教的所在地,让那些非正选球员稍微放心了。

“呐,呐,不二你不知道昨天缨葵有多厉害。”菊丸高兴的蹦到不二身边,打算把他的新发现告诉好朋友。

不二眼睛弯弯的,笑眯眯的样子让菊丸打了个寒颤,有点后悔提起缨葵了。

“呵呵呵,是吗?很有趣吗?”

“呃?是啊。缨葵简直就像大众情人,把每一个女生都哄的团团转。你没有见到真的很可惜呢?”

“菊丸,你昨天好像没有做完训练呢?”不二善良的开口,让人完全感觉不到恶意,只是觉得他是在关心同伴而已。

“菊丸,30圈。”手冢面无表情的开口,真是太纵容他了,竟然敢偷工减料。

“啊,倒霉。”菊丸满脸不甘心的看着笑眯眯的天使和一脸严肃的手冢,完全不明白不二这样做的理由。虽然是疑惑万分,但是面对一直释放冷气的手冢,菊丸思量半天,还是接受了惩罚。

可怜的菊丸,竟然去惹不二熊,大石无语的看着跑圈的搭档,心里暗自发誓,下次一定要早点阻止菊丸说出做出惹到不二的事情。

什么,大众情人?那丫头还真敢那么做,即使对方是女生也不可原谅。不二睁开冰蓝色的眼睛,心里的醋坛子已经被打翻了。

好可怕,不二竟然把笑眯眯的眼睛睁开了,不知道这次会是谁倒霉被盯上。众人小心谨慎的逃离不二区域,热火朝天的进行着非正常的训练。

同个时间,不同的地点正在发生着让缨葵无语的事情。

男公关部竟然把营业的地点搬到了凤集团旗下集疗养,休闲,娱乐为一体的超豪华度假区。

很不幸我们可爱的缨葵又成为樱兰女生追逐的对象。

“咦,奇怪,怎么没人啊。”桃城不解的看着紧闭的第三音乐室。

“切,干嘛要拽着我来,桃城学长。”龙马很不甘心自己的力气比他小,竟然又被强拉来了。

桃城挠着后脑勺,满不在乎的开口:“白跑一趟,明天再来吧。”

樱兰学院二年级A班。

须王环有气无力的看着认真学习的凤镜夜,满脸伤心的开口:“镜夜,宝宝很伤心,昨晚又在偷偷流泪。”

凤放下手中的书,认真思考,很平静的开口:“让缨葵回去不就可以了。”

“哪有那么容易,除非是她自愿的。”

“自愿吗?”凤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靠近须王的耳朵小声的嘀咕一番。只见,愁眉苦脸的须王慢慢的露出笑容,满脸佩服的看着冷静的凤。

不对劲,他们一定在计划着什么东西。缨葵看向一旁窃窃私语的几个人,不满的皱起眉头,他们在搞什么?怎么一个个脸上都带着奸笑,特别是那只狐狸,笑得最让人讨厌。

想不明白啊,缨葵苦恼的拽着头发,决定不去管他们了,反正和自己没有多大的关系,目前要想的是怎么对付那群疯狂的女生。

真的有点后悔加入男公关部,太麻烦了,应付女生比打球还费心费力。

“缨葵,现在开始玩猜猜谁是光的游戏,要不要参加。”双胞胎动作一致,表情一致,语言一致的开口。

缨葵抬眼看看面前的两位帅哥,给了他们一个很白痴的目光,多大的人了,还玩这种游戏。

“喂,喂,那是什么表情?太侮辱人了。”双胞胎其中的一个很不服气的用手指着她,满脸气愤的开口。

“笨蛋光。一个表情就让你自己开口说出身份了,这是什么智商啊。可怜的娃。”缨葵满脸笑意的看着开口说话的人,很不给面子的开口。

“噗。”馨捂住嘴巴,满脸笑意的开口:“对不起,光。”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

“什么嘛,我只是把心中的不满说出来而已,难道你会喜欢缨葵用那种表情看着你,而默不作声吗?馨,你很虚伪。”光很不客气的揭馨的短。

“嗯。”馨停止笑声,不满的看着光。

“光,你一直都是很任性,不管任何情况下都会说出实话,你不知道因为这样我有多难堪。很讨厌那种感觉。”

“那是因为馨很虚伪,心中的感觉总是不表达出来,你知不知道这样做人很假,我讨厌这样的馨。”光也很不客气的反驳,气呼呼的开口。

“你才虚伪,明明喜欢春绯却不敢开口,你是白痴啊。”

“难道你敢说你不喜欢春绯嘛?你敢发誓吗?你这个超级白痴。”

“你是白痴,我怎么和你会认识那么久。”

“真是倒霉,竟然会有你这样的白痴兄弟,害的别人也以为我像你一样。”

缨葵满脸趣味的看着吵得不可开交的双胞胎,真是难得一见的场面,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有这么一面。他们不是那种少了对方就没法活的家伙吗?竟然会因为她的一句话让他们反目成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