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缨葵VS切原

第15章 缨葵VS切原

比赛开始。

切原看着对面那个小小的身影,很是不屑的挑衅:“小子,我今天要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网球。我要在十五分钟内解决你。”

缨葵没有理会对方的挑衅,送给他一个笑容,冷冷的开口:“那我就用十分钟解决你,我将会是你最可怕的噩梦。”

“那么你就试试吧。”切原伸出舌头,舔着嘴唇,嚣张的说着。

只见他把手中的球使劲用指关节捏着,把球高高抛起。面带狰狞的对缨葵喊道:“接我一球‘不规则发球’。”

缨葵盯着那个在地上使劲旋转的黄色小球,眼神阴冷的看着切原,明白凤刚刚说的话的意思了。不过,这种发球对她是没有用的。

缨葵在球弹起的那一刻,稍稍把头往左一偏,身体后退一步,用力挥拍,成功的把球击回。球的落地点掌握的刚刚好,贴着球网落在切原的场地。

厉害,竟然轻轻松松的回击了不规则发球。立海大的后备队员心里对那个人充满了敬佩。

“幸村,你可以看出他的实力吗?”真田皱着眉头看着场内的比赛,在脑中寻找着这么一号人的存在。

幸村也没有了往日的轻松笑容,认真的看着那个娇小的身影,带头走向比赛的场地,想要近距离的看清楚比赛。

“不错嘛?竟然可以打回来。那么你在试试这个吧。”

切原还是用那个姿势,可是这次打出的是个外旋发球。缨葵挥拍回击,在击中球的那一刻才发现不对劲,好强的旋转力。竟然打不回去,球直直的朝缨葵的脸部飞去。缨葵一个后身翻躲过那个小球,让切原得分了。

凤镜夜吃惊的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切,感觉缨葵身上的谜团更多了。

“啊,他的身体好有韧性,动作很迅速呢?还是头一次见有人可以躲过切原的那球呢?”丸井吃惊的连泡泡糖都差点咽下去,瞪着大眼不可思议的看着比赛。

“这招下次就不会有用了,你还有别的招数吗?”缨葵冷冷的看着地上的小球,很是不屑的开口。

“不要说大话了,有本事你打回来给我看看。”说完就一个同样的发球打向缨葵。

只见缨葵把球拍竖着拿,微微向外偏了一下,让球在球拍上进行反向旋转,那个球就快速的朝着切原的方向飞去。

“什么,那球竟然没有弹起,直接就溜向界外。咳咳……”丸井终于把泡泡糖咽到肚子里去了,使劲的咳嗽起来。可怜的小猪,被吓到了。

真田黑着脸,表情严肃的冒出一句:“真是太松懈了。”

好可怕啊。场中的切原很给真田面子的打了个冷战,眼神怕怕的瞄向副部长大人站着的方向。

第一局被缨葵轻轻松松的拿下来了,而且用时很短。

“喂,我说那边的海带头,还要继续打吗?和你打球真的很没劲呢?”缨葵拍着球,有点无聊的开口说道。

“我不会输的。”切原大声的冲她喊道。

缨葵嘴角露出笑容,把球高高的扔向天空,运用全身的力量,姿势优雅的打了个发球。早外人看来这个发球毫无特色,可是站在切原的位置上,可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切原之觉得满眼都是球,根本就看不清那个是真正的,那些事幻影,他就那么束手无策的看着球飞向界外。

“幻雨。”缨葵冷冷的说出这两个字。

可恶,竟然接不到,那是什么发球,竟然专门落在他的死角。切原很不甘心的看着对面的人。可恶可恶……突然,切原的头发变白了,眼睛也成了红色。全身竟然也变得血管充血,就像是一个红色的人。

缨葵冷冷的看着那个变化很大的人,有点意外呢?还真有这样变成恶魔的家伙呢?好像变得有趣了呢?

“不好,幸村快去阻止切原吧,在这样下去,那个少年可能会受伤的。”柳生满脸担忧的看着比赛,不禁为那个人捏了把汗。

“可怜的人,这次恐怕会被切原染红的。”丸井有点同情那个人了。

“哈哈哈,你也给我染红吧。”切原面目狰狞的大笑着,恶狠狠的打出一个不规则发球,可是,球这次没有朝着缨葵的脸部打去,而是飞向了凤所在的地方。

“镜夜哥,小心。”缨葵大叫着,快速移动脚步,在别人还没有看清怎么回事前,已经拿球拍挡住了飞向凤镜夜面部的球。可是,由于她冲进过大,狠狠的摔倒在地。

“缨葵。”凤吃惊的看着摔倒的人,快速的扶起她,帮她检查伤势。

“哈哈哈,你们都给我染红吧。”切原在那里挥舞着球拍恶魔般的笑着。岂不知他的这个行动彻底的激怒了缨葵。

缨葵抓起地上的球拍,愤怒的指着那个恶魔,阴冷的开口:“我说过,你敢打暴力网球你就死定了。现在我就让你尝尝真正暴力网球的滋味。”

“切原,住手。”幸村走进球场,温和的命令着恶魔。

“部长,我要把侮辱立海大的人给染红,你不要阻止我。”切原底气不足的看着自家部长,嘴里不认输的说道。

“对待女孩子不可以那么粗鲁。而且对方已经受伤了。”幸村一句看似无心的话,彻底的让切原丢掉了球拍,呆呆的看着那边一脸愤怒,浑身冒着杀气的人。

“部长,不可能,你一定是看错了。我不可能会输给一个女生的。”切原不肯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拼命摇着头。

缨葵走到切原的面前,冷冷的对他说:“现在就算你想不打也不可能。”说完后,弯腰拾起切原掉在地上的球拍,面无表情的递给他。

“那个这位同学,我是立海大的部长,我为切原的行为表示道歉。”幸村温和的看着那个漂亮的面孔,笑着对她说。

“如果伤了人可以一句道歉就完事的话,那么我狠狠的打他一顿可以吗?”缨葵没有转身,阴冷的说了两句话。

幸村看着那个背影,心里叹口气,很真诚的再次开口:“对不起,是我的队员做错了。”

缨葵顺着声音的来源望去,却对上了一双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眼睛。她脸色突然煞白,全身轻微颤抖着,每走向幸村一步都几乎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珍珠,划过脸颊坠落在风中。

“洛……洛……”一字一泪,痛彻心扉。

凤伸手抱住了遥遥欲醉的樱葵,心痛地在她耳边低语着:“你怎么了?”

樱葵无力的靠在他的怀里,沉默着仿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凤见状直接将她横抱了起来,迈步离开。樱葵将脸深埋在他的怀中,安抚着自己那狂乱的心境。

洛已经不再了,他不是洛,不是……“立海大的人看着走远的两人,很是不解那个人怎么一看到幸村就放弃了比赛,满脸悲伤的离开了。

幸村想着那个女孩看到自己时说的字,洛,是谁?和他有什么关联吗?

凤看着一脸悲伤的人,不解思考其当时的情形,和那个俊美的部长有关系吗?哥哥吗?缨葵在看到球飞向自己的时候喊了他哥哥呢?凤在心里做了个决定,从今开始,尉迟缨葵就是他的妹妹,要好好守护的妹妹。

“缨葵,以后我和环一样都当你的哥哥吧。”

“好。镜夜哥哥。”

那个部长好像洛,那股忧郁的气质,那个紫色的眼眸,和洛简直是一样的。缨葵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呆呆的回答了凤的问题。

凤镜夜嘴角露出算计的笑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