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冰帝网球部

第10章 冰帝网球部

在缨葵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凤镜夜拽着走向一群身穿灰色运动装的人。缨葵奇怪的看着凤镜夜,心里不禁暗自思量,这个人真的是刚刚一脸冷静的家伙吗?还是那只是他的伪装,其实内心是个很热情的人。

缨葵只顾着胡思乱想,没有注意前面的凤已经停下脚步,她就那么狠狠的撞在凤镜夜的后背上。

“凤学长,你不要突然停下来。鼻子都快被撞歪了。”缨葵揉着鼻子,很是不满的抱怨。

凤转过身,笑着对她说:“是你自己不小心,还责怪别人。”说完伸出手轻轻的帮缨葵揉着红红的鼻子。

“凤君,你怎么在这。”忍足不解的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凤吃惊的开口。

凤转过身,笑着对他说:“忍足学长,有件事想要拜托你。”

缨葵揉着鼻子打量着那群人,真是很耀眼的人啊,特别是那个带头的,长着泪痣的家伙。看到他,就可以了解什么是自大,张扬。那个和凤学长说话的那位也不错,蓝色的头发,带了副眼镜,恰好遮住了那双可以电人的桃花眼。

“什么事啊。”忍足满脸趣味的看着他。

“啊,学长你慢点。”缨葵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凤推到那个蓝发帅哥的面前。

“请学长和尉迟同学打场网球,就一局。”凤冷静的开口。

呃,什么?缨葵转过身,一手叉腰,一手用球拍指着凤镜夜,很是不满的开口:“学长,我什么时候说要比赛了。”

凤很无辜的耸耸肩,扔给缨葵一句话:“刚刚你不是说想要找人打球吗?忍足学长可是很厉害的。应该可以和你好好的打一场。”

“不要。”缨葵很干脆的拒绝。

“你要是比的话,我可以让光和馨给你道歉,并且免费送你男公关部的招待券,怎么样,条件可是很优厚的。”凤满脸奸诈的看着有点想要冒火的缨葵。

缨葵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直接走到忍足的面前,满脸疑惑对他说:“你网球很厉害吗?学长。”

忍足看着面前那张让人迷惑的脸,露出完美的笑容,轻声的回答:“你说呢?应该可以作为你的对手吧。我希望你不会输的太惨。”不知道怎么回事,忍足就是想要逗逗面前这个漂亮的小男生。

“侑仕,你不会真的想要陪这个孩子打球吧。真是太不华丽了。”迹部摸着眼角的泪痣满脸趣味的看着那个气呼呼的人。

孩子,竟然敢看不起她。缨葵满脸冒火的看着那个张扬自大的不像话的男人,恶狠狠的抛给他几句话:“大叔,已经这把年纪了,就不要玩网球了,免得摔坏了老胳膊老腿还得为医疗事业做贡献。”

“哈哈哈迹部他喊你大叔呢?”慈郎捂住肚子很不给面子的大笑起来。

其他人也都拼命忍住笑意,忍足看着快要发火的迹部,很是时候的安抚着他说道:“不要介意,童言无忌嘛。”

“哈哈哈”向日岳人也忍不住了,和慈郎抱在一起大笑起来。

缨葵很是无语的看着一脸促狭的那位蓝发学长,心里暗叹:看来那里都会有落井下石的人啊。

只见一个眼光很温柔,白色短发的男生走到缨葵的面前,微笑的开口:“凤长太郎,冰帝学院二年级,很高兴认识你?”

“呃,尉迟缨葵,目前是樱兰学院一年级。”缨葵对待温柔的人很是没辙,那是她的软肋。

目前,看来她已经有所打算了,可是少了缨葵会感到寂寞吧。凤镜夜没有忽略那两个字,心里有股失落感涌上心头。

“两位学长,你们还要继续笑吗?那位大叔快要发火了。”缨葵退后三步,笑眯眯的对那两个抱在一起的人说道。

缨葵的话音刚落,就听迹部忍无可忍的开口对旁边的那个大高个吩咐道:“桦地,把那两个家伙给我扔远点,最好不要在让我看到他们。”

“是。”那个叫桦地的人走到两人旁边,一伸手就把两人给提溜起来扔到一边的角落里去了。

缨葵鼓掌带头叫好:“好大的力气。”

“忍足侑仕,三年级。还要比赛吗?”蓝发帅哥突然开口。

“迹部景吾,三年级。”那个被缨葵叫做大叔的帅哥咬牙切齿的开口,样子有点可怕呢?

街头网球场内。

缨葵和忍足的比赛正式开始。

真是久违的感觉了,想这种面对面的和人比赛,有好长时间没有了。记得上次应该是半年前和哥哥的那场比赛了吧。不过,最后因为某些原因没有比完呢?

缨葵拉拉网线,挥动几下球拍,让自己进入比赛的感觉。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打个痛快呢?希望对手可以多坚持一会。

凤站在场外观察着场内的缨葵,又是那种感觉,为什么她一拿到球拍就像是换了个人,和平时完全不同。场内的缨葵让人感到心痛,场内的她给人一种无法言语的悲伤感。难道网球带给她的不是快乐而是悲伤吗?

“学长,我要去了。”缨葵把球使劲往地上一扔,让那个小球狠狠的弹起,在球落到最佳位置的时候,她用尽全力挥拍。

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球已经落在了忍足的场地,向外界弹去。

“好快。”凤长太郎吃惊的开口。

“不止快,力量也很大,而且那个球即使接到,也会是手臂感到发麻的。他不是泛泛之辈。”迹部竟然好心的说出了他的想法。

“不过,侑仕应该会有办法的。”向日可是很相信自己的搭档的。

慈郎一扫往日的慵懒,像是受惊的绵羊退到凤长太郎身后,瞪大眼睛看着场上来回奔跑的纤细身影,本能地说道:“这个人的球好可怕”

“什么?慈郎前辈你在说什么?”凤很是不解的看着他。

迹部看了眼慈郎,没有反驳他说的话,也没有回答长太郎的问题,而是扭过头去问凤镜夜:“他是什么人,你为什么让忍足和他打球。”

凤转过身看着那位迹部财团的继承人,冷静的回答:“我只是想确定一件事。”

“确定事情?”迹部皱着眉头看着比赛,没有想到竟然可以和忍足拼个不相上下,看来不是个好对付的人。

“嗯,尉迟到底是为什么打网球,网球对他来说到底是什么?”那种发泄性的击球,像是带着某种憎恨。然而她又不像是不喜欢网球,到底在她身上发生过什么事情呢?

缨葵现在已经感觉不到外面所有的事和人了,在她的眼里只有那个黄色的小球,只是想着把它打回去。就在这时,忍足打了个吊高球。缨葵准备用扣杀狠狠的打回去,可是没有想到那是个陷阱,扣杀竟然被他用一个绝招给打回来了。刚刚落地的缨葵快速的跑向后场,想要把球打回去,就在她刚刚够到球的时候,脚下一滑。缨葵狠狠的摔倒了。

“尉迟?”凤大叫着跑进球场,蹲下身,检查着她捂住的脚踝。

好痛,竟然会扭到脚,真是运气太背了。缨葵咬着牙,让凤帮忙检查伤势。

凤皱着眉头看着那已经肿起来的脚踝,轻轻的帮她检查,看看有没有伤到骨头。呼,还好。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学长,没事,不用皱着眉头,过两天保证又可以活蹦乱跳了。可惜,又是一场没有结局的比赛。”缨葵轻松的语气让凤有点冒火,这时候竟然还想着比赛。

“对不起了,忍足学长。我现在要送这个不知死活的人回家,比赛不能够进行了。”凤抬起头对冰帝的各位说道。

“不行,我还要比,学长,你不要擅自做主。”缨葵挣扎着就想站起来,却不知道她的这个行为彻底的惹恼了凤镜夜。

只见凤不顾别人的目光,弯腰把缨葵抱起来,快速的朝汽车的方向走去。

“呃,学长你放我下来啦。我可以自己回家,不要你送。”缨葵在他怀里拼命的挣扎,想要挣脱开那双强有力的胳膊。

“你给我闭嘴,还有老实点,我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凤冷冷的开口。满意的看到缨葵老实下来,乖乖的不动了。

凤学长好可怕,缨葵打了个寒颤,乖乖的任他抱着坐上汽车回家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