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与父争吵

  • 你的谎言,我的泪
  • 七月有尾巴
  • 3110字
  • 2017-11-03 00:00:13

这是一个关于我的故事,这么些年一直藏在心底,现在我终于突破自己内心,我想讲给大家听,一个现代乡村背景下我的心酸经历。

我叫上官梦,这个姓氏听起来就像有钱人一般,但是却并非如此,名梦,父母给我起这个名字大概是对我的一种期望。我今年19岁,一般的个头,长着标准的瓜子脸,齐刘海的发型,柳叶弯眉,樱桃小嘴,凹凸有形的身材,发育的还可以啦,这么说是不是有点过,哪里有人这么自夸,嘿嘿!

我平常穿着学生装,因为学校规定必须穿呗!不穿校服就不能进入学校,所以只能乖乖的穿上,今年高三最后半年,唉!其实,也就最后三个月时间。

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和睦的农村家庭,因家里就我一个独生女,所以从小父母对我呵爱有佳。

我生活在这个某某的农村,家的房子,是一座老房子,简朴而宁静,但是今天却突破了以往的宁静。

今天星期五下午,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一个莫名的电话打到了我的家里。

家中两室一厅外加一个洗手间,而父亲正在和母亲正坐在客厅的小沙发上谈话,父亲面色显然有些苍白。

“嘟!嘟!嘟!”

桌子上的电话想起。

父亲看了一眼,是一个不熟悉的号码,但还是接听了电话。

只听见电话另一方,说:“喂!你好!请问你是上官梦的家长吗?”

父亲一脸疑惑的回道:“是的,我是她的父亲,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我是他的班主任,这次成绩出来了,上官梦的成绩非常不好,她的成绩是班级的倒数,具体就不多说了。”

一则不好的消息传到父亲耳中,更是使父亲火上心头。

父亲压抑着心中的怒火,说:“什么!怎么考成这样?上次不是还是中上吗?”

“是啊,其实,这是因为......”

……

两人足足谈了十几分钟。

父亲对着母亲认真地说:“这孩子这次竟考成这样,这次的好好教训她,要不以后就没有机会了,这次你就不要管我。”

母亲的眼眶带有一些泪痕,像是刚刚哭过一般,于是,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恩,那就随你吧!不过不要做的过火了。”

父亲拿起手中的电话,拨打着刚才班主任给他记录下来的电话号码,只见父亲的嘴嘀咕嘀咕的谈着话,“喂!请问你是……”

“啊嚏!啊嚏!啊嚏!一下连打三个喷嚏,这是谁在说我。”我正在宿舍里和舍友在一起聊天。

“咳!咳!谁说你呢!别自恋了。”舍友们边损我边说道。

我的学校在市中心的一所重点学校——H中学,我也是住宿生。

基本上每到周六周日休息两天,我就会回家,当然这两天也可以在学校住宿,如果不想回家的说。

“明天就要回家了,好高兴呦。”我高兴的叫道。

“你就考这个分数回去?挨训呀!”王路哈哈一笑。

王路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她有些微胖,属于那种耐看的类型,同时,我和她是最要好的朋友,我们俩无话不谈。

我沉思了一下,柳眉一瞥,说:“就说没有考试呗!要么就说不知道分数,这还不是小事情。”

真是的,哑巴吃黄连宝宝有苦说不清……

次日,星期六,清晨一大早,我坐上公交车回来,回到这个让我温暖的家庭。

只是看到房子我的心就暖和起来,所说只是一个小小的房子。

“老爸!老妈!我回来了。”我大声地喊着。

我走进门就看到父亲已在家里坐着等我,他那严肃的样子令我害怕。

父亲怎么了?难道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正在我思考须臾。

他拿起旁边的戒尺。

这个戒尺是父亲从小吓唬我的工具,而父亲从来没有打过我。

父亲手持戒尺,冲我怒吼道:“给我跪下!”

父亲这是怎么了?还是用这种老方法!想吓唬我,没门!

我撅着嘴,向父亲撒娇,说道:“怎么了父亲?”

父亲并没有因为我的撒娇而停止愤怒,不会是知道……

“你自己说说你这次考了多少分?”父亲终于说出实情。

我也以为父亲只是吓唬自己,便嘻嘻一笑,又小声撒娇道:“91分。”

父亲又训斥道:“大声点!听不到!”

我看到父亲不像是开玩笑,便立刻严肃起来,大声说:“91分!”

母亲骄傲的说道:“呦!不错嘛!都91分了。”

我也不知是母亲有意讽刺我,还是她真的不清楚我的分数,看来只能实话实说了。

“这是全部学科加起来。”我脸部泛红,惭愧的说道。

父亲一语双关地说了声,“那你说一下为什么呢!”

我不敢做声,因为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愤怒的父亲,此时的他,令我感到害怕。

我心中暗想着,难道知道我逃课的事情了,还是父亲知道我处对象了吗?

“我来说吧!是因为你处对象了吧!所以才导致成绩严重下滑的。”父亲看到我一声不吭,便斩钉截铁的说道。

只是父亲是怎么知道的?如果是老师告诉父亲的,可是老师又是如何知道的?难道是有人告密了吗?我心里不停地揣测着各种能发生的情况。

突然,父亲拿着手中的戒尺朝着我的屁股打去。

“啊……”我大叫一声。

我一声厮喊,从沉思中恢复过来,疼痛久久不能缓和,这是父亲从小到大第一次打我。

为什么?难道只是因为这点小事?

母亲上前拦父亲,父亲认真地说:“你走开,我今天非的教训教训她,看她考的这是什么?就你这种笨鸟,还是不要学习了,最后三个月了,学习也是浪费时间,人家笨鸟还知道先飞,而她根本就不知道飞,甚至都飞不起来。”

父亲这一字一句的话,都深深地扎入我的内心深处。

“啪……”戒尺打在我的身上发出的声音。

又一戒尺,打在我那娇小的身上,我的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流,扭着头边哭泣边大声喊道:“父亲你变了,你变了,你不是以前那个疼我的父亲了,我讨厌你!讨厌你!”

回音在房间里回荡,而我的心也受了前所未有的创伤。

“啪……”

父亲用戒尺又一次打来。“你还犟嘴!”

我忍受不了这种鞭策,猛地站起来,挥洒着泪水向外跑去,并大声的喊道:“我恨你父亲,我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

回音不停的回荡在房间里,直至消逝。

顿时,房间内冷冷清清。

“你说你非得要这么做!也可以换另外一种方式的。”母亲从眼中挤出一抹泪水,掉在地上。

“咳!咳!你就听我的好了,我自有分寸,你以为我就这么薄情。”父亲轻声的咳嗽了两声,并且脸部显得极为苍白。

随后,父母便回到房间里。

此刻,我就向外跑去,不停的挥洒着泪水,回想着发生的事情,然而最可气的就是“石头”也欺负我,它把我绊倒,但也可能是想让我冷静下来,让我因外部的疼痛而减少心中的剧痛。

我冷静下来,拿起手中的手机,解开手机密码,手动翻滑着通讯录,最后找到老公,按了一下。

“嘀!嘀!嘀!”

另一方面,一个帅气的男孩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他叫慕容云霄,今年20岁,180的个子,长着典型的瓜子脸棱角分明,高挺的鼻子,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也是穿着一身校服,但这也没有遮盖他的帅气。他退了一届,也不清楚是为何,我们的关系就不说了,我们是同村的,我们就是一同考进了现在的高中,这是我们的约定,就是一辈子相依为命。

一声痛哭的叫声传进他的耳中,“老公!”

我哭泣着想要倾诉自己的委屈。

“宝贝、你怎么了?哭哭泣泣的,先不要哭了,那我们见面再说吧!正好我也有事要跟你说。”他若有所长的说了几句话。

慕容云霄那磁性的声音瞬间温暖了我失落的内心,让我感到温暖。

我停止了哭泣,说:“好,我好想快点见到你。”

“那我们就在许愿树底下见吧!”

“嗯,好。”我那泪水未干的脸上泛起一丝笑容。

不久后,我们两人相继赶到许愿树底下,我看到他的背影,便匆忙上去抱住他,我的眼泪哗哗地往下流,我不停地诉说着家里发生的事情。

他也仔细地聆听着,一边用他那强而有力的手擦拭我眼角的泪水。

我们坐在秋千上面谈着话,时间在消逝,我也渐渐忘却心中的痛楚变得高兴起来,只是他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他想要开口但又止住了,好像有什么话说一样。

“你怎么了云霄?你有什么事情吗?”我好奇的问道。

“没有……没有……”慕容云霄慌乱地解释道。

我仔细的盯着云霄,他肯定有事情瞒着自己。

我机智的说道:“我怎么看着不像?我还是特别的了解你。”

慕容云霄那一脸挣扎的样子,想要说但又止住。

最后,他一咬牙,支支吾吾的说:“对不起,有些事情必须说出来。”

他又紧紧地搂住我。

肯定有什么事情?不会是有外遇了吧!

只是我不清楚而已,我也只能猜测。

有句话说的好,好奇心害死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