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背叛与死亡

“砰”

“紫槐,不要!”一道惊叫声随着枪声陡得响起。在这片寂静的雪山中显得格外地清晰。

“冷夜,冷夜,你怎么样的,对不起,对不起!”一名身穿红衣劲装的年轻女子心痛的跑到倒下的黑衣女子身旁,颤抖的手紧紧握着那女子的手:“冷夜,冷夜,对不起,对不起,我们不想这样做的啊。”晶莹的泪水从她脸上划落,滴在冷面苍白无血的脸上。

冷夜平静苍白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痛楚,睁着一双无神的眸子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为什么?”

“对,对不起,如,如果,我,我们不杀你,子轩,子轩。。。。呜呜,对不起,对不起。”

听了她的话,冷夜了然的闭了闭眼,原来是这样,所以她们才要杀了她吗?子轩?是紫槐的爱人吗?义父要她去杀的就是杜子轩,也难怪她会这么做了.

“对不起,冷夜,为了子轩,我只能这么做。”这时,身穿白身劲装的紫槐也跪在她的面前,冷漠的脸上虽然面无表情,但那双闪着晶亮的凤眸却透露着她内心的痛苦。

“这,这样也好。。。至少。。至少我可能解脱了。”冷夜并未生气,只是淡淡的笑了,绝艳脱俗的笑容,就如一朵寒潭中盛开的芙蓉,清新绝丽,不禁让在场的两人各个看呆了眼。

“冷夜,对不起。”她笑了,冷夜居然笑了!这是她们这十几年来第一次看到她微笑。带血的樱唇浮现着淡淡的弧度,昙花一现般,令人以为那一瞬间是自己的错觉。冷夜是她们的队长,也是队里能力最强的一个,每次的任务她都能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应付,而且手法完美,从不出任何差错。这也是她们敬她如神也为何会在这里开枪射她的原因,因为她太强了,如果不在这里杀了她,那杜子轩就。。。。

“冷夜,对不起,原谅我,我没有办法!”紫槐低下头,晶莹的泪水早已不受控制的滴在她的手上。

:“走,走吧,你们。。。。有多远。。。就走多远。。。。。青。。。青龙。。。门或许是。。。是个。。。藏身之处。。。那,那里。。。他。。。他没有。。。去。。。”冷夜静静的躺着,温热的鲜血不停从她的胸口涌出。“不,要。。。。快。。快走。再。。。再不走就。。。迟了。”

“可是!”

“走吧!”

“不,紫槐,我们不能把她扔在这里!”红衣女子哭着不愿离开她的身边,她这条命是冷夜救下的,她怎能。。。。

“走.。。。。走吧。尘,尘雪。”冷夜淡然的看着她,用眼神示意她们尽快离开。

“走吧!”紫槐痛苦的拉着倒在地上哭泣的尘雪,迅速的奔离这片白茫茫的雪中。

天阴阴的,山上下着雪,没有其他的颜色。一切都是静静的,放眼望去,一切都是白,白的寂静,白的可怕。但在这一片白色世界中,却出现了一片血色。只见一位身穿黑色紧身衣的的女人卧倒在雪地上,温热的血从她的胸口流出,渐渐的浸湿了周边的雪,艳红的颜色在这片白茫的世界中,更显妖魅。黑色的紧身衣勾勒出她匀称柔美的身段,长长的乌发散了开来,原本手中紧握着的冰冷手枪也渐渐的被松开。

冷夜睁着眼睛茫然的看着四周的一切,一朵绝艳的笑从她的嘴角慢慢浮现。

原来,血也可以变得那么美,美的可以让人忘了一切的痛苦,一切的折磨。从小,她就不知道什么是幸福,也许,这才是幸福吧。至少这里没有暴力,没有血腥。

从她懂事以来,每天都过着打打杀杀的日子,从来没有一天像这样安静过,让她的心如此平静。从小,她就被义父收养,除了每天接受严酷的训练外,只能在晚上可以和自己的同伴们相偎在一起,静静的看着夜空中的星星,那段时光是她们最快乐的片刻。可是,这一切却被义父剥夺了,为了训练他们的无情与完成任务的毅力,竟让他们互相残杀。

在这场杀与被杀的残酷死斗中,她存活了下来,心也渐渐变得麻木。杀人只过是她们的一种游戏而已。每次杀人时,那溅在脸上的温热液体,腥甜的味道她早已尝得麻木。仿佛它不是人类体内流趟的血,而是某种红色染料,随处可见。

做杀手这行,不是杀人就是被杀。对于生命她早已看透。这个世上,她是孤独的,没有朋友,没有伙伴,因为,杀手不需要太多的累赘,最不需要的就是感情。

这样的生活,那早已过得麻痹。如果能这样死去,那就太好了,至少可以让她解脱所有的一切。

没有焦距、空洞的冰眸慢慢的闭上,嘴角的笑意未退,冷夜渐渐的放松自己疲惫不堪的身体,静静的等待着死神的到来。。。。

天渐渐又阴沉下来,鹅毛般的大雪漫天飞舞,温柔的替她披上一件雪白的长毯,与这浸白的世界合二为一。

天?这就是通往地狱的道路?冷夜此刻站在通往黄泉的路中央,看着面前这条延伸向远方的大道。心中惊疑不定。两排长长的白色灯笼整齐的挂着,照亮了周围的一切,还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远处的山,路边都种着大树,整个样子,真是像是林阴大道。要不是自己透明的身体证实她并非在人世间,否则,她真有些怀疑这只是某人的恶作剧。地狱如果是这个样子的,那么天堂不就。。。。。。回想到自己小时候,孤儿院妈妈对她讲故事中的天堂是那样的美好与祥和。可是,苦笑的摇了摇头,这辈子,她杀人无数,想上天堂,恐怕已是件不可能的事。

一道莫明的引力令她不自觉的身着大道的尽头走去,正当回神之际,天外不知哪来的一声响雷,不偏不倚的正中她的身体。她只觉着眼前一黑,便什么也没有感觉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