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被冤枉了

  • 同桌来自未来
  • 一点点唐
  • 2868字
  • 2021-10-24 00:01:57

唐子其正在背英语单字,后背冷不防被人拍了一下,见王小另用一个十分装逼的姿势下巴往外一挑,示意自己和他走,他身旁的王乐乐两手插在裤兜,弯腰驼背,昂着下巴一脸深沉酷酷望着教室内。

这是什么姿势?霓虹国不良少年风是吗?

他们不过前几天可不是这样的,王乐乐会变得喜欢蹲坐在椅子上,用两只手指夹着手机接电话,王小另会变成跑步时双手往后摆的忍者跑。

到了走廊上,王小另从口袋里抽出白纸卷成的烟,薛定谔式的抽起来。

“我知道是谁打小报告了。”

“什么?”

“那个把我的话讲给孙老师听得,昨天大明有经过办公室,看到于琦进去了,下午她给孙老师送作业,肯定就是她跟孙老师说的。”

唐子其不记得这件小事了。

也怪不得他,王小另高中三年都与他同班,被罚的次数没有几十也有上百,基本跟成绩无关,而是个人行为。

“我准备找个机会给她一个教训。”王小另熟练得抽着薛定谔的烟。

“要让她知道,男人的事情,不是她能管得。”

王乐乐跟着点头。

唐子其看看两人。

反正怎么做也脱不开丢只青蛙,在课桌里放玩具蛇之类的,故意给人指错路这些选项,他想于琦大概也不是会被这种小伎俩吓坏的人。

××

等早上英文小考成绩出来,唐子其松了口气。

他原以为自己就考个七十了,没想考了八十七,比刚回来几天动辄四五十不及格,昨天的挑灯夜战总算有了效果,前面有人问于琦考得怎么样,于琦细声细气的说自己考的差别问。

事实上论英文成绩,于琦没有掉出班级前三过,嘴上说考得差,面上却是一派舒心微笑。唐子其记得于琦后来大学也是读了外语专业。

果然有同学笑闹着掀了底。

“于琦考的可高了,班级平均八十二,她考了一百二十八。”

王小另现在认定于琦是凶手,对她挑鼻子瞪眼睛的,手插裤袋靠坐在唐子其桌上抱怨。

“明明就考得好,还在那装,小母牛上天呢!”

王小另坐在自己桌上,而自己午休还得趴在上面,那可不是屁味?唐子其觉得有点心理阴影,想把王小另喊下来,谁想苏小九正好把自己的考卷收回抽屉,王小另眼角一瞄,发现新大陆。

“嗐!苏小九同学厉害啊!一个小考就考一百三十二分。”

那嗓音可赶上全频广播的喇叭,一下前面围着于琦恭维的同学哑了声。

王乐乐还眼疾手快,把苏小九的考卷抢走,在手上亮给大家看,苏小九急的啊了一声,唐子其立刻跟着站起来,反手就把考卷抽走,他的反应早练出来了,哪怕肌力没跟上,反应也比当年的自己快得多。

一晃眼,考卷就从王小另手上到了唐子其手上。

“喏,给你。”

苏小九愣了下才匆匆收起自己的考卷。

王小另手上眨眼一空。

咋回事?

下一秒就被唐子其无情的从桌面推下。

“我中午还要在爬桌上睡呢!以后就不要坐我桌子上。”

“为什么不能坐的,兄弟咱还一个瓶子喝水呢!”

话题跑偏了,后面王小另顾着争论兄弟情谊,直到上课钟敲响,英文老师进来,才一溜烟回到位置上。

他们的英文老师是女的,叫黄明秋,因为鼻梁上长了颗很大的痦子,班上同学私下就喊她黄痦子。很不幸的,这位老师就属于那种蠢坏的大人,那种以成绩划分学生好坏的类型推崇到极致,不了去解班上学生其他情况就一棒子打死分个三六九等。

她一进来就沉着脸,课堂讲义往讲台上重重一放。

“这次考试,你们考的都是些什么东西,亏我还出的都是上课讲过的重点内容,真是我遇过最垃圾的一届学生。”

她这话一出,下面有好些学生面带不服,有些面带羞愧,有些懵懂。

以前唐子其不懂,也是懵懂那类人,现在重活一次自然看得清楚,她出的不是普通上课内容,而是刁钻出了许多专题内容中单字变化型,才使得平均成绩被拉低,他这回记得黄老师的逻辑,才能考的过平均以上。

世上有种人不见得你有丁点好,巴不得见你在烂泥摊里挣扎,你越沉沦她就越开心,稍微有点起色立马开始打击的你自信全失,继续再浑浑噩噩沉沦下去。

体验这种人上人主宰他人命运的感觉。

其实这是个很纯粹的坏,她没有任何目的,而老师在教育体制处于优势地位,他们也是班级这个小团体里的明灯,总有一小撮的人利用这些妄想支配学生,就比如黄明秋这类人,既然是在这种逻辑下养成的,喜欢守着自己的小成绩炫耀,也见不得自己认为低等的学生有丁点的好。

这种习惯了这种感觉后,并不会因为其他事物改变而好转。

唐子其想着,脸上不由得浮出讥诮笑容,被黄明秋老师一眼看见。

“虽然你们考得差,那也是靠实力,毕竟就那样了老师不会怪你们,但如果有人作弊取得成绩,那就别怪老师——唐子其!你站起来。”

众人视线一下集中在唐子其身上。

虽是未来没有发生过的事,但对于现在的唐子其而言,有什么好惊慌的?

他慢悠悠的站起来,面带微笑。

“老师,什么事?”

“笑,你还笑得出来!?你说说看你这次考了多少分?”

“好的,不笑了,考了八十七分?”

“不要回嘴,考了八十七分是你的真实成绩吗?!”

“老师这是我凭实力考,你怎么能怀疑我?”

黄明秋这种人就是属于蠢坏的那种,只想着怎么惩治学生。唐子其的眼神有些黄明秋心底发毛,血气方刚的少年郎,就那样估量着她,从中透出一种鄙视讥讽。

被她分到低等行列学生竟然在讥讽她?

“八十七分啊,唐子其,请告诉我你这成绩怎么来的?”

“认真读书读来的。”

“呵,读来的,就凭你以前的英语成绩,也不过是堪堪及格,最近一次还不及格,怎么换同桌回来第一天你就考好了?而且这么凑巧,你身边的同桌苏小九是这次全班第一?”

全班第一四个字出来,在第一排本来转头看向唐子其的于琦视线移到苏小九身上,冷冷一瞥,然后又坐回去,坐直身子。

于琦的同桌女生只敢偷觑她。

“嗯,是很巧,不过我可没有作弊。”唐子其点头。

黄明秋有点怒不可遏感觉他还死鸭子嘴硬。

“到这时候还嘴硬,你要是不说实话,以后我的课你就到外面去听!”

“黄老师,没做过的事情就是没做过,你要我怎么承认?您这判案方式,可赶得上儒林外史里的酷吏了,苛政猛于虎,令人畏惧。”

王小另听不下去了,他直接举手站起来。

“我作证唐子其昨天看书去了,本来我们约好出去玩都没去,后来看到他和苏小九在图书室复习了。”

同是罚写苦主王乐乐也站起来。

“老师,我也能证明。”

那时在场同学也纷纷表示可以证明!

黄明秋撇了撇嘴,倒三角眼闪烁一种愉悦的恶毒,她的语气突然变得诡异轻柔。

“证明什么?有读书等于没有作弊吗?我是老师,你们会比我更懂学生水准的差别?正是因为唐子其考出了与正常绝对不符合的成绩,我才觉得奇怪,都要怀疑你们这些维护他的同学是共犯,都是在包庇他。”

“你们这些人能包庇他现在,难道还能包庇到他高考?”

“你们这是在害他!如果唐子其不承认,那你们就一起跟他去教室外站着好了。”

一只白皙的手颤颤巍巍举起来。

“老师。”是苏小九的声音。

“我不舒服想去卫生间。”

不合时宜的要求,黄明秋一愣,但见苏小九捂着肚子,满脸苍白,还是让她去了。

唐子其望着苏小九踉跄离去的背影,顿时心里感焦急慌乱。

“我会向班主任和教务处反应,凭什么老师就能没有任何证据随随便便就诬陷学生作弊了!”

“反了天了,还向班主任反应呢,笑死我了,现在!立刻!给我出去......!。”

黄明秋气急败坏从讲台上走下就想手中的戒尺挥向唐子其时!

刚才匆匆离去的苏小九带着班主任现身教室门口,后面还跟着其他老师。

班主任郑老师微微颔首,像女王般那样进了教室,鞋跟嘎哒嘎哒敲响地面。

全班同学都知道,班主任和这位黄老师不对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