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体育课上的她

  • 同桌来自未来
  • 一点点唐
  • 2062字
  • 2021-11-01 17:18:57

其实说实在话,苏小九挺不喜欢被人盯着看的,尤其是这种公众场合。

以前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她从小就是个活泼好动的性子,但自从前几年,发生了一次意外,再加上之后家里出的那些事……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但苏小九自己心里最清楚,记忆里的那个神采张扬的小姑娘是真的回不去了,思绪飘远,她的脚步微微一滞。

唐子其已经走出去两步了,留意到身边的人没跟上来,他停住,侧着身向后一看:“怎么停了?”

“嗯?”苏小九回了回神,发现周围一圈人都在盯着他们两人看,眼神各异。

有震惊的——“卧了个槽!这位小姐姐是哪里来的勇士,居然敢和大佬一起走?”

有不可置信的——“女、女的?我没看错吧,大佬身边站着的是个女生?”

也有有羡慕嫉妒恨的——“我也想站在他身边!忤逆老师怎么了?再说也不是他的错,帅就完事了!五官就决定了我的三观,就冲这个颜值,他打死我我也愿意!”

这时,站在八班队伍最前面的班主任郑莉莉遥遥看到了他们两个人,她身材比较矮,掂着脚看着,隔着距离挺远,她也不确定那两人是不是唐子其和苏小九。

于是,她问站在旁边的体委:“王同学,你看那边那两个同学是不是咱班的?”

王小另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看到唐子其留给他的一个潇潇洒洒的背影,他的略微思考了一下,才点头说:“是。”

“那你用喇叭叫他们一声。”郑莉莉又说,“这俩孩子估计找不到咱班在哪儿了。”

“啊?我、我叫啊?”王小另这下连手都开始哆嗦了,怀里抱着的喇叭差点没接住。

他憋了一会儿,实在觉得自己没有勇气在大庭广众之下喊同学的名字太尴尬了,编了个理由出来:“老师,我感冒了,嗓子疼,没法儿大声说话。”

“那你把喇叭给我,我喊吧。”郑莉莉没多想,说。

为了方便一会儿跑操的时候喊口号,每个班的体委那里都分了一个大喇叭,如今这口号还没喊,大喇叭倒是先派上了用场。

王小另像是甩烫手山芋一样赶紧把喇叭递了过去,郑老师接过来,将音量调到了最高,然后清了清嗓子,喊道:“唐子其同学!苏同学!你们俩站跑道上干什么呢?这儿——咱班在这儿!”

郑老师的大嗓门配合着大喇叭的威力横穿整个操场,传到了唐子其和苏小九的耳朵里,操场上霎时一静,连各班的带队老师都向两人看了过去。

唐子其:“……”

苏小九:“……”

跑操队伍横六人、竖八人的依次排开,最外圈那列领头的是体委王小另,郑老师又点了几名看起来体力比较好的男生站在第一排带队,唐子其在最内圈那列队伍的头上。

跑操每个班都有一个领操喊口号的,别的班都是体育委员或班长负责,班主任则别出心裁,让全班五十八人轮流负责,按学号顺序每人一天。

这样既可以提升学生的积极性,也可以让所有学生有表现的机会。

从而可以达到锻炼学生胆量的目的,不然有些学生到高中毕业可能也不敢在全班同学面前露脸,这是很失败的。

所以郑老师时常组织些班级活动。

比如每天语文课前让一名学生读一篇文章,也是按学号轮流,文章学生自己选,也可以是自己写的,或者是点评推荐一本书、点评书中某位角色,亦或者分享自己的读后感。

如果学生能背下来脱稿最好了。

唐子其中考成绩在全班中游,学号是按中考成绩,下周差不多轮到他了。

郑莉莉在班级管理上没得说,带过的班级口碑一致的好,她一点都不温柔,而是严师高徒,学生对她却很敬畏,哪怕平时很皮的学生见了也人模人样。

跑操每个班都有口号。

高三八班的是‘拥抱青春、挥洒汗水、看我八班、展我班威’。

完全符合高中党备战高考改变命运的倔强精神,还是全班同学共同的杰作,可不是个人主义,而是全班学生在班里讨论很久得出来的。

高中毕业之后,这现在让学生最痛苦的早操应该会成为回忆中浓重的一笔。

跑完早操是班主任例行训话,有事说说,没事解散。

“迟到问题我现在都感觉对牛弹琴了,尤其是住校生,走读生都能准时甚至提前到,住校生有什么理由迟到,你们现在高三了,我不要求也不提倡像你们的前辈那样起早贪黑,但是到了起床时间就起,”

“你们应该都有定闹钟吧,早起十分钟很难吗,做不到的话早起五分钟,以你们有些男生的速度早起五分钟洗脸刷牙也够了......不多说了,迟到的学生自己心里清楚,明天开始,迟到的每人自觉写五百字的检查,”

“上数学课在全班检讨,别抱怨我让你们在全班出丑,你们迟到当着这么多师生慌里慌张的跑也没看出来你们有觉得丢人,”

郑莉莉看似严肃、不苟言笑,但她无论上课还是讲话,一点都不古板,平和而认真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幽默,让学生无可辩驳,让学生轻松接受训斥的同时感到愧疚。

“解散。”

说完,郑老师摆了下手转身离开操场。

班主任的声音结束人群散开。

苏小九动了起来,唐子其静静地看着她。

看她握起小拳头、看她踢踢小腿儿、看她鹅行鸭步,那马尾一颤一颤的,眼中的她是如此的可爱、青春、美好。

同样的校服下,跳动着不一样的心,只有她像是迷路的小鹿,慌慌张张地闯进他寂静的森林中来,小巧的蹄子踩在水洼中,溅起泥点,柔软的身子扰动枝丫,惊起一群飞鸟。

唐子其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画家或者艺术家了,他眼中的世界是光与事物的微妙联系。

他把眼睛变成镜头,眯起眼睛,模糊周围,光影的斑驳中,她就成了一幅画。

直到她来到身边停止,他才回过神来,面前的女孩儿,双手自然下垂叠放在身前,依旧是乖巧的模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