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枚与国主

  • 生存礼
  • 姬雨
  • 1625字
  • 2018-02-20 14:26:32

枚与国主

枚停下了脚步,面前出现了一个人。

枚与此人闭口不言,看着对方,像绝世高手一般,圆月,紫荆之巅,不必多言,拔剑便知对方心之所想,只是没有圆月,没有剑,周围尽皆黄色。亘古的黄色,还有一群不知活为何物的人类。

“镜中水。”

“水中镜。”

枚与此人相视一笑,镜中的水,水里的镜,谁能分的清,是水还是镜,黑暗中彼此相视,大家都一样,同样在黑暗中的人会相互吸引,不需要刻意,就能读懂对方,明白彼此心中所想,看着这些人的时候,枚不觉得国主的做法有多残忍,有人是否想过,曾经的少年如何成为现在的国主,谁愿意孤独一生呢?!

“枚。”

“国主。”

“我想我等的应该足够久了,已经没什么耐心了,一秒钟也不想再等。”

悲哀寂寞的人,枚内心里隐隐能察觉到他的挣扎与痛苦,这世上每个悲哀的人都在寻找答案,因为痛苦矛盾,他们需要能让心里不再迷茫的东西东西,是永住黑暗,还是触摸阳光。

十年前,国主曾是只是一个少年,他那时愿望很多也很简单,希望自己的酒**亲能少喝点酒,希望自己的母亲能够回来,哪怕只是简单的看自己一眼,希望希尔老板能多给自己一点工钱,这样他就能早点买那本《地心环游记》,听说里面的世界比想象中的还要精彩,他也希望他的女神梦梦能多和他聊聊天,梦梦可是镇长的女儿,不仅家室好心地好人长的也好看,女神能做他女朋友就好了。

他觉得自己很贪心,所以他也从不去奢求什么。

有一天他以为自己离梦想很近了。

“小动,别打工了,来我家里,我给你看一样好东西。”

“小动?!貌似好像是在叫我耶,而且这个声音是,果然是女神吗。”少年激动的声色溢于言表。

“好,好,好,好呀。”

“哈哈哈哈哈。”

“梦梦笑起来太好看了。”

单纯贫贱的少年远没有意识到为何真正的单纯贫贱。

......

“梦梦,你要干什么,你你你别过来.....啊啊!”少年没想到幸运日变成了地狱日,面前这个拿着刀满脸鲜血要杀自己的女人,真的是自己的女神梦梦吗?!

“闭嘴,你这个卑贱的杂种,我的名字也是一个乞丐的孩子能叫的吗?乖乖让我杀死做实验。”

......

事情了结的比想象中要快很多。

镇长的整层楼里洒满了鲜血,只有红色的少年走了出来,少年年任凭镇上的人把它抓到绞刑架上,任凭镇上的人对他谩骂侮辱,承受着最恶毒最肮脏的话,他知道没有人会相信他说的话,他最后想见他酒**亲一面,至少这世界上有一个人能相信他,知道真相。

他没有等到那个酒鬼,他知道这个时候应该是那个酒鬼的喝酒时间,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是那个酒鬼的喝酒时间。

少年内心充满黑暗。

......

“也许从我这里你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呢?”枚不知道国主凭什么认为他从自己身上一定能找到答案。

“不,你身上绝对有我要的答案。”国主出奇的自信,枚看到国主的余光落在他身后的紫身上。

突然,枚身体不能动了,眼前出现了密密麻麻透明圆形“水滴”。

“被压缩了一百倍的空气,硬度强度堪比钢铁,马上这些“水滴”会飞向你,速度是音速,每一个的威力大概是末日前普通枪械威力的十倍左右,也就是说现在不能用能力的你如果被打中整个人会化为尘埃。”国主很贴心的解释了一下。

“紫,快离开我身边,不然会死的,快点,别白白浪费了我救你。”枚知道这个家伙可不是在危言耸听,躲不开就真的死了,一个疯子憋闷了十年的疯子你还指望他有什么顾忌。

“紫!”

枚的一声喊叫被无数破空声淹没,“水滴”落在地上,激起了无数烟尘,黄土漫天,一时间什么都看不清。

风吹,烟尘散尽。

枚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那里。

而紫正死死的闭着眼睛,抱着枚的胳膊,在枚的身后不停得发抖。

喵!

好吧,还有趴在紫的脑袋上懒洋洋的猫。

要不是及时从紫身上提取了一点时间之力回溯了周围空间的时间,这次,可就真的死了。

“我对你这类无聊的做法充满理解,但也充满厌恶。”心里有种很怪的感觉,就像是当年那个白衣女子不听自己劝解时一样的感觉。

是怒火,比当年还要强盛数倍的怒火。

而这一刻,国主笑的很开心,不是笑枚,而是他终于得到了答案,黑暗的人也有接触光明的机会,真正的光明是存在的,真的有家人的存在,比生命还要珍贵的家人,可惜的是,刚得到答案可能就要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