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少年与国主

  • 生存礼
  • 姬雨
  • 2239字
  • 2017-03-21 16:00:12

少年与国主

凉凉的,冰冰的,好像是水......

很难喝的水,从没喝过这么难喝的水......总觉得再喝几口可能会被“毒”死......

猫呢?!

枚突然睁开了双眼,紫发,还有紫发小女孩的脸,比之前见到的时候干净了一些,还有猫!猫在小女孩的头上懒洋洋的打着哈欠,一副悠哉的样子,瞟都不瞟枚一眼。

切,果然是个无情的家伙。

枚突然睁开眼把小女孩吓了一跳,慌乱地退了两步,手里的碗和勺子掉在了地上,水洒了一地。

“这是哪里?”说着枚下意识的抬起手想拿出储存空间里面的可乐喝上一口,可惜,失败了。

看来能力还没有恢复,储存空间打不开,末日以后枚还是第一次有一种无力感。

“不不不不知道...”说完小女孩把头低了下去。

“这里是重生国,你现在在我家里,咳咳咳咳......”枚的耳中传来男性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

“重生国?!”枚看了看四周,黄色的墙壁,房顶,泥房子,自己现在好像在一个很早以前的土房子里。

只听那个男子接着说道:“就是一个称谓,说白了就是某个强大能力者的地盘,咳咳咳咳......”

又是一阵咳嗽。

“这样,倒是不稀奇。”枚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建立势力笼络资源,遇到末日这种机会但凡有点能力有点野心的人都会这么做,任何世界,都不缺乏追求主宰二字的人,不然要力量有何用呢?

枚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到眼前这个人,应该是中年人,但看上去比中年苍老很多,头发花白,面色苍白憔悴,久病不治,精气受损。

“年轻人,不管你从哪里来,是什么人,醒了就快走吧,带着这个小姑娘赶紧离开这里。”中年男人说话闭上了眼,大口喘这粗气,显得极为疲惫。

“我们继续在这里会有危险吗?”很奇怪明明昏迷的时候自己都没有危险,现在醒了反而有问题了。

“不是有危险,比危险要坏很多,哎...”中年大叔叹了口气,拿起他旁边桌子上放着的泥制黄色杯子浅浅的喝了一口水,神色忽然有些落寞。

有故事?

人人都有故事,有故事是人很有趣的一个地方,枚末日没事的时候很喜欢看那些小说故事,历险,爱情,黑暗,这是除了游戏外,枚有兴趣的点之一,既然现实遇到了,枚自然不会放过。

“这里发生过什么事吗?”

“年轻人,你还真是.....”中年人也是第一次见听到了有危险不仅不慌张还变得兴奋了的人。

“既然遇到了,不听听故事岂不可惜了。”

“你还真是,好吧,既然你这么想听,十年前,这里还是一个不算富裕但很平静的镇子,镇子上的每个人都很满足,大家一个个都很幸福,直到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事,咳咳咳咳咳......”

这个人应该是得了结核一类的病,末日之前是一种很好治的病,现在,大概是因为末日资源紧缺没有相应的药品所以一直治不好。

“一件事?!”天下的故事似乎都是以一件事为转折的。

“是啊,一件事。”中年大叔说道这里眼里中隐隐透出不忍和后悔,说道:“一个本来应该消失人回来了,镇子里最不受欢迎的人,乞丐的儿子,酒鬼的儿子,死刑犯,他十六岁的时候杀了镇长全家,奸污了镇长十五岁的女儿,最后甚至残忍的杀死了她,所以他回来后,整个镇子的平静被打破,镇子上所有的人要求判他死刑,他被送上了镇上从不曾用过的绞刑架上,他临死前,想见他的乞丐酒**亲一面,镇上的人认为如此残忍灭绝人性的人根本没资格提出任何要求,他们拒绝了,也是那时末日来了,前所未有的恐怖降临,天空中下起了漫天火雨,茫茫然一片,根本逃不掉,所有人绝望了的时候,他救了所有人,之后他找到仍旧在酒馆宿醉的父亲,走到他父亲身旁,蹲下来对他父亲说:‘只有活人才能接受惩罚’......”

“看来故事是听不完了。”枚话音刚落,轰的一声,木质的房门碎了个稀烂。

“奉国主的命令,带来历不明的外来者去见国主,包庇他们的人也一样。”来的人眼神异常凶恶死死地盯着枚。

十六岁的少年,国主,只有活着的人才能受到惩罚’,比想象中要有意思得多。

枚瞥了一眼来的人,熟人啊,这不是被他打劫的络腮大汉。

小女孩见到络腮大汉后极为害怕,躲在枚身后,攥住了枚的衣角。

走在一条还算宽敞的土路上,四周都是低矮的土房子,和曾经的现代化高楼房屋天差地别,更像人类曾经原始社会,以荒野中的环境条件,枚想也就是如此了,枚见到了很多人,男人,女人,小孩,这是末日后枚见到的人最多的一次,枚也大致明白了故事中那位少年口中所谓的惩罚是什么,残忍又合适,古时某些宗教会把人变的成信仰的傀儡,只信神明,不知情感,神的旨意胜过一切,这位国主做得比那些玩弄宗教神明的家伙更加彻底,只是活着的劳工。

“你看到了吧,这里简直就是地狱。”枚身后传来中年大叔颤抖的声音。

“那个戴着眼镜的人,他叫明海,十年前是镇上教书的,水平一般,但对学生很有耐心,旁边那个是他的儿子。”

“那个就是那个脸黑黑的女人,她叫忧心,原来是镇山老年公会的急救护士,对老人很好。”

“现在在你面前这个男人,瘦的像竹竿一样的家伙,人们都叫他胖爷,原来他是很胖的,政府大楼的,他很热心,大家有困难都会找他解决,他原本有个女儿。”

“还有,这个......”中年大叔一边走一边像枚述说这里每一个人的曾近,他的名字,他的过去。

“还有那些孩子,末日后出生的孩子,他们刚出生就...”说着中年大叔眼泪流了下来。

这里所有活着的人眼中没有一丝神采,犹如死物,他们被剥夺了人类最为特别的灵魂,全部都成为了没有感情麻木的行尸走肉,只知道活着而已。

枚想起了小女孩,第一次见面时死寂一般的眼睛,同这些人如出一辙。

“喂,你以后就叫紫吧。”枚头淡淡说道。

听到枚的话,小女孩愣了一下,眼底深处那潭死水泛起了点点波澜,风起了,水就动了。

名字是证明活着的第一个烙印。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