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枚与紫

  • 生存礼
  • 姬雨
  • 2056字
  • 2017-03-17 10:29:28

枚轻轻一挥手,面前的两个货物箱子应声而裂,箱子里冒出一阵浓郁的白色寒气,木屑碎了一地,其中的东西也散落了一地,腊肉,冻肉,各类膨化食品,可乐,一个紫发小女孩。

不知不觉枚把紫发小女孩归到了货物一类。

“这两个人一个重力能力者减轻货物重量,一个冰能力者保持食物不变质,还有一件奇怪的能反射光芒减少热量的薄膜,怪不得能在这炎热的荒野中运送货物,可能是属于某个势力,刚才听到国主什么的。”枚原计划是问一问现在这个世界的状况,但是在那种情况下枚也就懒得问了,但大致还是能从那两人只言片语中推测出一些。

枚近距离瞥了一眼小女孩,确实是难得美人胚子,发育的也不错,加上那头无时无刻不散发着神秘诱人的气息天生紫发,难过那个络腮大汉有了歹意,不过小女孩那双眼睛.....一双似乎没有了绝望的眼睛,枚只是看了一眼,一瞬间枚有一种被拖入荒漠的感觉,寸草不生,没有任何生的气息,荒凉的毫无希望的一双眼睛,毫无一个人类的感觉,更像是一个死物。

真是个惹人怜惜的小女孩,任谁都无法抛下她吧,只是大概不包括枚。

枚走了。

枚看到了小女孩眼中的荒凉,但在枚看她的某个一瞬间,枚发现那种荒凉消失了,枚看到了她那眼底深处生出的渴望,似乎是对生的渴望,枚这个人对渴望有一种异于常人敏感,即使只是一丝即使只是一瞬也逃不过枚的眼睛,枚知道这种渴望没有错,可是枚心里就是对此有一种极度的厌恶,是对渴望的厌恶,他想起了末日那一天那些人类每个人的眼中疯狂的渴望,他想起了那一天轮椅上那个身着白裙女神一样女子曾经拒绝他的时候眼神中透出的对白马王子的渴望,他想起了自己在那个地方的那些大人眼中无休止对金钱权利渴望,人类总是这么贪婪。

枚没看到,随着箱子的破裂掉在地上的紫发小女孩,艰难的爬了起来,抬起头,一直盯着枚的背影,目光坚定。

......

枚想过小女孩在自己走后无数中可能或是反应,但这一种,枚从未想过。

毫无疑问,普通人在荒野中行走是一件十死无生的事情。

可是,紫色头发的小女孩跟了自己已经十几个小时了,自己走一步她就走两步,可是时间越久,她却离自己越来越远,远到自己现在自己几乎已经看不到她。

咚!

荒漠中这个声音不是很显眼,却清晰的传到枚的耳中。

枚很想否认自己的在意。

“终于倒下了吗。”

枚停下了脚步。

同一刻,枚已经出现在了紫发小女孩面前,漆黑的影子笼罩了小女孩幼小的身躯,高温下,地面仿佛都在燃烧,女孩双眼紧闭,脸上原本健康的皮肤已经被晒得干瘪,一点汗都流不出,眼睛上面两条细细的眉毛紧紧的拧在了一起,痛苦显而易见,没有一丝血色,惨白的嘴唇严重开裂,身体很多部位的皮肤呈现出深深的棕红色,像被晒干的蔬菜,很多器官衰竭甚至死亡,濒临死亡,甚至可以说已经死亡,也许这一刻,也许下一秒,小女孩的生命如冰冷的狂风中随时会熄灭的蜡烛。

为什么?!

枚不懂。

只是一个体质一般普通小女孩而已。

他怎么可能荒野中紧紧的跟了自己十几个小时,凭什么?是凭借她那身破破烂烂几乎都是布条组成的衣服的保护?还是怀中那个一直被她抱的很紧的硬邦邦不知道什么材质做成干粮?或是凭借脚下用茅草编制可几乎已经没有了茅草的鞋子?她就在这恐怖烈日下日下死命的跟着自己,一步一个脚印在这荒野中走了十几个小时,自己没有停下,她也没有,在枚看来,她早该离去,或是死亡。

明知跟着自己必死无疑还执着跟着自己的紫发小女孩吗?枚实在是没有办法不在意。

“我要是晚来一秒她应该就死了吧,器官基本上都濒临死亡,肾脏,肝脏,已经死亡,有就算死亡也不能放弃的东西吗?!”枚抱起倒在地上的紫发小女孩低声自语,张口吐出一个小小的白色气泡,气泡逐渐膨胀把枚和小女孩包裹在了一起。

没想到,自己竟然在短短的几十个小时救了两次人,还是同一个人,当初的自己眼睁睁看着一个城市的人死亡殆尽,现在却放不下一个普通小女孩。

几分钟后白色气泡逐渐收缩,枚和紫发小女孩再次出现在这片灼热的荒野中,枚怀中的小女孩此刻呼吸已经非常的平稳,也无刚才的痛苦神色,闭着眼睛,安静恬然,面色带着些许红润,显然已经脱离了死亡,甚至比之前被绑起来时候要好很多。

“先用时间之力把她衰竭的生命力静止,之后再时间倒退,挑选一个相对健康的状态,然后用时间之力护住她的器官经脉,最后再慢慢调养,一点一点抽走时间之力,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吧,不过,没想到时间之力对生命体使用竟然如此艰难,呼呼呼呼......”枚说完接着就是一阵喘气,脸色苍白的可怕,整个人被汗水浸湿,本来为了避免酷热枚让自身处在空间夹缝里,可是此刻也不得不脱出那种状态,能力使用过度透支,枚的视线开始模糊了。

“结界吗?!”

隐隐约约,枚从他那模糊的视线中发现了前方一处不同的地方,那里的光芒同之前捡到紫时候遇到保护那两人地方反射出一样的白芒,一样的耀眼。

“似乎没办法了呢,如果在这里昏倒的话,我就算我能承受,她也不可能承受这酷热,只能搏一搏了,极限的空间移动,希望距离够。”脑海里想着,枚和小女孩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

“没有光?黑夜?嘿,看来是睹对了呢,最近运气真不错呢。”两眼一黑,枚昏了过去,其余的只能交给命运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