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旅行者与活着的人

  • 生存礼
  • 姬雨
  • 3163字
  • 2017-03-16 14:43:16

十日之后,午时,荒野。

两个太阳十年如一日极为过盛的恐怖热量,使地球上的大部分土地失去水分变得贫瘠,地球上很多水源湖泊渐渐干涸,很多土地开始荒漠化,形成了人们口中的荒野,生命禁区,永不停歇的炎热,没有水,没有食物,荒野的平均温度高达四十度,最高温度更是高达四十五度左右,常年的高温空气被烧的近乎扭曲,普通人在这片大地上连单纯走一会都是奢望,处于四十四摄氏度的高温下人体水分流失速度会增加百分之六十,人体蛋白质将近凝固,汗腺停止工作,身体无法通过流汗调节体温,没有大量水分补充和避暑之地,人很快就会死亡,纵然是很强的能力者也无法在这荒野中生活很久,能力者拥有能力但仍旧是人类的肉体,没有水没有食物,同样会死。

时过境迁水仍旧是生命之源,这就是碳基生命无法摆脱的枷锁。

茫茫的黄色将这片荒野染到了最深处,荒凉直冲天际,它不想被大地束缚,它要挣脱大地,把天空的蓝色撕个粉碎,给天空换上新的外衣,黄色中,隐约看到,一个黑色的小点在缓慢移动。

自然是枚。

走出A市的时候,枚想象不到外界竟然变得如此陌生,天上多了一个太阳,曾经的繁荣消失殆尽,一眼望去尽皆荒凉,大地犹如被撕开了一道道口子,周围一波又一波恐怖的热浪犹如实质像自己袭来。

“猫,我们大概走了快十天了,除了黄色就是些枯骨,别说见到一个喘气的了,连一个光合作用都没有。”十天以来,枚不是看见黄色就是走在去见到更多黄色的路上。|

“切,睡着了不理我吗,真是的。”

没有人,只有猫。

距枚不远处。

荒野中很普通的一处地方,有一个直径十米蛋壳状的透明薄膜,强烈的阳光照在薄膜上却只有小部分光能够穿透,大部分光芒都被反射回了天上,所以这个地方看起来比荒野中其他地方更加的明亮耀眼,可以隐约看到薄膜中有人影在晃动。

活着的人类。

“大哥,每次这种外出搜索物资的任务就让咱兄弟两出来,国主真是偏心,呸!”络腮胡子大汉,面色极为不悦,脸上布满了汗水,嘴上骂骂咧咧,说完之后一口浓痰被他狠狠得吐在了地上,手里马刀往地上狠狠得一插,拿出一个黄色的蒲团坐在上面靠在了身后的箱子上。

“老三,你又胡言乱语了。”回答那个络腮胡子大汉的话的是一位长相白净的男人,眉宇间显得极为疲惫,抬头看了一眼太空中两个太阳,眼底深处闪过深深的厌恶和畏惧。

荒野中行走是一件极为耗费体力和精神的事。

应该是末日后人类搜索物资团体,一般两人到三人组成,他们各自拥有不同种类的能力,搜索末日后各个城市遗留下的可用物资以及幸存人类,算是是荒野中最常见的一类人。

“大哥,这我当然知道,这种话传到国主耳朵里我就死定了。”络腮大汉用抬起手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长舒了一口气。

“恩。”白净男子恩了一声也没再多言,同样拿出了个黄色的蒲团坐了下来靠在了箱子上,取下腰间鼓囔囔的水袋狠狠得给自己灌了一口。

“大哥,说起来,我么这次运气真的不错,不仅在E市外围就找到了那么多完好的物资,竟然还在存放物资的地窖里找到一个小妞。”络腮大汉舔了舔那干涸的嘴唇,淫邪之意浮现在了脸上,转过头来把目光落在了旁边的箱子上。

其实末日后这种人这种事并不少见,甚至可以说是常见。

箱子上绑着一个紫色头发的小女孩,脸上脏兮兮但仍旧看得出小女孩是个难得的美人胚子,人被很粗的麻绳缠了好几圈和箱子绑在一起,耷拉着脑袋,四肢无力的垂在那里,一动不动,双眸中没有丝毫生气,像宇宙中最深处的死亡之地,除了荒凉就是死寂,没有光,只有无尽的黑暗,小女孩看起来像个货物一样。

络腮大汉站了起来,走向小女孩,小女孩还是个孩子不错,但在他眼里恐怕小女孩更多的是个女人,可以发泄的女人,白净男子坐在那里悠哉喝水,活在有了今天不知道有没有明天的世界,他们愿意做个禽兽。

紫发小女孩在络腮大汉站起来的时候,右手微微抖了一下,但随后又恢复了之前“尸体”的样子,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资格绝望。

禽兽络腮大汉,悠闲的白净男子,紫发小女孩,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一幕全部都落在另一个人的眼中。

枚终于找到了活着的人类。

很奇怪,毫无疑问,枚从心底里不喜欢人的,不然末日那天枚也不会一人不救,但枚又需要人类需要人类,不然枚也不会走出A市。

救不救?是枚现在急需解决的问题。

只是,在决定救不救之前,枚得打断他们一下,枚可不希望看某岛国变态小电影的现场直播,他可是三观很正的少年,遇到人了刚好可以了解一下末日后这世界的情况。

“喂,你们好。”

在荒野上经常搜索物资的人都知道一件事,荒野中遇到单独行动的人类绝不是一件令人值得高兴的事情,末日后有一条公认的真理就是越是强者他们的行事标准越是同常人不同,而能单独在荒野中生存行走的人一定是强者,荒野搜索物资多年能力者曾经总结出一条默认潜规则,荒野遇人,不看不听不理事,在荒野中行走很有可能你多看一眼就死了,现在的世界强者莫名其妙胡乱杀人可不是什么耸人听闻的新闻。

两人在荒野中搜索物资很多年,但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些单独在荒野中行走的人,第一次,所以他们非常的不安。

白净男子水袋放在嘴边却没有像刚才一样继续喝水,络腮胡子男人呆在那里停下了脚步,两人仿佛定格在了镜头里,咚咚咚咚咚......,两人心跳开始加速,僵硬的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这个人,一个头上顶着一个懒洋洋的黑猫的奇怪男人。

枚冲这两人眨了眨眼,嘴角扬起一丝微笑,末日之前微笑是表达友好通用语言,枚认为现在应该也没有变吧。

“你你你...是谁?”不过似乎效果不太好,两人越加的紧张。

“我,我是...。”,枚没有立即回答,想了一会说道:“就叫我枚就行了。”

就叫我枚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这名字还是你刚起的?

这两人想的不错,枚这个名字,确实是枚刚起的,在A市不需要名字,而在外面的世界确实需要一个名字,之前的名字,枚已经忘了,所以随便取了一个,枚等于没,一切都没了,很贴切这个世界。

“请问您找我们是要......”白净男子尽量让自己的表情谦卑些,语气卑微些。

“我想问...”枚刚准备说,却没有说完,想了一下,嗤笑一声,摇了摇头,像是在嘲笑自己。

寻求答案就像被求婚一样,他总是在你没什么准备的时候就跪下给你戴上了戒指。

“没什么,留下东西,你两可以走了。”枚瞥了白净男子一眼,淡淡说道,和刚才的微笑友好的态度判若两人。

没现在的表现,络腮大汉和白净男子反而觉得正常了,荒野中这些独行强者果然如传闻的一样,没一个正常的,现在他们反而安定下来,让他们走就代表他们可以活着。

救人无非两种方法,一种救走想救的人,一种杀光阻碍你救人的人,枚偏爱后者,不过能不杀人,枚不愿意杀人,无关残忍与否,只是不喜欢,枚是不了解这个世界的强弱,不知道这两人实力如何,但枚对自己的很有信心,枚了解自己。

“您能不能给我们留下些东西?!”络腮大汉听到枚要抢东西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小心翼翼问道。

“所以,是不走的意思吗?”

“老三,我们走。”

“大哥,你应该知道我们拿不回来物资会受到国主什么惩罚吧,至少我们能和这位大人商量一下拿回去点什么。”络腮大汉很不甘,辛苦两个月不仅什么都没得到回去还要受到惩罚,只因为面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说了一句话。

“我说,走!!!”

络腮大汉看到白净男子冷冽眼神身体狠狠得抖了一下,低下了头,默默拿起插在地上的马刀,一声不吭,走了。

“打扰大人您了。”白净男子说了一句,快速追了上去。

“大哥,我知道刚才是我冲动了,可是我不甘心,我......”

“我知道,其实大哥也不甘心,人只有活着才有资格不甘心,这么多年我们之所以能活到现在,不就是因为我们活的卑微活的小心翼翼吗?!国主的惩罚虽重,但总之我们还有命在,认倒霉吧。”

“哎,大哥你说得对,我们真是倒霉。”

“行了,大哥那里还有瓶好酒。”白净男子拍了拍络腮大汉的肩膀。

“嘿嘿嘿,大哥你那瓶酒我可是想了很久了。”络腮大汉嘿嘿一笑,两人肩并着肩消失在一片黄色中。

两人的话也清晰的传到了枚的耳中,看着两人的背影,有些出神。

只是为了活下去的可怜人,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