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回忆
  • 生存礼
  • 姬雨
  • 3375字
  • 2017-03-15 14:15:26

2037年六月十八日。

那是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日子,我达成了我喜欢的一款卡牌游戏的终极目标,不过,那也是我最后一次在那款游戏中和真人对战,那一日大家都死了。

原谅我很轻松的提及死亡,其实那个时代死去远比活着要轻松的多。

末日,其他人的末日。

那天,我记得很清楚刚好是星期日,早上九点左右,修理厂里轮到我休假,和平日里休息一样,我宅在家里,在电脑上玩一款过气很多年的卡牌游戏,当时的我没有任何的活动,这里的活动指是人和人之间促进感情的玩乐,没有人愿意同从小无父无母受尽欺凌并且一无所有的我做朋友,不得不说末日之前的人很理解也很适应真正的现实,所以现在的人应该算是蛮幸福的(轻笑),而我也不愿意同他们成为朋友,也许我的身份天生卑微,但这也不是我成为某种附属的理由,至少自由才算得上好好活着。

孤独吗?

当然,但不悲伤。

电脑是一台老式的笔记本电脑,垃圾场捡来的,十几年前早已淘汰了的玩意,不过胜在免费,而且修理一下还能用,垃圾场也不全是无法拯救的废物,关键在于怎么利用,直到现在我都记得我达成目标时我的那台老旧电脑屏幕上的景象,金色的光芒在整个屏幕中涌动流转,似乎随时能把整个屏幕爆个稀碎,像某种生命将要破壳而出,那个时候我很兴奋,连手都开始微微颤抖,一瞬间,对我来说却很是漫长,屏幕上的金光轰然爆裂,耳朵里没有声音,但脑海中的声音石破天惊,金色的“传说”字样倒映在了我的瞳孔之中,而后屏幕骤然一暗。

可惜,我那时没有办法细细品味那个我最有成就的一刻,说起来是有些遗憾。

咯吱...

同一时刻,窗子突然开了,风刮了进来,我猛然感觉头一沉,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在我的头上,软软的一条黑色的毛尾巴在眼前摇来摇去,同时,耳朵里响起一声恐怖的嘶吼!鼻中充满了浓厚的血腥味!

一只,猫?!

借着黑了的屏幕我隐约可以看到一只猫的轮廓。

我没有理会这只趴在我头上的黑猫。

因为,那声嘶吼那血腥味像是一个潘多拉的盒子,吸引着我,诱惑着我,我记得当时自己瞬间变得木然,像是被恶魔引诱的充满贪欲的无知年少,双腿自主动了起来,头上顶着一只黑猫走了出去,走出了我的住所,来了这平日里人来人往热闹的街道上,当时我住在3区56号街道下面的地下室里,房租很便宜,附近有一个蛋糕店。

我双眼所见,外面化为了一片炼狱......

低沉的嘶吼,喉咙里仿佛堵上了什么东西,上下两排牙齿疯狂的摩擦,哗撕,哗撕的声音给人阵阵悚然的感觉,眼球夸张的突起,布满血丝,瞳孔上没有焦点,黑色的线密密麻麻像蜘蛛网一样布满整个脸颊,嘴唇牙齿上染着鲜红的液体,人类的血,他们像野兽一样,嘶吼着,疯狂的扑向街道上一个个人,老人、小孩、妇女、大叔,所有人,疯狂的逃跑,求救,哭喊着,人们一个接着一个被疯狂的撕咬,接着又开始疯狂的撕咬身边的人,越来越多的“野兽”被制造出来,整个街道一片狼藉,只有绝望。

我同他们不一样,我一步步走的很慢,眼中一片茫然,找不到焦点,这个炼狱似乎与我并无任何关系,我不害怕这些“野兽”,一点都不,我来到街道的一刻,一个个“野兽”不停地扑向我,想要靠近我,撕咬我,我能清晰的看到他们那一张张变了形的恐怖的脸,嘴里鲜红的血,充满黑色纹路的皮肤,可是他们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触摸到我,我知道那个曾经的能力伴随着危险再一次觉醒了,这次我没有抗拒,我走着,听着,看着......

显然,在这片绝望中无法被攻击的我有些另类,我成了希望。

“求求你,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街上疯狂逃跑的人中,我很早就看到了他,我工作的修理厂厂长的儿子,平时总是一副亲民和善的样子,同他相比我可以说一无所有,金钱、地位、家庭、朋友、他拥有一切,大家都很喜欢他,平日里在修理厂看到他总是前呼后拥,人缘极好,我曾经也一度以为他是一个善良的好人,而这一刻,我的心在颤抖,在害怕,害怕眼前这个跪在我面前的人,刚刚我看到他把平日里同他关系最好的朋友推向了那些“野兽”,这样他才有空跑到我的面前,恳求我的帮助......

在他之后越来越多人看到了我,开始向“野兽”一样疯狂地冲向我,他们有的凶狠的威胁我,有的哭喊着恳求,有的愿意用他们最珍贵的东西和我交换他们的生命,我看到他们不顾一切疯狂的样子却更加的害怕,心灵好像要被铺天盖地的欲望压到窒息,脑海中不停地浮现那个阴暗的角落,那些大人贪婪凶残而又充满欲望眼神,想起我的家人们,他们无法闭上的双眼。

冷汗打湿了后背,我加快了脚步......

绝望,死亡与欲望在这凝重空气中继续碰撞。

“你需要我救吗?”

比起厂长之子,我其实第一眼就在慌乱的人群中看到了她,我经常光顾的蛋糕店的老板娘,她坐在店门口,坐在那张棕色似乎永远不会改变位置的轮椅上,长发,白裙子,淡淡的妆容,还有那双随时都在述说故事的双眼,忧愁且深邃,静静的如一朵盛开的无比纯洁的白莲,坐在店门口的她同样与这片末日之景格格不入。

“你走吧,不用管我。”平静的声音不带一丝的波澜,不过我感觉得到她的内心不似声音一样平静。

“他呢?”我知道我不该问这个愚蠢又残忍的问题,但我还是毫不犹豫的问了。

就像一个残忍的恶魔一样,用坚韧又狰狞的利爪划过她的皮肤,直至咽喉,当初为什么不相信我告诉你,你的那位丈夫是贪图的你的家产才对你那么好,执意和他结婚,我比不上他吗。

“你走吧,不用管我。”她的眼圈明显红了很多,眼眶中有某些晶莹的东西在打转。

早在我看到她的那一刻我便看到她的好丈夫毫不犹豫抛弃她遁入人群中疯狂的逃走,至始至终没有回头再次看她哪怕一眼,比绝望伤人的东西有很多。

她一直以来都是女神,集万千光环于一生,但她因为某次事故双腿残疾,她原本的爱人不想被拖累离她而去,于是那个男人出现了,一个一切都很普通的男人,老实憨厚,总喜欢傻笑,完全不嫌弃她残疾,追她的时候对她照顾有加,所有人都认为这个男人对她是绝对的真心实意,于是她决定嫁给他,带着她的店面,所有人里除了我,我亲眼所见那个憨厚男人面具下可怕的伪装和欲望,从现在开始,一切都过去了。

最后的末日里,对她,我亲手拉开了残忍的幕帘,看到她哭泣的那一刻我很怜惜也隐隐觉得痛快。

我没在劝解,慢慢从她身边走过,渐行渐远,她也离我而去,手在抖,内心的害怕更加的深邃,几乎挥之不去,就像小时候躲在阴影下的自己。

我再次加快了脚步,那些“野兽”快速的咆哮着饥渴着从我身边飞过,所有那些我见过的我熟悉的我认识的人也是如此,不知不觉我穿过了整座城市,绝望一直持续到夜晚,夜很寂静,我不再害怕,回了家......

我是枚。

2137年6月18日深夜

毁灭与新生

2037年六月十八日,这是一场真正的末日,为什么说是真正,因为这场末日是无法躲避的,不论为末日做了多少准备。

全世界范围内同时发生了不同的但无一不是很恐怖的灾难,很多地方出现混合型的灾难,完全打破了人们对科学的认知,地壳剧烈运动,内陆地区发生毁灭性的大地震,粗略估计比以往最高级的九级大地震还要高上那么几级,往昔的繁华瞬间被无情的吞噬夷为平地,高楼大厦转眼间成为一片废墟,灯红酒绿,转眼成空,生命如草芥一般被无情的收割,沿海地区因为地壳剧烈运动海平面急速上涨,所有沿海城市都出现了恐怖的巨大的百米巨浪,冰冷黑暗的海水在原本人来人往的街上上肆虐,咆哮着无情吞噬着生命,世界各地的火山无论是死火山还是活火山都在死命的喷涌,无穷的红色在天际翱翔,天空飘着鲜艳的红无情的收割者生命,某些繁华的都市人类突变丧尸,病毒疯狂的传染,某些地方突然出现某种毒气,无色无味,瞬间把人至于死地,某些地域,植物和动物暴走变异,把活着的人类疯狂的撕成碎片,某些平时四季如春的地方,温度骤降,人根本来不及逃跑活活被冻死,人类如草芥一般无力被收割着,灾难总体持续了三日,还没有完,之后天空悄然升起了第二个太阳。

虽说是末日,可是人类并没有完全灭绝,绝大多数死在了末日中,但有一部分仍然存活了下来,他们不仅仅是活了下来,他们发生了改变。

死亡的威胁下,很多人觉醒了,灾难中他们获得一种名为能力的东西,火焰,寒冰,读心,隐身,时空,控制元素等等,不同种类的高低等能力,各类末日前超自然的东西层出不穷,因为特殊的能力他们活了下来,他们得到了不可思议的力量,很多人说这是人类在毁灭中孕育出来的新生,世界再也不是原来的世界,虽然弱肉强势的本质没变,但这个世界成为了能力决定一切的世界,原本的秩序荡然无存,新生的世界。

就像是神的游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