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新的身份
  • 审罚者
  • 倾城浪子
  • 2956字
  • 2022-05-11 07:25:36

一千多年前,人类还没有建立国家,以村落的形式分散居住。

第三次种族大战结束以后,人类取得最终胜利。

他们将其它种族,驱赶至大陆的西边,以一望无际的沙漠作为分界线。

为了防止它们卷土重来。

人们在奥尔托利亚,创建了人类史上第一个国家——奥尔帝国。

第三次种族大战的人类领袖——伊力尔·奥尔韦德,被众人推举为国王。

伊力尔时期的奥尔帝国,并没有贵族、平民之分。

种族大战的人类同盟,如半兽人、半马人都能在这里定居。

可惜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伊力尔虽然胸襟开阔、包容天下,但他的继任者明显不那么高尚。

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

新王赋予大臣们许多特权,贵族阶层由此诞生。

随着越来越多的贵族,尝到权力的滋味,他们开始厌恶同非贵族者为伍。

平民,就是贵族为了区别身份、彰显自我尊贵的产物。

当时,百姓对奥尔帝国有极强的归属感,即使心中不愿,还是被迫接受。

然而众人的妥协,不但没有让贵族们满意,反而愈发得寸进尺。

没多久,一系列不平等的条例,从律法行政府内源源不断地颁发。

比如贵族杀人只需赔钱,平民杀人必须被处死。

如果平民杀死贵族,则满门处死。

还有在路上见到贵族,平民必须低头行礼,不然将被关进监狱。

至于更多不平等的条例,不再一一列举。

总之最后,所有人都忍无可忍,纷纷发动叛乱。

半年后,曾经其乐融融、民心所向的奥尔帝国,终于在贵族的贪婪下分崩瓦解。

后来,人们建立了许多国家。

为了扩大自身势力,所有国家开始相互攻伐。

经过数百年的王国混战。

六个国家通过吞并、入侵、趁火打劫的方式脱颖而出。

它们分别是北部的卡曼帝国。

东北部的德文帝国。

东南部的波尔帝国。

南部的丹文帝国。

西南部的天石帝国。

西部和西北部的尼曼帝国。

其中,尼曼帝国领地最大,也是唯一以魔法师立足的国家。

随着大陆的局势变得明朗,许多王国纷纷归附。

之后,六大帝国为了人口和资源,开始了长达一百多年的战争。

战争的延续使百姓疲乏,加入军队的青壮年越来越少。

一些类人种族为了躲避战乱,不惜远赴西部,过上蛮荒的生活。

最终,在后备军队越来越少,百姓们怨声载道下。

六国相互停战,并签署六国互不侵犯条例,又名六国公约。

由于这份条例,只是让六大帝国修养生息。

当一些帝国率先恢复以后,这份条例也就失去意义。

——

——

一抹殷红色的夕阳,射出束束金光照向大地。

天空浮动着许多白云,在夕阳的辉映下,呈现火焰般的嫣红。

一个身着白银甲的将军,全身早被鲜血染红。

他用手抹去额头的汗水,注视眼前激烈的战场。

不远处的一名士兵,右臂虽然插着羽箭,但他依旧用不熟练的左手,死命砍杀敌人。

一个士兵浑身被划得稀烂,他在倒下的那刻,还用尽全力高喊:“卡曼帝国万岁”。

白银将军大口呼吸,继而冲入敌群,不断挥舞手中的长剑,仿佛在用鲜血画画一般。

由黑玄铁打造的将军长剑,此刻已被鲜血覆盖。

锋利而尖锐的剑刃上,布满了参差不齐的缺口。

片刻,一道悠长的号角声,从敌军后方骤然响起。

敌人好像着魔似的,忽然停止厮杀,汇聚一处。

势弱一方不明敌意,没有趁势追击。

双方就这样死死对峙,既没有一方寻机撤退,也没有一方率先冲杀。

不久,在势弱一方惊恐的注视下。

五彩缤纷的魔法球,犹如倾盆大雨般劈天盖地落下。

“轰!”

一团十米大的火球,像一颗殒星似的,笔直坠落下来。

巨大的声响淹没一切。

没过多久,整个满目疮痍的战场,只剩下那位白银将军,他把剑立在地上,硬撑着疲惫的身体。

“拉米德,快投降吧,这场战争你们已经输了。”

一个身着金甲、威风凛凛的将军,从后方缓缓走来,白银将军环顾四周,不屑地看着那人。

“虽然我们现在输了,但你们别太得意;私自破坏六国公约,其它四国不会放过你们。”

“哈哈,六国公约在我们眼里,就是一张无用的白纸;我们既然胆敢撕毁,自然能承受后果,你的担心没有必要,还是多考虑自己吧。”

此话刚落,拉米德忽然拔剑,迅速砍向金甲将军,数十支羽箭同时来袭,眨眼将他射成刺猬。

拉米德笔直地倒在地上,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直愣愣地望着天空,仿佛在述说心中的不甘。

——

——

清晨,一艘帆船的甲板上,一个清新俊逸的青年,正在凝视远方。

如丝的细雨从空中落下,雨点虽小,但雨帘很密,就像一张无形的大网。

片刻,雨水开始变大,甲板上溅起一层白蒙蒙的水雾,宛如飘渺的白纱。

青年名叫艾文。

三天前,一个来自地球、名叫卫河的男子,穿越并俯身在他的体内。

根据本体的记忆。

艾文的父亲是光明教会副会长——法拉尔·拉夫尔德。

母亲是丹文帝国三公主——瓦拉莎·菲利文。

他虽然出生显赫,却没享受过奢华的生活,由于他是家中独子,法拉尔对其要求严格。

在他四岁时,法拉尔送他到贫穷村落,体验清贫的生活。

三年后,又送他去教会学校,封闭式学习了八年。

伴随艾文长大成人,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

法拉尔给他三年时间,让他外出游历一番。

想到这里,卫河发现一个问题。

既然本体外出过,他接收的记忆里,为什么没有期间的事?

“艾文,雨这么大,你在外面做什么?”

卫河……不……艾文转过身来,用手抹去脸上的雨水。

“没什么,只是觉得雨雾很美,所以想亲近它。”

“亲近?”

男子疑惑道:“你为什么不打伞?快跟我回舱内换身衣服。”

说话者名叫劳尔·巴文林,这艘帆船的船长。

这人大概三十五六,肩膀宽阔、身材高大,站着犹如一座石塔。

由于艾文初临异界,身无分文,想先赊账,回去再付钱。

可他问遍所有船只,没人同意。

正当艾文绝望之时,劳尔忽然出现,同意让他赊账。

为尽快把钱付清,艾文提前给法拉尔写信,让他派人接应。

舱内,一个二十平米大的房间,放着一张两米长的单人床,一张中型方桌被四张木椅簇拥。

“艾文,刚才有人在我门外留下这封信,你看看写了什么。”

劳尔脱下斗篷,从兜里拿出一封闪烁着蓝光的信。

艾文伸手触碰,蓝光瞬间消失。

“这……这是什么?为什么你拿它在?我拿就消失?”

“这好像是魔法信封,以前我见一个魔法师用过;蓝光用于识别收信人身份,如果不是收信人拿信,信封没法打开。”

“识别?”

艾文不可思议道:“这也太潮流了,指纹解锁?还是人脸识别?”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艾文自知口误,尴尬地笑了笑,他打开信封,阅读信纸。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你已陷入危险中,不过别怕,我会尽快找到方法;在这之前请好好活着,不然一切就完了。】

——有过照面的陌生人

——

——

维尔马伦港口,丹文帝国最大的客运港口。

所有远道而来的大中型客船,都在这里停靠。

总占地面积约三百亩,共分东、西、南、北、中五个区。

东区是饮食区,那里能买到丹文帝国的小吃和美食。

南区是游客等候区,一万平米的大厅,足以容纳上万名游客。

西区是娱乐区,许多话剧表演团和马戏团,会在那里表演节目。

北区是安检查区,那里有上百名副武装士兵,负责检查进出港口的人。

至于中区,那是港口安全军队的住所,一共有五百名士兵。

船只抵达港口时,已经过了正午,艾文走出船舱,扫视岸上人群。

“拉夫德叔叔,我在这里。”

他仔细观察岸上的人群,终于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

那人名叫拉夫德,年近四十,身材比较魁梧。

他是法拉尔的管家,从小看着艾文长大,和他的感情非常深。

“感谢光明之神让你平安归来,快走吧,老爷和夫人正在家里,等你回去团聚。”

说罢,拉夫德正要离开,艾文急忙叫住他,要了五十银币给劳尔。

由于之前王国林立,每个国家的货币各有不同。

诸国覆灭以后,六国统一用金币、银币、铜币作为大陆通用货币。

为了公平起见,货币的正面选用人类领袖——伊力尔的头像,背面则用他的配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