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天问

  • 战国明月
  • 七月新番
  • 2650字
  • 2017-05-15 01:20:50

白色照壁上的黑字,如同万古长夜里的一颗颗明星,闪闪发光,结合在一起,恍若银河九天。

从最开头的“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问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到中间的“九州安错?川谷何洿?东流不溢,孰知其故?”问大地构成,河川东流之理。

再到结尾的“吾告堵敖以不长。何试上自予,忠名弥彰?”问楚国及天下历史兴衰。

全诗三百余句一千五百余字,突出的就是一个“问”字。

不论是天地万象之理,存亡兴废之端,贤凶善恶之报,神奇鬼怪之说……几乎无所不问,明月前世虽然也走马观花地读过,可如今在稷下学宫前现场读来,随着一百多个问题一一映入眼帘,一一钻进脑子,他心中顿时有一种”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之感。

与旁边那些第一次来稷下学宫,看得满脸震撼的年轻士人一样,明月也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真不愧是《天问》!”

“长安君知道此诗?”

自称田嘉的俊美年轻人奇道:“那长安君可知此诗篇因何而作,又为何会出现在这稷下学宫的入口照壁上?”

“我听说楚国大夫屈平来过齐国两次,想来他的作品在齐国也流传甚广罢。”明月笑了笑:“我母亲乃是齐闵王之公主,她一直就很喜欢屈辞,还用屈辞里的字句为我取了小名,想她年轻时候也瞻仰过屈子风度……”

田葭瞧了瞧长安君,竟有些好奇他的小名会是什么?不过看样子对方也不打算透露给一个初识的人,才脸色一红,咳嗽一声压低音色道:

“不错,三十多年前,屈子是作为楚国使者,来过两次临淄,还游览过稷下学宫。但《天问》却与屈子其他诗赋不同,稷下学宫里最流行的,就是以问答方式来讨论问题的风气,屈子耳渲目染,收集稷下九流十家的种种问题,加以润色,才写成这篇希世之作。”

“原来是受学宫启发,难怪。”明月了然,与离骚等篇章不同,《天问》的深度已经远超一般文学忧思之作。

“屈子的《天问》最初只是被稷下士广为传唱,之后因为闵王无道,稷下先生四散而去,学宫一度荒废。到了五国伐齐临淄之战,学宫外墙也被毁。一直到今王复国后,重修学宫,荀子被推选为祭酒,便建议在外墙写上《天问》全文。”

“一来,是为了纪念投江殉国的屈子……”

说到这里,田葭的声音有些黯然,她与别的公主贵女不同,对红妆兴致寥寥,却对那些深邃的学问,脍炙人口的诗篇着迷。其中最景仰的,就是屈原,三闾大夫那悲壮凄惨的人生,也让年轻的她无数次泪洒衣襟,觉得这是天丧英才。

“二来,这不但是屈子留给稷下学宫的疑问,也是学宫众人穷尽一生想要去解开的谜团。祭酒希望,每一个进入学宫的人,都是带着满头疑惑而入,勇于提问,相互切磋探讨,最后离开学宫时,能找到答案。”

“荀子真是用心良苦,屈子的得意之作放在这里,真是恰如其分!”

明月却是对荀子多了一层佩服,跟孟子这个把所有楚国人楚国学问骂作“南蛮鸠舌”,不屑一顾的地域歧视者不同,荀子在这方面可宽厚多了。

他这是在明确无误地告诉天下,《天问》里这种上下求索的态度,就是稷下学宫的精神所在!

“这次来稷下,真是不虚此行。”

如此想着,明月更加期待见到荀子本人。他安定心情,离开了已经盘桓许久的照壁,继续往学宫深处走去。

不过田葭却还沉浸在方才对屈原的景仰上,她想起营丘山狩猎时,长安君的谈吐不凡,指点江山时的有理有据,便问道:“不知长安君如何看待屈子?”

这问题问的突然,明月想了想,说道:“他是一位好诗人、好大夫。”

“还有呢?”田葭却嫌不足,继续追问。

明月只好又道:“虽非是明智之士,可谓妙才也……”

“虽非明智之士!?”

对屈原满怀崇拜的田葭大怒,不由提高了语气,她那故意压得低沉颇似男孩变声期的嗓音,也变得尖锐,听得长安君眉头一皱。

她还以为自己的身份暴露了,连忙闭口,见长安君没有更多异样,才扬眉道:“长安君此言,恐怕对屈子不公!屈子其人,博闻强志,明于治乱,娴于辞令。入则与王商议国事,制定法令;出则接遇宾客,接洽诸侯,怎么能说是非明智之士呢?”

明月瞧了瞧她没有喉结的修长脖颈,而后看着她因生气而微微发抖的长睫毛,差不多证实了那个猜想,心里也有了底,便笑道:

“我的意思是,屈子终其一生,虽上下求索,在国内却没有做出什么实际的改变,也无法阻止楚国衰微,郢都失陷,失了半壁山河。他最后只落得一个投水而亡的下场,如此看来,的确算不上安邦定国之士。若有谬误,愿闻其详。”

田葭为屈原争辩道:“屈子也是没办法,当时楚怀王昏聩,楚国朝堂上,上官大夫、子兰之辈也贪财怕死,彼辈容不下屈子,便谗谄蔽明,邪曲害公,致使楚怀王疏远了屈子。之后怀王又被张仪所欺,兵挫地削,亡其六郡,身客死于秦,为天下笑。”

“等到楚国新王即位,竟将国耻都忘了,奸臣继续当权,屈子一心想要存君兴国,却惨遭再度流放,到了江南湘沅之地,一呆就是十年。等到鄢郢一战,楚国失了半壁江山,屈子也是无力挽回……”

“屈子之文,其文约,其辞微。屈子之性,其志洁,其行廉。正由于行为廉正,所以到死也不为奸邪之辈所容,屈子也不愿意他的皓皓之白,蒙世俗之尘埃,宁愿投身于江鱼之腹,蝉蜕于浊秽,以死明志!”

说到这里,田葭已有些激动,总结道:“就我看来,屈子之志,虽与日月争光可也!”

明月却不太以为然,历史的烟云在汨罗的上空聚散,留给后人的是一渠让人心碎的江水和一代代无休止的思念,对屈原的悼念也夹杂了太多的个人情感,尤其是眼前这如水的少女心。

屈原的楚辞离骚,他前世也恨喜欢,但屈原这个人,在许多文学作品里,都被拔得过于高大了,尤其是他的政治才能,仿佛楚怀王任用了他,楚国就能扭转命运,一举败秦似的。

天真!

他负手淡淡地说道:“假使骐骥被缰绳束缚羁绊,便不能奔驰千里,那与劣马有何分别呢?”

“假如凤凰因为被困于小树林里而不能翱翔九天,那它与乌鸦有何分别呢?”

此言一出,田葭震惊,这是在讽刺屈原才略有限,更是怒道:“我知道长安君在想什么,汝等身为公子封君,定然是在想,屈子盘桓在这样混乱的世上,应该如同张仪等纵横短长之士一样,择良木而栖,举世皆浊,何不随其流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哺其糟而啜其醨,不必眷恋于楚。殊不知,这才是屈子难得之处!屈子爱其国,爱其民,所以才会为国为民而死难!”

明月摇头:“不,我并未因屈子爱国眷恋不去而看轻他,反而更敬重他。但又觉得,若他真心想要挽救楚国,何必一定要寄希望于楚王呢?”

田葭一愣:“此言何意?”

明月笑道:“我的意思是,屈子不应该仰仗昏君能醒悟过来痛改前非。秦人入侵,楚王仓皇东窜弃社稷人民之际,与其自尽,还不如他自己站出来。以屈子在楚人中的威望,振臂一呼,据江南之地,帅数十万江南、黔中楚人抗秦,以大江、云梦之险与秦国划江而治,假以时日,收复郢都,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可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