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为酒为醴

  • 战国明月
  • 七月新番
  • 2440字
  • 2017-04-28 00:01:10

“公子,一百石梁、七百石粟米已运入仓禀中,共花了一万钱。”

从齐国太子宫中宴饮归来的第二天一早,宁监便来禀报,说昨日长安君嘱咐的买粮一事,已经办好了。

这里花的钱是齐国的刀币,购买力比秦、魏、赵的货币都要大一点。临淄的物价,中岁之粟,十刀币一石。岁凶谷贵,二十刀币一石。今年齐国的收成不好不坏,所以花不了多少。

可梁就有点贵了,这种优质的粮食是贵族的专享,与肉并称。一百石梁,竟花了足足三千钱!

不过这些梁,明月可不是用来吃的,而是别有他用。

“后院那座荒废多年的酒坊可清理好了?”他一边让女绮帮自己穿戴好衣冠,一边询问宁监道。

“已收拾干净,三名酒工也也在那等候公子吩咐。”

宁监还不知道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长安君回来的时候身上隐隐有些酒气,且面色不快,下车后第一件事就是问他粮食可买好了,酒窖明天能不能收拾出来投入使用?

长安君做事一直不缓不急,很少这么迫不及待,宁监心道不妙,便连夜安排下去。

“公子究竟打算做什么?”

心里带着疑问,他再度陪长安君到了后院池塘边的酒坊中。

昨天明月来这巡视时,这座孟尝君家的自用酒坊除了建筑勉强完整外,其他方面看起来跟个废墟差不多,院子里的野草高到膝盖的位置,乱七八糟的陶罐丢了满地,屋内的酿酒器具也坏的坏,丢的丢。

但今日,在隶臣妾们的清理下,这里已经变了一番模样。被人用大青石板压得死死的水井被搬开了,里面的井水居然还很清澈可用,塞满淤泥的暗沟也被疏通。

最重要的是那酒窖,里面还封存了一部分酒水,有隐隐的糟香,这是最大的幸运,要知道,建酒窖容易,养酒窖难,可要花一两年功夫的。

明月看了一圈,还算满意,便问道:“若是人手足够,粮食充足,再打造出来足够的酿酒器具,这里多久能够开工?”

这宁监就不知道了,他比了比手,让一直在自己身后讷讷无言的三名酒工上前,向长安君细细分说。

“小人狄阳,见过公子!”

狄阳是一个满脸褶子的老酒工,四五十岁年纪,穿着一身粗布的短打,身后是他两个赤着胳膊的儿子,分别叫狄仲和狄季,他们的父亲好歹能说清楚话,这二人却连头都不敢抬。

明月让他们起来说话,一问之下,才得知这狄阳本是中山国人,世代为中山王室酿酒,中山国灭亡后被抓到邯郸,为赵国宫廷服务,做了“浆人”的职务。然后又被赵太后指派,放到了这次来齐国的庞大队伍里……

“天下闻名的中山醇酎,便是小人祖传之艺,赵国的厚酒,小人也会酿制。”说起拿手的技术,狄阳倒是有些自得。

“善,那你便跟我说一说,这些好酒应该怎么酿制吧。”

明月也不心急,让狄阳跟在身边,向他述说这时代是怎么酿酒的。

……

酒是谁发明的已经无从考据,战国时代,大多数人认为是夏禹时的仪狄,夏禹喝了她进献的酒后,大醉,还预言说后世必有以酒亡国者。

一语成谶,夏桀、商纣的灭亡,很大程度上都是为酒所累,夏商君王贵族随葬的礼器中,占比例最大的是酒器,其次才是炊器和食器,可见酒在他们生活中的地位之重要。

周初虽然兴起过一股禁酒的风潮,但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周公的子孙们也开始沉溺在这种饮品里不可自拔了,还在朝廷里设置了酒正,为酒官之长,专门负责酒的生产与供给。

到了春秋战国时期,不论宫廷还是民间,酿酒的技艺已经较为成熟。

在明月继续巡视酒坊的时候,狄阳就跟在后面,说道:“小人祖传的酿酒之法,讲究‘六必’,也就是秫稻必齐,曲櫱(niè)必时,水泉必香,湛炽必絜,陶器必良,火齐必得……”

明月听得认真,问道:“这六必各自有何说法?”

狄阳道:“秫稻必齐,其意是梁、稻这两种酿酒的原料要足够成熟,故而在仲冬时节酿酒最为合适。”

“曲櫱必时,酒曲和酒櫱乃制酒的必备之物,也要提前制出。”

“水泉必香,其意是必须用上好泉水,打个比方,中山的醇酎,只能以灵寿外的山泉酿造,到了邯郸,就做不出原汁原味了,赵酒也是如此,必取漳水来酿,否则必失其本味……”

原来这酿酒还有这么多讲究?明月皱眉:“若是我现在要制酒呢?月份合适么?酒曲来得及准备么?外面的这口水井里的水,可以用来制酒么?”

狄阳道:“外面的井水因为密封得好,十分干净,也能用于酿酒,酒曲等物,小人离开赵国时带了一些。但季春酿酒,恐怕会影响到酒的口感……”

“味道不必太在意,只要能制出来就行。”明月却不怎么考虑口感问题,这第一次制酒,只是实验,他也不指望能卖出去,能把那匡梁灌趴下就行。

接下来,狄阳又说了剩下的“三齐”,大概的意思分别是,渍米炊酿时的器具要洁净,所盛陶器要精良,加温发酵时用火要合适。

听完之后,明月才知道,酿酒真是家传的独门绝技,如何做出合适的酒曲,如何控制酿酒发酵时的火候,都是一门大学问,比如火候,就有“起潮火”、“大火”、“后火”之分,可不是谁都能做得来的。

明月暗暗想道:“幸亏有这狄阳和他的两个儿子跟着来齐国,我才能将设想付诸实践,来时我还抱怨母后往我的车队里加了太多人,如今感谢她还来不及……”

狄阳说到兴起,还在喋喋不休地说道:“各地虽然酒类不同,但大致分为两种,分别是黄酒和醴酒,不知长安君要小人酿造的,是哪一种酒?”

这两种酒精饮品的区别,在于一种是用“曲”酿,一种是用“蘖”酿。用曲酿的酒一般含酒精度比较高,色泽金黄,称之为黄酒。另一种是用“蘖”酿,含酒精度比较低,也就是所谓的“醴酒”,即后世的甜酒,味道大概跟啤酒有点相似。

正如当世的一句俗话:“始食肉者,先食乾肉;始饮酒者,先饮醴酒。”不过当下却是黄酒更为流行,毕竟只有足够的烈度,才能让上到贵族,下到庶民的天下人醉生梦死。

昨日明月喝的,便是黄酒里最高级,度数最高的“清酒”,按理说,对于他这种年纪的人,田建应该以醴酒来招待他,结果却直接上了烈性更大的清酒来灌他,分明是欺负他年幼,想看他出丑,真是过分!

所以他就决定,用更过分的法子还回去……

于是明月摇了摇头,说道:“我要造的既不是黄酒,也不是醴酒!而是烧酒!”

“烧酒?”狄阳和他两个儿子都听得愣住了,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这是哪国的酒。

明月却已是摩拳擦掌,心中想道:“田建、匡梁,汝等休要得意,一个月后,便让汝等这群嗜酒如命的腐朽贵族,见识见识俺们农村自烤酒的厉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