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邯郸先震惊(上)

  • 战国明月
  • 七月新番
  • 3155字
  • 2019-07-26 09:19:03

赵国行政制度和韩、魏如出一辙,全国边境设郡,内地则设置由首都直辖的县,而每个县和国都邯郸内外,又细分为乡、里等基层机构,设置乡三老、里父老来管理。

因为邯郸城极大,人口众多,有三万户、十多万人,故而每个被大街划分的方形居民区,都可以算作一个乡,每个巷子都设了一个里,按照东西次序,以甲乙丙丁的顺序命名。

其中,游侠儿鲁句践家住的,是城东甲乡丙里。

这个里大概住着百多户人家,在这狭小的范围里比户相连,列巷而居,排列得不甚整齐,道路也泥泞坑洼,这里的居民大多数从事工商业,仰机利而食,那些不务正业的子弟就成了游侠儿。

这甲乡丙里的游侠儿中,以鲁句践最为出名。因为他这个人年纪虽不大,却喜欢行侠仗义,路见不平拔剑就上,也曾为此惹上官司,被司寇、士师缉拿审问,但因为没出人命,所以无大碍。反倒是从邯郸城大牢里走了一遭出来,别人看他的眼神就不同了,或畏惧,或敬重。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服鲁句践,隔壁的甲里中,一个名叫陈季的游侠就常与他对着干,因为此人年纪较长,还投靠过平原君门下某个宾客一段时间,也有一些威望。

二人相当于是这个乡的游侠领袖,乡三老和里父老拿他们也没什么办法。放在以往,二人还算井水不犯河水,然而现在鲁句践走了,山中无老虎,这陈季这猴子便当起大王来。

他越过了往日的势力分界线——两个里中间的一口井,跑到丙里来,挺着胸从里北门走到里南门,又从南门走回北门,仿佛是在巡视自己的领地。还顺手拿走这家几颗枣子,那家一碗浆水,俨然以丙里的老大自居。

里中的民户也不敢招惹这个无赖儿,纷纷感慨,往后啊,再也没有鲁句践来打抱不平了。

日近黄昏时,陈季已经填饱了肚皮,拄着破剑,敞着腹部,箕坐在里门边上,跟新收纳的小弟们吹嘘自己的英雄事迹,顺便诋毁一下鲁句践的“愚笨”。

“那长安君一看就是幼弱公子,为人吝啬小器,给不了游侠一点钱帛好处,却想要吾等卖命,真是笑话!”

陈季一边掏着耳朵,一边炫耀道:

“我当年也是在平原君处做过门客的,门客里的游侠前辈告诉我,天下之人都是按市场交易的方法进行结交,封君有权势,吾等就追随,封君没有权势,吾等就离开,这本是人人都知道的道理。故而那一日我见长安君不足与之谋,我便离开了,可鲁句践那呆鹅却依旧要去投靠,连自家的老母都不顾了,汝等说,这是不是一个愚人!”

那些平日跟陈季混的游侠少年连连称是,也有几个先前跟鲁句践关系不错的垂首不语,嘟囔说鲁句践那是重然诺的真汉子。

陈季大怒,一脚将那少年踹翻在地,骂道:“你的意思是,乃公就不是大丈夫了?那一日你不也留到最后了,为何今早不跟鲁句践去呢?”

那少年讷讷地说道:“我家父亲说我是家中独子,死了家中就绝后了,再说长安君也没许诺俸禄,便不让我去……”

“不去是对的。”

陈季得意洋洋,笃定地说道:“我敢说那鲁句践半年之后,便会穷困潦倒地回来,什么都赚不到!”

就在这时,却有个蓬头的游侠飞奔回来,大喊道:“来了来了,回来了!”

陈季抬起剑鞘朝他脑袋上就是一下,骂道:“什么来了,谁来了?”

那少年游侠满脸激动,揉着痛处,口齿不清地说道:“是鲁句践,鲁句践回来了!”

……

“鲁句践?”

陈季和众人都一呆,他挠着脑袋道:“那鲁句践分明说这一去齐国,少则三月,多则半年的,怎就回来了……”

似乎想到了什么,他一拍掌,大笑道:“一定是鲁句践去见那长安君,受了冷遇,灰溜溜地回来了!”

他立刻招朋引伴,一群人在里门边一字排开,双手叉腰,想看鲁句践的笑话。

这时候刚到饭点,街上行人已经有些稀疏了,伴随着哒哒马蹄响起,一个穿着上好细葛布黑色衣裳,戴着青色布帻,腰围华美鞶带,上挂三尺宝剑的武贲出现在里门前。

他手中牵着一匹火红色的大马,看那高高竖起的双耳,还有健壮的四肢,竟是赵国出名的“代马”,他一边走,还一边与身旁一个皂衣戴赤帻的小吏相谈甚欢……

陈季和里中少年看得目瞪口呆,因为那名武士,正是鲁句践!

“这……这是……”

陈季感到不可思议,连忙用力揉了揉眼睛,再一看,没错,是鲁句践,脸还是那张质朴的脸,嘴边一圈黝黑的络腮胡,可身上的装束,却已经全变了!

他分明记得,早上鲁句践背着他老娘离开时,依然穿着一套不合身的陋衣,这才短短半日,怎会鲜衣怒马地回来了?

而且后面还跟着一辆辎车呢,车上装着不少刚刚采买的粮食、肉、菜,上面坐着的,分明是鲁句践的母亲,这老妪却没了早上被儿子背着离开时的愁眉苦脸,而是笑逐颜开。

再往后看,是鲁句践的那些城北亲戚,那些昆父兄弟、嫂子侄儿跟了一大长串,趋行于车侧,陪着笑脸,不断跟鲁母说着好话,要知道,他们对鲁句践这孤儿寡母一向没什么好脸色啊……

一时间,陈季等人呆若木鸡。

远远瞧见陈季带着一群人堵在里门边上,鲁句践面色一沉,大步迈过来,呵斥道:“陈季,你想怎样!?”

换了平日,陈季肯定按着剑就迎上去,脸红脖子粗地与鲁句践冲撞了,可今日看着装束大异的鲁句践,他却没了勇气,没记错的话,那位教他“人生经验”,在平原君府上做宾客的游侠前辈,都没有这待遇……

陈季咽了口唾沫,一回头发现那些跟着自己的少年游侠们已经纷纷退避两边,大气不敢出,敬畏地看着鲁句践。

他也只好闪到一旁,挤出了笑脸,凑到鲁句践身边问道:“鲁季,你这是……”

鲁句践是家里的幼子,两个哥哥死于十多年前的那场大疫里,所以平日里大家都称他“鲁季”。

见是陈季,鲁句践可没好脸色,冷笑道:“我不是去投效长安君去了么,长安君见了吾等十人,大赞吾等言而有信,便收吾等为门客,为了勉励吾等,更赐好衣、良马、宝剑、外加肥田、钱帛若干,如此一来,我便不必让老母寄居亲戚家了。”

陈季大惊:“此言当真?”

“当然是真的。”

陪鲁句践回来的那个皂衣小吏正是李谈,他站出来作证道:“长安君还盛赞鲁季和其他九位壮士是为国为民的侠之大者呢。”

“为国为民的侠之大者……”陈季和里中少年们琢磨着这分量极重的一句话,艳羡不已,被人称一声大侠,这不就是他们做游侠的最高追求么。

谁料李谈眉毛一扬,又道:“不但如此,长安君还正式向太后请求,让他们十人做了亲信护卫,自此以后,他们就不是普通的民户,而是有官衔的吏了,汝等白身布衣,见了上吏,还不避让下拜?”

众人又是一惊,虽然只是百石小吏,但却比他们这些没名没分的无赖游侠儿强了十倍百倍,更别说鲁句践的名字,已经通过长安君传到太后、大王那里去了?那是众人不敢想象的高度……

一时间,里门口的十多名游侠少年纷纷朝着鲁句践下拜作揖,在他们眼中,鲁句践已经是实打实的高官大侠了!

这下鲁句践倒是有点羞躁,连忙过去扶起邻居少年们。

陈季好歹是见过世面的,双腿虽然有点软,但好歹没弯下来,只是心虚地往后退了退。

鲁句践这时候也想起来早间自己离开时,陈季在里门边的冷嘲热讽了,当即回头呵斥他道:”你是甲里人,来丙里作甚,还不快滚!休要让我再见到你!“

这时候,陈季的那群小弟也没人跟他了,而是屁颠屁颠地跟在鲁句践后面,只剩下陈季一个人在里门处风中飘零,面对鲁句践的呵斥,他不敢反抗,唯唯而退,灰溜溜地回家去了。

陈季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看鲜衣怒马,前呼后拥的鲁句践,再低头瞧瞧自己的陋衣破剑,孑然一身。两相对比下,陈季只觉得自己这半辈子都活到狗身上了,更对没有去追随长安君而后悔莫及……

早上对鲁句践的嘲笑犹在嘴边,可到头来,他反倒成了这条街最大的笑柄……

“我哪知道长安君待士如此之厚啊!”陈季落魄离去,他现在肠子都要悔青了。

……

在羞辱无赖儿陈季一顿,将他赶走后,鲁句践和李谈径自牵马引车进入里门。

他们这群人声势不小,里父老,甚至是负责这条街的乡三老都被惊动出来。

问清缘由,得知鲁句践真的攀上长安君的高枝后,乡三老和里父老便迎了他,一大群人热热闹闹地往里中走去。

里中的街坊邻居都好奇地打开了门,对鲁句践的“衣锦还乡”啧啧称奇,赞叹不已,都觉得他有出息。

而长安君的声名和”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句话,也就此在这条街巷传开了……

ps:春秋番外在晚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