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以彼之矛,攻彼之盾
  • 战国明月
  • 七月新番
  • 2317字
  • 2017-04-14 12:47:40

半个时辰后,日暮将至,望着长安君出门登车而去,平原君、公孙龙、冯忌三人也放下了相送作揖的手。

眼看马车渐行渐远,公孙龙露出了一丝苦笑。

“我公孙龙三十年来,合同异,离坚白;然不然,可不可;困百家之知,穷众口之辩,除了已逝的庄子外,再也没有人能驳倒我,稷下墨家里那些也在钻研名实的人也做不到,谁料今日却被年纪轻轻的长安君给教训了。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诚哉斯言……公孙龙非人,嘿,也亏长安君想得出来!”

在方才的辩论里,长安君一开场就抛出了“公孙龙非人”的命题,引发了满堂大笑,然后他就当着公孙龙的面,口若悬河地“证明”起这个命题来。

“公孙龙非人,可乎?”曰:“可。”

曰:“何哉?”曰:“人者,所以命形也。公孙龙者,所以命名也。命名者,非命形也,故曰公孙龙非人……”

这是指着鼻子骂人咧,但公孙龙却只能吹胡子瞪眼,因为这就是他用来证明“白马非马”的那套逻辑啊。

作为一个大学里玩过辩论社,多次担任辩手,又经历了唯物主义辩证法十多年熏陶的现代青年,明月自然清楚,“白马非马”并非诡辩,这一论述的关键,在于理解其逻辑连词“非”上。

这里的“非”,可以引申为“不是”,也可以是“不等于”“不属于”,也就有“包含于”和“等价于”的逻辑关系。

公孙龙就是从“白马不等于马”的事实,诡辩为“白马不是马”。利用数学中的集合论可以解决个问题,但要临时解释清楚那些概念也是件麻烦事,更不用说,要和靠嘴皮子吃饭的公孙龙理清这逻辑上的关系,着实不易。

明月也不想多费时间,便偷了个懒,直接用了一招“以彼之矛,攻彼之盾”,以巧破之!

白马非马?可以啊,但是你非要证明白马不是马的话,那顺便也把公孙龙不是人证明了吧!

面对长安君耍赖似的奇特手段,公孙龙顿时哭笑不得。

更麻烦的是,别看长安君刚才十分谦虚,以后学晚辈自居,可一旦坐到公孙龙对面,却咄咄逼人,每句话都条理清晰。公孙龙想要转移话题的尝试,都被他挡了回来,不得不正视“公孙龙非人”这个命题。

这下子,公孙龙就陷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中,他已经不再是和长安君辩驳,而是在和自己的固有逻辑辩驳,他总不是真的一本正经地证明自己不是人吧。

自相矛盾之下,这场辩论也就继续不下去了。

最后,还是平原君再次站出来打圆场,判了二人一个“和局”,让公孙龙有一个台阶下。

长安君也没有穷追不舍,礼貌地笑笑就鸣金收兵,但是公孙龙心里清楚,今日的辩难,是自己栽跟头了。

离开的时候,长安君似乎是意犹未尽,便对公孙龙如此说:

“先生才思敏捷,赵光望尘莫及,今日只是讨巧胡说,冒犯先生了。在我看来,除了《白马论》外,先生的《指物论》、《名实论》、《坚白论》、《通变论》等,都是博大精深的知识。可从先生近些年的作为来看,是不是有点在蜗牛壳里做学问了……”

公孙龙一惊:“公子此言何意?”

长安君道:“先生近几年很少整理规律,而是沉迷于辩难了罢?鸡有三足、人有三只耳朵,这些看上去艰涩荒谬的论点,先生最喜欢用它们来和人辩论。可即便在口舌上胜过了别人又有何用呢?能胜人之口,不能服人之心,世上大多数人,依然认为白马就属于马,正常人也不可能有三只耳朵,事实如此,难以更改。所以才对名家不以为然,名家也没办法像儒、墨那样成为显学。”

他语重心长地说道:“先生离坚白的初衷是让世人认识到名与形是可分的概念,世人可能不大理解,但是小子却能够理解。我相信名家的判断是正确的,眼前的世界,万事万物都有普遍联系,并且在不断运动变化,现象与本质、原因与结果、必然与偶然、可能与现实、相对与绝对,辨析这些关系,以达到正名实,化天下的目的,这就是名家正在做的事情。”

“只是,辩证应该是思辩与实证合一,缺一不可,载之空言,不如见之于行事。想要光大名家,只靠一些博人眼球的悖论,而不去实证让众人信服,可乎?赵光言止于此,还望先生三思。”

“载之空言,不如见之于行事……”

这是引用孔子的一句话,公孙龙若有所思,觉得长安君想说的东西,不止于此。

平原君赵胜以为他还在意刚才的胜负,便在旁安慰道:“只是切磋而已,先生不必太过在意,当年的孔子,也曾经被两小儿辩日给难倒了。我这侄儿,也就有点急智罢了。”

话虽如此,但平原君一想到方才二人探讨“公孙龙非人”时,长安君满脸认真,公孙龙一脸尴尬的样子,就忍俊不禁,掩口而笑,笑完才向公孙龙道歉。

公孙龙清楚自己这位金主的德行,不以为忤,却严肃地说道:“主君啊,这可不仅仅是一场切磋的问题,这件事只要传播出去,我公孙龙必然沦为九流十家的笑柄。日后再与人辩难,别人都不用说其他,只用拎出‘公孙龙非人’来堵我嘴便可,从此以后,白马非马,我名家最引以为傲的命题,就难以辩下去了……”

公孙龙在那里为名家的未来担忧,平原君也说不出更多安慰他的话,沉默半响,便回头迁怒冯忌道:“子讳,你今日告知我长安君已至门外,让我去邀请他来家中,我一一照做,其后你又揶揄长安君与公孙先生辩难,是何用意?”

冯忌笑道:“不瞒主君,臣确实是想试探试探长安君。”

“试探?”平原君大奇:“他一个孺子,有何好试探的?”

冯忌却严肃地说道:“事到如今,主君还觉得长安君是能轻与之辈么?”

于是,冯忌就将手下门客在邯郸大街上看到的那一幕告知了平原君。长安君得上百名游侠投效,却没有像寻常公子那样尽数收纳,而是对他们加以甄别筛选,还约定让他们三日后再来。

“得之不喜,失之不忧,虽然不知道他三日后还会玩出什么花样来,但在臣看来,长安君的心思,深沉得可怕啊。今日与公孙先生辩难后,臣更发现他有几分急智。此子让人琢磨不透,日后必然不可限量,臣现在已经后悔去市肆宣扬长安君的事迹,为他博取名望了。”

冯忌苦口婆心地说道:“主君,你可万万不能因为他年纪小而掉以轻心,否则,不出十年,长安或将取代平原,成为赵国最有名望的公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