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墨子三定律

  • 战国明月
  • 七月新番
  • 2521字
  • 2017-05-29 06:36:27

明月鼓吹墨子,并不是为了讨好墨家的违心之论,而是发自内心佩服这位先贤。

他依稀记得,就在他穿越前不久,中国发射了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就叫做“墨子号”!之所以命名为“墨子”,是因为在墨子提出了“端”的概念,指不可分割的最小空间单位,这实际上就是粒子论,属于量子科学范畴。其先驱之功,理应藉此彰显。

回到战国,从与墨家渊源颇深的田葭处得到了数卷《墨经》翻阅几遍后,明月更是发现,这位先哲对科学做出的贡献,还不止于此……

光学方面,墨子在世界上最早以“小孔成像”实验发现了光是直线传播的,并阐述了影、平面镜、凹面镜、凸面镜成像,说明了焦距和物体成像的关系,比古希腊欧几里德(约公元前330~275)的光学记载早百余年。让人惊异的是,这些记载在《墨经》上被后人称之为光学八条的理论,都是在没有玻璃的情况下,用水面、用铜鉴验证出来的。

在数学方面,作为一个常年用规矩画图的老工匠,墨子提出了三个定义,即“倍,为二也”、“平,同高也”、“圜,一中同长也”。这三个定义,分别对应了现代数学的“倍”、欧几里得几何学定理之“平行线间的公垂线相等”以及圆的定义,闲暇之余他还总结了十进制。

在力学方面,墨子更是取得了了不起的成就,他提出:“力,刑(形)之所以奋也。”这即是说:力,是使物体运动的原因,顺便连重力、引力、反作用力的概念也出现在《墨经》里。

此外,墨子对杠杆原理也做了精确的概括,比阿基米德早了200年。

墨子不仅是一位善于总结的理论家,还是一位实践家,他曾花费了三年时间,精心研制出一种能飞行的“木鸟”,并能在不到一天的时间内,造出载重三十石的车,运行迅捷而又省力。他谙熟当时的各种兵器、机械和工程建筑等制造技术,并且多有创新。明月在《墨经》里未能看到的《备城门》等篇,讲述的就是各种先进的城防御敌技术。这是墨家内部的不传之秘。

由此可见,光从这些成就来看,墨子不仅是战国牛顿,还是战国达芬奇啊!再加上《尚贤》里通过层层推选,选举贤人为王的畅想,明月差点要以为,墨子也是位穿越者同行了。

谁说中国古代没有科学?放在战国,墨子提出的这些东西,都是领先时代数百年的。

然而墨子的成就却十分波折,墨家的继承者们对《墨经》里的这部分并不太重视,很少有人去钻研。等到一把秦火烧来,墨学著作也遭到殃及,剩下不多了。而汉武帝独尊儒术,罢黜百家后,墨家彻底衰败,之后这些东西整整被中国人遗忘了两千年。

直到近代,炮舰逼门,西学东渐,中国人这才睁眼看世界,打算师夷长技以制夷,拼命翻译各种科学书籍。在赞叹牛顿的伟大,对那些西方物理定律着迷之余,他们才猛然发现,原来我们的墨子,早在战国就提出这些东西了!

可以想象,当时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原来不是祖先不聪明,而是后学不争气啊!

那些致使墨子成果毁掉的人,不管是不是帝王将相,有多少赞誉虚名,明月觉得称之为历史罪人也不为过!

而今回到战国,回到墨家刚从极盛滑落的时代,明月当然要不吝笔墨地对墨子大加赞叹了,他甚至学着墨家人,尊称其为“子墨子”,这是把墨子当做启蒙先师的意思。

这下,稷下墨家可高兴坏了。

……

“长安君如此敬重子墨子,我墨家也不能再贬斥他了。”

墨家曾经兴盛过,与儒家并列显学,遍布天下。然而随着墨家四分五裂,他们已经没落多年,别说天下显学了,齐国的东方墨者们,连在稷下争夺一席之地都有些困难。

若长安君只是一个无名之辈,如此抬举墨家,墨家也浑然不当回事,反而会与他保持距离。可现下长安君声名鹊起,在稷下炙手可热,虽然两方先前曾敌对过,但墨家曾捏着鼻子,与死敌儒家一起提出过尧舜禅让,前不久也和儒家、阴阳家一起反对长安君。

九流十家的争斗和战国七雄合纵连横一样,今日你我协力,明日突然反目,从来就没有隔夜仇。

故而,如今两边和解,实属正常。

墨家的首领陈丘与长安君以超出寻常的速度靠近,洽谈几次后,前隙顿消,一拍即合!

毕竟明月只是说降雨是自然过程,没有公然否定鬼神存在,尚未触及到墨家的底线。于是墨家也开始同意长安君的”物质三态“说有几分道理。

明月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开始不遗余力地鼓吹墨子的学说。

他公开表示:“太阳东升西落,春夏秋冬交替来临,水凝结为冰,冰融化成水,江河东流……这些必然发生的事,叫做公理定律,子墨子就提出了无数公理定律啊!”

在他的怂恿下,稷下墨者为了让墨家老树发芽,开始重新整理《墨经》,将墨子提出的格物理论一条条挑拣出来,分为“光学八条”和“力学十种”,统称为“墨子格物学”。

明月也对这些理论加以选择,对那些与后世概念相近的,冠以“定律”的称号。

“小孔成像,可称之为墨子光学第一定律,即光沿直线传播。”

“墨子言,止,以久也,无久之不止,当牛非马也。意思是物体运动的停止来自于阻力阻抗的作用,如果没有阻力的话,物体会永远运动下去。这可称之为墨子力学第一定律……”

接着,明月又把公孙龙已在学宫推广开的逻辑符号用于此处。

“墨子又言:称重物时秤杆之所以平衡,原因是本短标长。标为力臂,本为力矩,力×力臂=重×力矩。可称之为墨子杠杆定理……”

明月接着提出“实践是验证真理的唯一标准”,任何定律都需要实验的检验,墨家也欣然同意,他们本就是一群爱搞实验的实证派,而且都对墨子盲目信奉到认为他绝不会有错。

于是乎,在长安君的协助下,墨家忙活开了,小孔成像试验,斜坡小车下滑试验,杠杆试验,三个试验陆续在学宫内公开举行,都获得了成功,看得其他九流十家一愣一愣的,但大多数人还是满心疑惑。

包括儒家在内,众人并未提出什么反对观点,因为大多数学派沉迷于嘴炮而少实证,觉得这些花样跟倡优耍把戏无甚区别。除了所谓的“墨子杠杆原理”可用来解释桔槔、投石机等物的操作原理外,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可言。

尤其是儒家滕更一派,都在大声嘲笑说,长安君和墨家玩弄这些奇淫巧技,纯粹是在哗众取宠!

于是,墨子三大定律甫一面世,受到的不是惊叹而是漠视。

对于这种情形,奉墨子遗著为神的墨家自然气愤不已,而明月也乘机提出,要做一个让整个临淄城都为之震惊的实验,让对他们不以为然的稷下士和普通人都感受一下“格物学”的魅力。

“两个铜球,一个大而重,一个小而轻,在稷门最高的楼台上同时放下,谁会先落地?”

随着长安君与墨家提出的问题被抛给临淄大众,一场载入史册的实验,在临淄稷门开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