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饮冰

  • 战国明月
  • 七月新番
  • 3217字
  • 2017-05-21 23:54:26

“安平君回来了?”

质子府内,明月有些愕然。

此时已是五月下旬,他已经来齐国两个多月,也完全适应了这边的生活。可随着仲夏到来,明月才发现,这时代的北方的炎热可比后世更甚,温度一日高过一日,质子府的池塘边上蚊蝇滋生,知了在树干上趴着拼命鸣叫,搅得人心烦。

所以他此刻只穿着薄薄的蝉衣,一如往常般,在他亲自命名为“实验室”的方术士丹房里停留,整个质子府内外,恐怕就这里出奇的凉快。

不过这种惬意清凉很快就被安平君田单回来的消息打破了,明月拉着通报此事的李谈道:“为何我事先未能从后胜处听到一点消息?安平君也算是凯旋而归,难道就没有太子郊外相迎和城门夸功么?”

李谈比游侠儿们聪明,已经学会了临淄话,明月就放他带着几个人经常出去城里转悠,四下打听市井消息,在这个信息传递困难的年代,广阔的消息来源是必要的。

果不其然,李谈在城外转悠时,便看到了轻车简行的安平君回到临淄,从雍门入宫面见齐王那一幕。

李谈道:“我也旁敲侧击打听了一番,听人说,安平君素来不喜欢张扬,每次外出领兵征战,总是先将大军拉到军营,与五都军尉交割完毕,才带着虎符,孤身入宫复命,郊迎夸功之事,从未有过。”

“这是在避嫌啊,这位安平君真是太谨慎了。”

明月不由感慨,田单何尝不知道他被齐王忌惮怀疑?虽然君臣在貂勃的协调下已经和解,但齐王田法章依旧紧张兮兮,田单的举动便越发小心,避免自己备受齐人爱戴的事实再刺激到齐王。

不止是打完仗立刻交出兵权一天都不耽搁,往年在临淄,田单也深居简出,避免与其他大臣交游,自己的封地夜邑,更是一次都没去巡视过……

田单能与齐王共事十余年,而没有闹出狡兔死走狗烹,或者臣弑君的惨剧,诚然是齐国已经没有其他顶梁柱只能仰仗田单,也因为他没有野心,小心翼翼……

“安平君乃齐国真忠臣。”明月还有半句话没说,那就是这种平衡,随着齐王的病情日益严重,恐怕会被打破,以田法章那极重的猜忌心,能放心将孤儿寡母和整个齐国托孤给田单么?

一念至此,他便想着改日要去安平君府拜访一番,一来是与田单搭上线,二来也想知道,那位女扮男装还以为他没看出来,经常陪他去稷下学宫的漂亮小姐姐到底是安平君的什么人……

拜访岂能没有礼物,他从邯郸来时带了好几车钱帛,但明月又怕珍宝玉器之物,以田单的谨慎是不会收的,转视丹房内忙碌的方术士师徒,却灵机一动。

“徐先生,卢生,汝等再加把劲,多制些冰出来!”

……

方术士徐平本来蹲在名为“华池”的大槽边上,仔细地观察里面悄然发生的反应,一听此言,顿时叫苦不已。

他抱怨道:“公子,且不说寻消石极难,以消石制冰也不容易,吾等师徒摸索了好几日才熟练些,岂是说有就有的,吾徒,你说是不是。”

谁料他的徒弟卢生却叛变了阵营,满脸崇拜地站在长安君边上道:“夫子,我带着府内少年在厕溷刮硝都不嫌脏苦,你只是将之提纯,加入水里坐等结冰,又叫什么苦?”

这两个月里,小徒弟卢生日益偏离了他们炼丹求不死的初衷,皈依于长安君那些奇辞怪说中,什么沸点冰点,背得比徐平还熟练,对此信之不疑,认为是天地间的真理。

徐平无言以对,心里酸酸的,但他也已经习惯了在质子府内的优越生活,虽然长安君想要的尽是奇奇怪怪的东西,与他的本行“长生不老药”相去甚远,可却多了不少乐趣。

继蒸馏烧酒,进而提纯出”酒精“后,长安君又给他们安排了一份新工作,那就是将市面上采购来的“消石”提纯。

这东西徐平再熟悉不过了,消石便是后世的硝石,此物春秋之时就已被发现,炼丹术兴起以后,燕齐方士很重视,不断摸索它的性质,说它是“感海卤之气所生,乃天地至神之物,……能使七十二石化而为水,柔润五金,制炼八石,虽大丹亦不舍此”。

在炼丹里,除了通常的“火法”外,还有一套“水法”,就是以硝石为原料。

徐平顿时兴奋不已,以为长安君终于要让他们干点方术士的本职工作了。

谁料,长安君依然对服食矿物毒药没兴趣,反倒给方术士师徒演示了一件在他们看来很神奇的事……

长安君让他们取了一个大盘来,在盘内盛上水,又将一装了半罐水的铜罐置于盘水内,不断地在盘中加入硝石,硝石遇水则化,室内顿时有了一丝凉意,结果半个时辰后,罐内的水结成了硬邦邦的冰……

“这是……冰?”

徐平和卢生看得目瞪口呆,一时间对长安君惊为天人,要知道这可是五月仲夏啊,大夏天把水变成冰块,简直是神乎其技!最厉害的方术士也办不到啊。

长安君却摇了摇头,一语捅破了这反应的神秘面纱。

“还记得我对汝等说过的冰点么?若周围的气温低于零度,水成冰。而这消石溶于水时,恰恰会吸收大量热量,使水温降低,外面盘上的寒冷传到铜罐,低于零度,罐里的水自然就凝为冰,跟冬天结冰的原理一样,不足为奇。”

方术士师徒面面相觑,说来惭愧,虽然以往他们也拥有过少量硝石用来炼丹,可数量太小,更不可能一个劲往水里加,看其变化。

外面盘里的冰水有毒,吃了肯定上吐下泻,铜罐里却是可以食用的。当时长安君带头放进嘴里嚼了起来,卢生也学着他取了一小块冰放入口中,顿时一股凉丝丝的惬意从舌尖到喉咙再到肺腑,驱走了炎炎夏日,让他浑身毛孔都舒服不已。

然后,这孩子竟擦着眼泪哭了起来:“夫子,想不到,我也能过上仲夏饮冰的日子。”

徐平满脸惭愧,的确,在这个时代,夏日饮冰,那是大富大贵之家才能享受的啊。

《诗经》有言,“二之日凿冰冲冲,三之日纳于凌阴”,意思是说夏历十二月凿取冰块,正月将冰块藏入冰窖,供夏季使用。冰窖类似地窖,,用石材建造在地下,但由于存量小,成本高,一般都是天子诸侯才有得起,还专门设置了一个负责此事的职位,叫“冰人”,掌斩冰,淇凌。

等到夏季,冰人便定期从冰窖中取冰,作为恩赐分发给卿大夫,明月知道,有一篇叫《夏小正》的历书,专门讲了“颁冰”这件事,颁冰时还有献羊羔祭祀的仪俗,可见此事之重要。

于是贵族们喜滋滋地捧着冰回家,再用冰块冰镇食物酒水,与妻子儿女一起享受,坐在高台楼阙上看着炎炎热日下庶民满头大汗,好不惬意……

所以后世普通小学生五毛钱就能享受到的冰棍,放在古时,已是王孙贵胄的特权了……

也难怪卢生尝冰后,竟激动得哭了起来。

质子府内也有冰窖,不过却没存货,女绮心疼长安君炎热难耐,提醒他可以向王室索要。但谒者后胜却说,由于今年临淄格外酷热,进入五月份后,连王室冰窖里的冰都陆续融化了,整个临淄,根本找不到一块冰,齐王和太子都热得不行,所以他也爱莫能助。

女绮有些无奈,谁料长安君却笑了笑说没事,接着便在丹房内带着方术士,自己制起冰来,之后几天里,女绮惊喜地吃到了加了蜂蜜的“刨冰”。

硝石溶入水后可以用降温结晶法或蒸发结晶发再提出来重复使用,所以明月不单要满足自己的需求,还打算拿出去作为夏日的厚礼送人了……

“王宫内齐王太后太子共要送三份,后胜处要送一份,安平君府要送一份,稷下学宫那边,荀、邹、公孙龙三位先生也要各送一份……”

前世身为公务员,明月深深清楚一个道理,交际不是靠自然熟,也不是靠一两次的一见如故,而是靠不断积累的人情往来,几次之后,不熟也熟了。

但如此一来,不但方术士累的够呛,连硝石也不太够了。

“此物真是太稀少了。”眼见产出的冰远远小于需求,明月不由感慨。

除了少数天然的硝石矿外,这东西就只能在阴干的墙角,厕所,猪圈的泥巴里刮取“地霜”,再过滤提纯。

他不由对一直觉得他用硝石制冰是不务正业的徐平说道:“制冰只是附带,这硝石真正的大用途,来日我再教与汝等,先生知道这世上何处硝石最多么?”

徐平回了他一个令人绝望的消息。

“我只知道,天下方术士手里的硝石,大多是从秦国购来的,据说秦汉中郡有一个大硝矿,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秦国,汉中郡……”明月翻了翻白眼:“秦国禁绝外来商贾,想从秦国内将此物大量运出来,比登天还难,看来十年二十年内,是没戏了。唉,若是和解池产盐一样,这世上能有一个大湖,里面源源不断地产出硝石就好了……”

徐平却奇怪地看看他:“长安君不知么?”

明月一愣:“什么?”

“赵国太原郡原名大卤,有湖泊无数,昭余祁至今烟波滔滔,但一些小湖却已干涸,有的湖床产盐,其中夹杂硝石,虽不如汉中之多,却也不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