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空生奇儿
  • 侨居天外客
  • 甲木盛
  • 2426字
  • 2021-11-30 20:19:55

诗曰:

“宇宙缈茫宇宙深,谁知天外有几层?有意打破太空密,流星一颗向天行。人心有诚天随意,横空应运产灵婴。遥立异地真豪客,两地远程也通情。”

一天,航天宇宙基地升起一颗飞天流星,这颗飞星是我们人类的结晶,它有一个了不起的名字叫“宇宙飞星”。宇宙飞星的飞天使命,就是要找到宇宙科学家们发现了三十二颗类似地球斑蘭的彩球,这是人类一直的梦想,多么稀望找到一个两个,更多的地球同类弟兄,更多的亲情来往,开辟一条太空之路。

三十二颗不发光的水球,科学家们很难感应到他们的成在,尽管它们近在咫尺也很难与它们见上一面。它们的轨道循环非常神密;有的十二年,也有十八年,三十年,六十年甚至上百年才现身一次,科学家们才得一睹它们的芳颜,它们如同宇宙中的过客女郎娇艳含羞。

有的如同昙花一现即逝,有的要等到下一次循环到原点才再次见面,有的滞留三五小时,最多的也不过十多个小时便消失了,科学家们若要再见到它们还要预算和等待,宇宙飞星在渺茫的星海中长途慢慢,无边无际无休无止的狂奔。

飞星内载有四十多名宇航员,当然也有国外人士参加,他们是二十多对年青夫妻,这次飞天远航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是成功飞到另一个地球,第二就是消逝在宇宙中,没有第三条路存在的可能。

为有一对最年青的夫妇没有遗留子女在故土;男的已满二十六周岁,是中国最年青的教授名叫张空遥。妻子是国外女郎名叫威廉亚·朱丽。朱丽夫妻在离开基地时,从计时表上已是第六个年头里,朱丽产下一个男婴起名“星儿”,星儿的诞生无懝给张教授夫妻带来欢乐,也带来耽忧,也给飞星内带来喜庆。

星儿很有福气,二十对夫妇都是他的父母,他们很喜欢星儿,也是星儿的老师。这个星儿非常漂亮,人也很聪明在各个异族父母教导下,星儿精通几十种语言,十多种语言文字,还有书库里的的各种名著,史学,武学,不知怎的,星儿对武学很有渊缘,张教授也支持习武,目的星儿生长在飞星这个小天地里,怕他身体脆弱。

武术是强身建体最好的段练,星儿不紧精通护身小术,大刀走马的成就深不可测,造就星儿一身奇才。星儿在十岁时,也就是飞星在太空行使十六年了,飞星按时到达第一个预定目标“二号球”。飞星刚进入大气层,二号球的主人发现天外来客,他们对客人的来访根本不怀友善,起动航天器实行全面围追。

总管飞星的星长在三考虑,没有起动攻击激光,只下令起动凝定激光,防止敌方近身攻击,从新改航三号星球,在长途中飞行了一年又一年,宇航员们一个个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渐渐衰老离去,每一个老人离去时,星儿都给他们行跪礼,他们握住星儿的手,祝福说道:“星儿,只有你一定能完成我们未完成的使命,不负我们一号地球人的稀望。

最后星儿的娘亲已离开了他们,飞星上就剩下星儿父子,飞星又飞了一年,张教授按三号地球预测只有一小时的到算预计时,教授和星儿各自盯着摄像屏幕。教授突然叫道:“星儿,我们已经到了三号星球,你看那颗兰色彩球就是我们几千年做梦也在遐想的第二个地球、、、、、、。

飞星基地电波收发器突然报警,工作人员打开接听器,电波传来急呼:我是飞星!我是飞星!我在三号星空,我在三号星空。三号星球是一个斑蘭彩球,是地球的同胞弟兄,数据显示个头比地球要大一至两倍,我们快进入大气层了,电波嘎然而止。

飞星内的张空遥正兴奋的向基地发送电波,飞星一下向大气层府冲,急忙停止电波发送,起动自身凝定激光将飞星停在大气层边缘旋转,为了着陆安全,马上打开扫描激光将飞星全面检测。的确要保证飞星安全着陆。

星儿道:“爸爸,我们先实行地面远程摄影,是否有文明人类存在,地面存在有多大的风险。”

教授赞同星儿的看法说道:“我们将飞星降在两万米高空慢游,也不能降得太低,严防碰撞地面的高山。”父子二人从摄影屏幕上把三号球的表面山山水水一揽无余的摄影录像,飞星在高空七天的慢游,将整个球体表面山水计算分层,正好三山六水一分田,是一个标准的另一个大地球。

而起是一个热闹非凡的世界,形形色色的动物,植物,飞禽走兽,一有尽有,也是一个人口繁荣众多的文明发展,不过比起地球人类的文明应该滞留在五千年前,张教授怕与三号地球人冲撞,测定在缈无人迹的沙莫上着陆,也不能离绿州过远,准备降落在一条带状的大山脉西面百里处沙坵上,那里正好在山水与沙莫之间,降落安全与生存两全其美。

张教授虽然感到庆兴安全着陆,必經飞星与地面是两个不相同的世界,父子二人在飞星内生存几十年,飞星内没有春夏秋东四季划分,也没有日夜的温差,没有风雨湿燥寒暑,没有病毒细菌。特别是星儿在空中生,飞星内成长,如果一但与地面接触,教授父子就好比新生的婴儿,那么地面的环境气候与飞星内相比就显得十分的恶劣,父子二人环境适应很脆弱,不敢直接与世面相交。别看那飞星球里,环境优美,气温都在一定之间。

星儿却好奇,知道飞星已經安全着陆,父亲常常提起地球是如何的美丽,而起人类为了找第二个地球,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众多宇行员的伯伯,阿姨献身此业。飞星安全着陆应该是我们父子成功的骄傲,应该高兴才是,可是父亲坐在那里面无表情没说话。星儿问道:“爸爸!我去把窗门打开看看大地是什么样子?”

教授呆呆的坐在那里,大脑里思绪万千,突然被星儿问话打断,急忙道:“星儿别急,我们目前还不能接触外面的气候,先亮开一小缝等地面的空气缓缓参进星门来,慢慢与大地灵气相容合,现在以飞星为家园,完全适合外面的气候,才可全开大门与外面的阳光,风雨寒暑相接触好段练自已,方能异地生存。

半个月后教授父子二人在沙莫架灶,开始食人间烟火,活动范围也向着东面横梁山林延展,猎取草林中的野生小动物,採菌菇,觅水果慢慢适应环境生存。

有一天,教授对星儿说道:“这里不是我们父子生存的长久之地,沙莫是干燥地区,水源缺发,虽然下了几次大雨,雨一停水就被黄沙吞食。飞星内的水库,冰库一天比一天少。随着飞星大门与地气开通,冰化水,水气蒸发消失,不像原来一粒水分子也休想逃出飞星外。我们明天把压缩电子多带两颗。凝定激光合,击杀激光合也带上。我们到横山的东面去寻找栖身之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