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夜战群狼
  • 无主空间
  • 博仙
  • 2408字
  • 2022-03-20 03:13:49

难得的休息,郝运也坐了在篝火旁边。

白天自己还差点死在这里,不知道在哪儿过夜,现在竟填饱了肚子烤火。这沈爷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了吧。

郝运靠着树,开始回忆先前种种,他的思绪乱成一团,想起白天的事情,还是一阵后怕。

安静的夜里,森林中只剩下一道火光……

“嗷哦——!”

一声深嚎令梦中的郝运惊醒。

可能太过疲倦,没想到自己就这么坐着睡着了。

那边的沈爷依然是身体泛着红光,坐在篝火旁抽烟。

“嗷—嗷—嗷—嗷哦——”

郝运吓得坐直,这一听就是狼的叫声,好像还很近。

再往旁边一看,黑漆漆的,略显阴森,什么都看不见。沈爷面不改色,依旧淡定的抽烟,旁边已经堆了一大堆烟屁股。

“不会有事吧?”

郝运有点害怕,还是忍不住问起来。

“能有什么事?这些东西叫几声就把你这个大男人吓住了?”

沈爷嘴上叼着烟,看起来非常自信。

“它们敢打扰我休息,我就敢让它们有来无回!”

话音刚落,树林中传来了些许穿行的声音,有什么东西接近了他们!

郝运连忙站了起来,拿起手枪警戒的望着四周,而旁边的沈爷还依然淡定自若,不时的嘲讽郝运几句。

“嗷哦!”

随着几声嚎叫,四头红毛巨狼从树林中冲了出来,绕过郝运直接来到了沈爷旁边,每头都有老虎那么大。

四头巨狼贪婪的的看着沈爷,郝运马上几步躲到沈爷身后,增添了少许安全感。

“怎…怎么办?”郝运看了一眼沈爷,小声说着后退一步,不想吸引狼群的注意。

沈爷冷哼一声,叼着烟站起来,手中一把蝴蝶刀徒然甩出。

他冷峻的眼神轻轻的扫了一眼周围,刚才的自信丝毫没有减弱。

“还真她妈敢来,找死。”沈爷冲着巨狼摆了摆手,身体开始冒火。

他又朝着郝运喊道:“你先带着他往东跑几步,这几只小狼我来解决!”

郝运吓的不行,却又不敢离开,要是他现在落单,被袭击可怎么办?在沈爷旁边貌似更加安全。

再说,他也不能扔下沈爷,要是沈爷真的死了,他照样活不了。

稍加思索,郝运硬着头皮没有挪动,把袁毅的枪举了起来。

“没事,我…我不怕,我来帮你。”

郝运压低音量说着,生怕引起狼群的注意,听来声音都有些颤抖。

“好小子,没想到还有点骨气,小心别被吃了。”

沈爷身体开始升温,手上的蝴蝶刀也甩动了起来。

他身上的火焰越来越旺,气势节节攀升,在他身边的郝运都不得不远离了一些。

四头狼嘴微张,随时有可能扑过来,随着沈爷周围的温度升高,巨狼反而变得更加兴奋。

没有任何预兆,为首的一头忽然就嚎叫着飞扑过来。

沈爷顿时被这股巨力搬倒,一只手便捏住这头狼的嘴巴,巨狼身躯一阵挣扎,却依然没有挣脱。

只见火光一现,通红的小刀便是直接插在巨狼的脖子上,紧接着,沈爷双脚一踢,老虎般的巨狼竟被他一脚踢飞数米之远。

另一头巨狼也立刻飞扑上去,沈爷朝着那狼头又是一刀,通红的蝴蝶刀再次死死插在狼头上,拔都拔不出来。

沈爷管也不管,踢开巨狼爬了起来。

于此同时,周围的丛林里又窜出来两团黑影,纷纷跳到了沈爷的背上。

其余两只也是迅速奔来死死钳住他的大腿,四只巨狼的力量合在一起真是大的惊人,沈爷谩骂一声只得再次被它们扳倒。

沈爷刚刚倒地,树林里又是窜出一道黑影,血盆大口瞬间袭向沈爷的脖子。

五匹巨狼都在攻击沈爷,郝运此刻好像被无视了一般。

沈爷滚烫的鲜血淌在地上,冒出白烟,他身上的火也烧的越来越旺,而这大火好像丝毫没有影响巨狼,依旧死死地控制着沈爷。

沈爷在地上挣扎着想翻过身来,可五匹狼的力量实在太大,凭他一人还真难以挣脱。

一旁的郝运看情况不妙,但也怕惹火上身,犹豫的开了两枪,都结实的打在巨狼的身上。

但子弹就好像泥牛入海,对沈爷一点帮助也没有。

“刀!”

狼堆中穿出声嘶力竭的呐喊。

郝运赶紧跑向那匹被沈爷推开的巨狼,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滚烫的蝴蝶刀拔出来。

急扔过去,见沈爷一把接住小刀才长舒了一口气。

不知何时,旁边那头被踢飞的巨狼此时竟晃晃脑袋爬了起来,刚刚清醒,直接便是扑向了面前郝运。

郝运躲闪不及,被一股巨力压倒。

他有样学样,两只手勉强钳住了巨狼的嘴,想一脚把它踢开。

可他小瞧了这狼的重量,这哪里能踢开?连动都别想动,他只好死死握住狼嘴硬扛着。

但他也支持不了多久,毕竟他力量有限。

随着巨狼的一阵挣扎,郝运的双手被生生挣开,狼嘴瞬间袭向了他的脖子。

郝运吓得闭上眼睛,就在这生死关头,只听“唰!”的一声。

紧接着,郝运只感觉一个毛茸茸的重物压在了他的身上。

再次睁开眼睛,那巨狼已然狼首分离,滚烫的血液浸透了郝运的衣服。

郝运用尽全力推来巨狼,脱力的躺在了地上,刚刚他还以为死定了。

许久,郝运在沈爷的注视下吃力的爬了起来。

现在沈爷身上直接是燃起明火,满身的鲜血冒着白烟,再看之前的狼群,无一例外全部凉透了。

看着这种惨不忍睹的画面,闻着脸上的血味,郝运还是没忍住,把刚才吃的大餐全吐了出来。

还好他之前藏了一块兔肉,还不至于饿着。

沈爷一屁股坐在地上,点起了一支香烟,他看起来伤的很重,脖子上有几个深深的豁口,身上还有数不尽的抓伤和咬痕,那豁口还在不停地往外蹿火,伤口中流出的血都热的冒烟。

郝运倒是没什么事,只是刚刚被滚烫的蝴蝶刀烫到了手。

“真他妈扫兴,换个地方睡吧。”

休息一阵,沈爷扔给了郝运一条无水自湿的毛巾,自己擦了擦身体又换了一套新衣服。

接着,他们把熟睡中的袁毅也叫了起来,说起来这家伙睡觉也真够死的,刚才那么大的动静竟然没吵醒他。

往后的夜晚还算平静,三人换了位置,郝运和袁毅也都睡了一觉。

沈爷则守了整整一夜,抽了一整夜的烟。

听说他有了火焰异能之后就开始失眠,闭着眼睛也是通亮,反而抽烟能使他提神,而且还有增强力量的奇效,后来烟瘾越来越大,现在已经是离不开烟了。

第二天太阳刚刚升起,郝运和袁毅便被沈爷叫醒。

令郝运惊奇的是,昨天沈爷受的重伤已经基本痊愈了,身上甚至连块疤都没留,这还是人类吗?

不过看着火堆旁的烟屁股,他也马上释怀了,毕竟哪有人类不需要睡觉的?

袁毅今天的状态也好了不少,经过一夜的休息就已经可以动了,还是多亏了沈爷的药水,虽说还有阵痛,但是这对袁毅来说不算什么。

沈存点燃香烟站起身来,随后又抻了个懒腰。

“行了,出发吧,昨天信号弹在哪个方位来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