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小偷遭小偷
  • 无主空间
  • 博仙
  • 2337字
  • 2021-10-30 21:04:05

正当双方打得不可开交之时,一个屎黄色的圆球突然冲入了战场。

那圆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了一大片打码人。原本还焦灼的战局立马倒向一边。

圆球不断袭击着周围的打码人,两个高个儿则集中精力对付战斗机器人。

很快,战斗机器人的数量也从四个减少到了两个。

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中,一个身穿深红色长袍的男人从一旁走了过来,头上带着一个兜帽,看不清脸。

他长袍的背后,赫然印着一个金色的天平。

“没想到他们还有教会的帮手,撤!”一个领头的打码人喊道。

来的快,去的也快,没一会儿,所有的打码人都撤走了,连地上的尸体都没落下。

围观的人也散了,附近只站着那一个人。

“多谢这位平教士出手相助,我云某感激不尽。”

战斗结束,九号对着远处的平等教徒道。

那平等教徒慢步走近。

“举手之劳罢了,久闻云先生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气宇非凡。”平等教徒走近,两人面对面。

平等教徒伸出手,9号的手握了上去,两者对视一眼。

两人的手即将分离,那教徒突然抬手,摘下了他的兜帽。

里面赫然是一张沧桑的面孔,就好像是电影中的角色。

“不知平教士尊姓大名?”9号流露出一丝疑惑。

“免贵姓贾,名贾仁,本人喜欢四处游历结交朋友,若不嫌弃,可以结识一下。”那平等教徒抱着拳说道。

“原来是行者大人,嗯...本人云十九,是东区云家人,排行第九,云家是机械家族,安家在939区。”九号也抱了下拳,又转了一下手上的戒指。

“就当是交个朋友,日后有需要尽管找我。”

贾仁又伸出手来,与那云十九握了一下。

“一定一定,不知如何找到贾仁兄?”云十九问道。

贾仁没有答复,抽出手转头就走。

“有缘自会相见,先行告退。”贾仁留下一句话,脚踏圆球快速的飞离。

9号满脸疑惑,不过也马上释怀了,毕竟行者们的行为都是很奇怪的。

“走吧,该回去交差了。”见贾仁离开,云十九回头对两个卸下盔甲的高个儿道。

话音刚落,他瞬间冒了一身冷汗,摸摸右手,他手上空空,只有戴过戒指的红印,哪里还有纳戒?

“什么时候?咱们怕是被耍了。”

云十九仔细思索,慢慢说道。

“他是教会的人,怎么可能?难道是那群人造人?”

云十九边走边想。

可惜,他打死也不会想到,刚才帮助他的贾仁,还真是个假人,是郝运用伪装纽扣伪装出来的。

“找人去查一下刚才那个贾仁。”

云十九吩咐道,随后渐渐走远……

与此同时,郝运已经躲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戴上了这枚戒指。

马上他便感应到手上的东西,但他想查看戒指内部时,却好像有一道屏障在前面,使他无法进入。

当他想强行进入时,他体内的能量便席上这道屏障,能力犹如飞蛾扑火,消耗非常巨大但依然没什么进展。

“看来不是一般的戒指,等会到1307再破解吧。”

郝运想着,按照地图走向了最近的传送门。

他还穿着平等教的衣服,非常安全,只不过他这次袭击了平等教的人,也不知道会惹上什么麻烦。

正低着头往前走,他的肩膀却被一双小手搭上。

要知道,他现在可是以平等教徒的身份走在街上,除了教会的人,还有谁敢搭上他的肩膀?

要是真让他碰上教会的人,非得露馅不可。

“不会这么巧吧?”

郝运想着,停下了脚步。

“你竟然连平等教的人都敢碰,真是好大胆子。”

听见这句话,郝运顿时冒出了一身冷汗。

但等他强行压制住恐惧后,他发现,这句话竟来自一个熟悉的声音。

“又是她?”

回头一看,果然又是那个熟悉的人。

“玲儿?”

郝运下意识的叫道,全然忘记听见刚才的话。

“嗯?”

玲儿吃了一惊,但很快又恢复了状态。

“对不起!我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

这张脸离他如此之近,郝运终于克制不住自己。

他一把抱住面前的少女,泪险些便止不住了。

“啊...你干什么?”

玲儿挣扎着挣脱开来,白光一闪便消失在原地。

瞬间,郝运就好像感觉到丢失了某种东西,内心空捞捞的。

好似一场梦醒,他站在原地感受着那玲儿的余温。

“不管她是谁,一定要找到她!”郝运下定决心,要搞清楚关于这个玲儿的事情。

“不过现在还是先回去交差吧。”

随后郝运心想着继续往传送门的方向走。

“等我把这个戒指破解,到时候......”

他摸了摸手上的戒指,却发现戒指竟然已然消失。

这下他慌了神。

快速回想了一下,从头到尾他一直低头走路,除了刚才与玲儿的交流之外没碰过任何一个人。

“不会是她吧?”郝运心中想着。

他印象中的玲儿可是一个正义感爆棚的警察,偷东西这种事情她绝对不可能做出。

但他一向非常注意,只有见到玲儿那一刻才会放松警惕。

突然,他又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这里人才辈出,连他都能变成贾仁的模样,万一刚才那玲儿是假的,自己岂不是被骗了?

郝运顿时一阵胸闷,赶紧喘了几口大气。

现在后悔为时已晚,他这次不仅没拿到戒指,反而还招惹了中心区最大的两个势力。

“这可怎么办,完了完了。”

郝运开启了红隐石隐藏起来,心里不停的打鼓。

隐隐约约中,他感受到自己的一股能量正在被攻击。

身体里的能量与主人联系密切,就算远在千里之外也能感受到。他感受到的这股能量,不就是刚才破解戒指时留下的吗?

二话不说,顺着能量的引导,郝运踩着瓦尔灵,全速赶路。

路上,郝运不免有些忐忑,还好他还穿着平等教的衣服,路上不会有麻烦。

这次想拿回戒指恐怕没那么容易了,但他也只能拼了,要是空手而过,那他可就亏大发了。

途中,他又感觉自己与那股能量的连接正被慢慢切断,感应越来越薄弱。而且此时他体内的能量也消耗殆尽,不能再加速前进了。

一刻不停,他还是选择前进。

“快了,快了。”

那股能量已经近在咫尺,现在他已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虽然他与能量之间的感应越来越弱,但是他还能推断出该走的方向,这个方向在不停变动,说明戒指一直在移动。

没多久,它停了下来,郝运也跟着停了下来,他感觉到之前的那种联系好像正在越来越弱。

越来越弱,越来越弱…

断了!好像是手中的导盲犬突然挣脱枷锁,郝运现在就如同一个瞎子,找不到方向。

郝运心中石头落地,他意识到自己失去了最后的机会。

他很快想到了去处,正想召唤出万能卡,却突然被唤了名字。

“是你呀,郝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