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时机与过往
  • 无主空间
  • 博仙
  • 3624字
  • 2021-11-01 10:49:25

拍卖行另一头......

郝运远远的看着他面前的一行人。

9号刚从密室走出,他的身上并没有多出任何一样东西,郝运还不知道他把那图纸放在哪里,所以暂时只能跟踪他,等待时机。

他现在必须想一个办法,不然,他就算知道了图纸藏在哪儿,也无济于事。

那九号从拍卖行出来后就一直沿着路往前走。

郝运远远的在后面跟着,他们的终点应该是一个饭店。

他自来到主空间后,还真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饭,一直都是吃饥饿胶囊之类的,毕竟吃饭这种事情很浪费时间。

到达了目的地,这家饭店看起来非常的高档,内部满满的高科技,看起来像是科技联合的产业。

餐厅服务员依然由机器人担当,中区的村民貌似都是平等教徒,地位相当的高。

九号看起来像是这里的常客,一进入餐厅,他便找了一个包间落座。

郝运也没办法跟进去,只能先在大厅找了一个位置。

“欢迎光临,先生。想来点什么?”

一个机器服务员走了过来,无论是声音还是模样,此人都和真人无异,令郝运有些诧异。

郝运问:“你是机器人?”

“是的,我是科技联合最新型号的餐厅服务机器人,编号……”那服务员微笑着说道。

看着这个异常真实的服务员,郝运突然想到了某种办法......

“老板,我们不如先回基地吧?我怕一会儿会有麻烦。”

包间内,一个高个儿弯着腰,正和那9号说着话。

“怕什么,不是还有你们两个吗?这家餐厅的东西你们一定要尝一尝,很好吃的。”

“先点餐吧,那东西在我的手上,你还怕被人偷了不成?”

九号不紧不慢的坐在椅子上,摸着手上戴的戒指。

“服务生呢?怎么还没人接待?”

那高个子对着门说道,同时,郝运从门口走了进来。

“对不起,久等了,几位想来点什么?”郝运努力学着机器人的语气。

他刚把一个服务生拖到厕所扒光了衣服,随后马上装扮成机器人进入9号包间。

不愧是科技联合的产物,做工还真是精致,和真人没有半点区别,就连下半身......

“还按老样子来吧。”高个子说道。

“好的,先生。”郝运继续学着那机器服务生的语气。

据郝运观察,机器人给客人点餐就只需要传达一下信号,从外表上看不出来,所以他完全没有作为。

“你怎么还不出去?”那高个子警惕的问道。

“我将留在这里为几位先生服务。”郝运心中一紧,随后马上想出了一个完美的回答。

“没事的,这里是科技联合的产业,非常安全的。谁要是在这里搞出点什么事的话,科技联合是不会放过他的。”

那九号说着话,示意高个子坐下来。

郝运听着不由得冒起了冷汗,他刚才扒掉了一个服务生的衣服,科技联合以后该不会找上他吧?

也罢,反正事情都已经做了,他这次一定要知道图纸在哪儿。

前思后想,郝运正想找个理由接近9号时,包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许久,走进来一个女服务生。

郝运心中一震,这服务生的样貌他是那样的熟悉。

不正是他那日思夜想的人?

“玲儿?!怎么可能?”

“这机器人怎么跟玲儿长得一样,该不会这么巧吧?”

又看到这幅熟悉的面孔,郝运顿时陷入了回忆……

他刚刚记事的时候发生了一次意外,郝运在车站与父母走失,被一个陌生人拐走了。

此后,他便和一帮陌生的小孩儿,被关在一个又黑又冷的仓库里。他们被刻意弄伤,并且被强迫出去乞讨,每天食不果腹。

那段地狱般的日子郝运已不想再回忆……

而在这些陌生的小孩儿中,有一个小女孩,在艰难的环境中他们互帮互助,形影不离,成为了那段黑暗时期彼此的最后一缕阳光。

那个女孩便是玲儿。

郝运打小就心眼多,为了逃出去,他开始找机会,有一次趁着守卫换班的时候,他竟然还真的逃了出去,虽然没跑几步就被抓了回来,但是却让他有了一丝希望。

被抓回来之后,守卫们对他们的看管更紧,在这依然没有难倒郝运,毕竟,一个大人怎么会把一个小孩儿当回事呢?

有次吃饭的时候,他偷走了大门的钥匙,在一宿的研究过后,他硬是记下了门锁的规律。

过了几天,他捡来一根铁丝,深夜竟然直接用铁丝打开了门锁,带着玲儿一起逃了出去。

他和玲儿搭车来到了市里,并为玲儿找到了父母,但他却一点也记不起来他自己父母的模样,他因想留在玲儿身边,便没有寻找,只是选择在外漂泊。

后来玲儿的父母报警,多亏玲儿的大力配合,拐卖他们的团伙才终于归案。

也许他就是一个天生的盗贼,没有人教便能用铁丝开锁,后来只要一个照面他就可以偷走路人的钱包,再后来,偷窃甚至已经成为了他的本能。

当然,他只是拿钱,证件之类的其他的东西他都会偷偷的放到警察局门口。

虽然是一个贼,但他也算是一个有原则的贼。

他给自己定下了三不偷原则,掩耳盗铃的欺骗自己。

第一,不偷救命的钱。

第二,不偷穷人的钱。

第三,不偷老人小孩的钱。

他没有亲人,也没有家,甚至没读过书,除了偷,他也没有别的本事。

依稀记得,上学的时候,玲儿经常来找郝运,把上课时学到的东西都教给他,郝运对这种难得的学习机会也非常珍惜。为了教会郝运,玲儿每次上课都尤为认真,以至于后来还成了学霸。

郝运在外时总是牵挂着玲儿,玲儿好像也想着他,每天夜里他们总会偷偷见面,又总是怕被玲儿的父母发现,为了躲避玲儿的父母,郝运甚至还练就了一套反侦察技术。

为了回报玲儿对他的好,每年玲儿生日时郝运都会送她一件贵重的礼物,这礼物一定不能是偷来的,一定得是他自己买的。

即使买礼物的钱也是他偷来的,但这样一来他心里总会好受许多。

他不会允许任何人给玲儿造成伤害,对于她的事情,郝运看的比一切都重要。

在这世界上,玲儿就好像是他唯一的亲人,是他心中最后一丝牵挂。

最荒唐的是,长大之后,玲儿竟然考上了警校,并且成为了一名优秀的警察,而那时郝运总是在外面偷窃销赃,干一些违法的生意,并且从未失手。

虽然他们两人对待对方没有丝毫变化,但是郝运的内心深处却总是无法释怀。

郝运经常利用自己的关系网帮助玲儿办案,在某些时候,他甚至更像是一个卧底。

他每次偷偷把拿走钱的钱包放在玲儿的警局门口时都怕会撞见她。毕竟他是阴影里的人,注定无法与玲儿站在同一片阳光下。

在某种意义上,玲儿也不是非常称职,她明知郝运背地里干了什么,却始终没有将他抓起来,对此郝运心知肚明又非常难受。

无数次深夜他都在问自己:“要不要就此罢手?去玲儿的警局自首,日后再从头来过。”

可明明昨天晚上下定了决心,可走到警局门口却怎么也迈不动步了。

“我怎么这么懦弱?连这点小事都不敢面对!难道我这一辈子就要活在这阴影中吗?!”酒后三巡,郝运曾对玲儿倾诉。

而当时玲儿只是陪他喝酒,没有说话。

还记得那一天,他也永远永远无法忘记那一天。

当时他正在参加一场地下交易,可突然之间警笛大作,回过神来时他们已经被警察包围。

一言不合两方便掏枪打了起来,在警匪火拼之中,双方都有死伤。

他当时幸运的逃了出去,并且躲了好一阵子,等风头过去了,他才又去找玲儿。

可他这次却并没有等来玲儿,而是等来了一个天大的噩耗。

玲儿...玲儿居然…她居然在那次火拼中牺牲了!

而他竟然两个月后才得知这个消息,连玲儿的葬礼都没能参加,甚至不知道她埋在哪里。

开始他并不相信,可当他看见玲儿的遗照后,当他在报纸上看见这则消息后,当他看见玲儿父母的哭泣后,终于还是接受了现实。

郝运生命中唯一的牵挂真的就这样消失了。

他努力思考前因后果,最后发现竟然是他害死了玲儿,正因为他的存在,玲儿才会参与那次行动啊!

当天晚上,他哭的差点昏厥过去。

第二天他大病一场,在医院躺了半个多月,出院后整个人苍老了好几岁。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是他生命中最黑暗的时期,比他被拐卖的那段日子更难熬百倍。

他先想到了结自己,但是每次动手都会被自己的求生欲制止,他实在是下不了手。

他痛恨自己的懦弱!痛恨自己的无能!

每天晚上他都会梦见玲儿,梦中的她总是那么迷人,但转瞬间,美梦就变成噩梦。

玲儿的死状!玲儿的葬礼!玲儿在天堂还在怪他:“为什么不听我的?为什么执迷不悟?为什么你要参加那场交易?为什么为什么?”

惊醒后,面对着一个没有玲儿的世界,他又会躺下去,想要回到梦中……

后来,他找遍了所有的墓地,终于来到了玲儿的坟前。

他在坟前一坐就是三天,将所有压在心底里的话都说了出来,对不起三个字更是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他就一直陪着玲儿,直到他失去意识。

当他再次醒来时,已经不知道被谁送进了医院。

“还要不要自首呢?”

过后,他又问自己。

原本他的梦想是和玲儿生活在同一片阳光下,可就因为他的懦弱,现在已经永远失去了机会。他连活下去的理由都再找不到,多余的事情,他也不想再考虑了。

连玲儿都走了,这世界上再也没有在乎他的人了。郝运从此彻底自暴自弃,原来的三条原则也被先后废除。

从此他只想着搞钱,很多很多钱,有了钱之后,再用物质去麻痹自己。

但其实他心底里一直期盼着被抓的那一天,可能等到了,也就解脱了。

只是这么久过去,他一直也没能等来想要的解脱,反而是等来了穿越。

直到现在他也说不上来,他对玲儿到底是一种亲情,还是爱情呢?

也许是爱情,只是他没胆量承认罢了,自己注定是一个活在阴影中的人,怎么配得上那么优秀的玲儿呢?

玲儿啊!那真的是你吗?

无数回忆和万千思绪只在一瞬间闪过。

此刻,玲儿就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

再次看见这个熟悉的面孔,他的心脏激动的像是要跳出来!他现在好想冲过去紧紧的抱住她!

但是看着眼前的9号,他还是得把心中的冲动强压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