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空无一人
  • 无主空间
  • 博仙
  • 3785字
  • 2021-10-30 19:45:57

竞技场内……

“球型竞技场规则很简单,把两个人关进去,出来一个,拿钱走人。”

胖子正在跟袁毅讲解,他之前已经在这里赢了一场,拿走了奖金一万多元,另外还有一些装备。

赢得很轻松,简直是碾压,所以奖金很少。

周围的观众都可以参与下注,压你的人越少赔率就越高,赢了之后还可以取走对手的武器装备,还有异灵。

场上激烈的战斗看的袁毅眼红,也想上去试试。

“下一位守擂者,铁人乔克!”

主持人激动的解说,一个人走到了竞技场中间,他浑身都是银色的,这是铁人异能,把身体变成铁做的,刀枪不入。

乔克在底下怒吼着,终于有一人前来挑战。

一个使长棍的少年,他没有异能,自称小八龙。

没多久两人便打了起来,双方你来我往,十分火热。

看台正在下注,胖子把钱压到了小八龙的身上,袁毅也是如此,因为他俩都看那铁人不太顺眼。

看着火热的比赛,袁毅问道:“你看我能行吗?”

问完还喝了口酒,看来他自己心里也没底,毕竟输了可就再也回不来了。

胖子道:“你...身手倒是不差,只不过装备太差,你这手枪早该淘汰了。”

袁毅道:“这手枪可跟了我不少年了,我除了它再没别的了。”

袁毅跟郝运一起进队,而且他付出的甚至比郝运还多,但两人的收获与付出却不成正比,主要是这次并没有获得什么适合袁毅的装备,那火箭炮也不适合这种场合。

陈峰倒是给他配了一身装备,机械臂机械腿,还有一个防护服,只不过对他并没有实质上的帮助。

袁毅想了想,好像他兜里还有十万块钱,他一项不注意这些身外之物,但用这钱应该能让他变强。

他渴望变强,渴望战斗。

胖子道:“也许你可以把你的手枪加强一下,比如附魔。”

袁毅道:“我可不想伤害我的枪。”

之前陈峰提出要改造他的枪,但被他拒绝了。

胖子道:“不伤害,附魔只是加强,非常适合你。”

袁毅道:“在哪儿?”

胖子道:“竞技场地下就是,这里专卖武器。你手头的钱可以买一块不差的石头。”

袁毅道:“好,我要去看看,别忘了拿我赢来的钱。”

他独自下楼,找到了一条通往地下的路,地下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陋,中区所有地方都很高档。

整个地下都是一条蛇形街,灯光比较昏暗,走在这里,总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地下虽然是建筑内,但是却像是在建筑外,路边都是棚子,棚子上面有一盏灯,告诉了袁毅这棚子里的营生。

上面是竞技场,是专门杀人的地方,这底下也都不是正经人,每天过的都是刀口舔血的日子,所以店主也经常改变。

走了没多远,终于看见了一家附魔店,推门就进。

店面与其他地方一样,外面看着很小,实际上里面的空间大得吓人。

前台很大,后面好像还有一个房间。货架上摆着各类的石头,往后走还有书籍和武器,种类齐全。

“老板在吗?”

转了一圈,袁毅并没有看见卖货的,他也不敢碰,要是被安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他也许就走不出去了。

“嗯?有客人来了吗?”

一个慵懒的声音从后屋传来,听声音应该是一个女人。

那女人从屋中缓缓走出,她好像自带一股仙气,让整个屋子瞬间变的梦幻起来。

一袭白衣入眼,但那本该纯洁的白色却已被血迹玷污。她的面容十分迷人,白皙的脸上还有几鲜鲜血,正顺着她完美的脸颊往下淌。

看见血迹,袁毅后退了一步。

两人对视了一眼。女人忽然笑了,笑的有些诡异。

她看袁毅的眼神也变了,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就好像她正看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别的什么东西。

那眼神让袁毅发怵。

“这女人好恐怖。”

这便是袁毅的第一想法。

他只能先猛灌一口酒,才有胆量开口:“我想给我的枪附魔。”

那女人没有回话,自顾自往前走了几步,每接近一寸,袁毅的恐惧就加剧一些。

靠的近了,袁毅本能的想要逃离,但是这感觉很是奇怪,他好像被禁锢在了原地。

“你是个穿越者?”那女人的声音空灵,不断在屋中回荡。

袁毅没回答,又猛灌了一大口酒,他已经被那女人的眼神和气势吓得半死。喝酒才能让他显得正常些,毕竟醉鬼是不知道害怕的。

这种眼神!这种气场!那绝不是看活人的眼神!

“穿越者,运气真好啊,一天遇到两个。”那女人自顾自的说着。

袁毅低下头不敢看她,他只有沉默的份儿。他话也说不出,看也不敢看,又猛灌了一口酒。

“跟我走吧,陪陪我。”

那女人贴近耳语,传到袁毅的耳朵里却是透骨的寒冷。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没有任何回应。

“怎么?你不想吗?”

见袁毅沉默,那女人的声音忽然冷了下来。

他再也忍不住,强烈的求生欲迫使他离开这里!他直接冲出了棚子跑到街上。

他心头缠绕着一种无法无视的感觉,就算离开了小店,刚才的那种恐惧还没有消失。

他拼尽全力跑到了楼上竞技场,但这里却静得出奇。

“人都跑去哪儿了?”

刚刚还热闹非凡的竞技场此刻竟空无一人!

他想不通发生了什么。就好似坠落谷底,内心除了绝望,还是绝望。

但他还要跑,一刻也不停,跑到外面去!跑到拍卖行去!跑到那感觉不再跟着他才算完。

一路见不到任何行人,他一刻不停的跑到了拍卖行。

这里依然是空荡荡,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

“人呢?人都去哪了儿啦!”袁毅发出绝望的呐喊。

他直接坐在地上,一口喝了半瓶酒,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心头的恐惧感让他昏了头,现在这种状况怎么想都不正常。

“为什么所有人都会消失不见?为什么自己会如此恐慌?那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许多个问题搅动着思绪,袁毅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滚出我的身体,你这个魔鬼!”

空灵且愤怒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如同一声炸雷。

袁毅一个恍惚,仿佛被人从深渊底下一把拽了上来。

前一秒他还在空无一人的拍卖行,而现在,他竟然又回到了那个小棚子。

此刻他汗如雨下,刚刚就好像是做了一个噩梦,一个无比真实的噩梦,眼前的这个女人随时都可以要了他的命。

“果然是这样,都是幻觉!”袁毅确定了刚刚的猜测,稍微镇定了一些。

“够了!搞清楚!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

“你这女魔头,你不配来支配我!”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为何不敢面对自己?”

袁毅僵硬在原地,他大概搞清楚了现在的状况。

眼前的这个人,好像并不只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像是一个身体拥有两个人格,现在她们好像起了矛盾。

他还发现,他本已经喝完的酒,此时竟然还是满的,此前被他差点撞烂的门,现在也是完完整整的。

此前的一切全都是幻觉。

“面对自己吧!”

又是那种感觉,那女人一句话不停回响,袁毅又感觉到了一种恐惧。

她消失在了原地,又出现在了袁毅的面前,四目相对。

多么美丽的女孩儿,多么人畜无害的一张脸,他相信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男人会害怕她,虽然他现在就在颤抖。

不知道从哪儿出现的一把刀子,毫无征兆的捅进了袁毅的胸膛。

这是一种真实的痛觉,他倒在地上,血从他的身体里喷涌出来。

“我死了吗?”袁毅瘫软在地,浑身没了一丝力气。

“你不是我!我才是我!”

又是那空灵的声音,又把袁毅惊醒,他的身上还插着那把刀,地上的血也没消失。

但他现在却还站在那里,甚至还想喝一口酒,这女人难道还有让人死而复生的能力?

“你怎么还没清醒?”

又来了,回荡在他脑中的声音又来了,他再次被一把匕首征服,瘫软在血泊中。

但随着那女人几句话说完,他又活了过来,一生一死,这真是奇妙的体验。

“这都是幻觉,坚持住!”他只有自己鼓励自己。

也不知过了多久,袁毅在那一生一死之间,已不知轮回了多少次。

现在他甚至已经分不清何时是幻觉,何时又是现实。

但是一切终究会有一个结局,而袁毅的结局应该也要到来了。

“今天我就是要留他一命!”

“那我今天还就要收了他这条命。”

“那你就来试试,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好啊,试试就试试。”

这些对话一直在他面前上演,全部出自同一人之口。

一般,每当对话结束,袁毅就又要死一次。

而这次却有些不同,那把刀子并没有插入他的身体,而是被她自己拦了下来。

“你,竟然为了救他!”她的声音中有些许震惊。

“你压制不了我多久的,还没完!”那回荡的声音说完这句话便好像消失了。

那女人冷哼一声,变成了一缕青烟,顷刻间,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袁毅彻底呆住了,他瘫软在地上不敢回想。

在这竞技场地下发生的事情,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难以接受了。

最后一滴酒也喝完了,袁毅终于回到了现实。

小店儿还是那个小店儿,并没有什么变化,他四处转了转,整个小店就只有他一个人。现在这里没有老板,那东西岂不是随便拿?

他这次来可是给武器附魔的,不能因为刚才那种怪事儿耽误了。

卖货的台子里有一些袋子,与之前副空间拿到的地精袋有些类似,只不过容量小了一点。

左右看了看,他便拿着袋子把货架上的所有石头一扫而空,足足装了有八大袋子。

虽然他不知道价格,但是总感觉这些袋子里的东西绝对价值不菲。

走之前,他还没忘了拿走前台柜子里的现金。

原路返回了圆形竞技场,这里还是原来那么热闹,他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怎么去了这么久才回来啊?怎么样?附魔过的武器顺手吗?”胖子一见到他就抛出了一大堆问题。

“你怎么这副样子,又喝了多少啊?”见到袁毅魂不守舍的样子又是问道。

“我刚才遇到了些怪事。”袁毅一屁股坐在座位上,长叹了一口气。

讲述完刚才发生的事情,袁毅又是冒了一身冷汗,胖子则是对那八大袋免费的附魔石更感兴趣。

胖子道:“算你福大命大,这就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胖子翻动着袋子里的附魔石,咧着嘴笑着。

胖子道:“我看今天不适宜打比赛,咱们还是先找个地方把这些石头都卖了,就能大赚一笔。”

袁毅道:“反正我现在也没状态了,现在有了这么多附魔石,先把我的枪附魔一下吧。”

胖子道:“咱们先回1307,1307有一个交易场,咱们可以在那边摆摊儿。”

两人快步走下了楼,出了竞技场往传送门走。

胖子道:“然后再选一个最适合你的附魔石,到时候也不怕没钱附魔了。”

袁毅道:“这附近有没有酒馆儿啊,我现在需要打点儿酒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