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其他穿越者?
  • 无主空间
  • 博仙
  • 3249字
  • 2022-03-20 03:08:14

郝运意识到自己穿越了。

但穿越到了哪里?又为什么穿越?他依旧一无所知。

他第一时间远离了巨龙,跑进远处的一片森林之中。

不管是什么状况,他现在都得先活下去。

这里的树高的看不见树冠,周围没有小动物,更没有果实。

再找不到食物,他岂不是真要饿死?

没不久,郝运前面不远处再次升起了一缕黑烟。

“又来?”郝运再次犹豫起来。

原地观察了许久,郝运确定这道黑烟跟巨龙的鼻息有明显区别,很可能就是篝火放出的。

“难道这里真有人类?总不会还有什么森林飞龙吧?”

不能在一个坑里跌倒两次,经过刚才的事情,他还是有些后怕。

原地徘徊犹豫了许久,他还是决定试一试,毕竟他现在根本没得选,留在这里随时都可能丧命。

要是找到人了,那就一切都好办了。

“豁出去了!死就死吧!”

黑烟在那森林深处,郝运小心警戒着,不知不觉又走到了黑烟附近。

远远望去,密集的树挡住了视线,他只能再前进一点。

这次他小心到了极致,走路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

又穿过一片密集的树,他便是直接僵在了原地。

看着眼前这两个壮硕的绿色生物,一股头脑风暴骤然开始:“我靠!兽人?!”

这俩兽人面目狰狞,每个都有两米来高,身材也比人类宽上一圈。

他们身上穿着盔甲,行为与人类一般无二,就和游戏里的一样。

只看一眼,郝运便慌了神,还好现在他还没暴露,否则九条命也不够他死的。

想跑,却怕被听见,毕竟他现在浑身没有一个地方不抖的。

“完了,完了,腿又软了。”

想到自己被抓住后的下场,郝运颤抖的双腿再也支持不住自己的身体。

“真他妈不争气啊!”

“沙沙。”郝运瘫坐在了地上,这细微的声响也让两个兽人齐刷刷的看向了郝运。

动了,两个兽人动了!

“我靠!”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力气,也许是强大的求生欲激发了郝运的潜能。

二话不说,跑!

郝运一溜烟窜了出去,两个烤火的兽人才察觉到不对,紧跟着追了上去。

回头一望,郝运心里一阵苦叫。

“这下可完了,万一被追上,自己免不了会被生吞活剥,难逃一死呀!”

身后两个兽人追来,郝运只顾得拼命逃窜,身上的伤口越扯越疼,血又淌了出来。

一人两兽,在森林里上演起追逐戏码,很快就跑出了这片森林。

不管不顾的一路狂奔,郝运的速度越来越慢,而两个兽人速度却是不减反增。

郝运回头看了一眼,再次使出吃奶的力气,做了最后的冲刺。

冲刺了没有几步,脚下一顿,郝运被一根枯树干绊倒。

由于速度太快,郝运一个跟头栽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身体像是不听使唤,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两个兽人近在咫尺,郝运此时却爬都爬不动,刚才跑步的力气一扫而空,潜力已经被他用光了。

“完了,这下完了,看来……”

郝运趴在地上回头望去,心念刚动,他便看到了更恐怖的景象!

顿时心脏一痛,吓晕了过去……

一旁森林中传来悦耳的鸟叫,可惜并不能让人感到悠闲。

草丛之中,正趴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此刻还在拼命呼吸。

仔细一看,不正是那个差点被生吞活剥的郝运吗?

之前的事还历历在目,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会不寒而栗。

拌倒他的“枯树干”竟是一条不知有多长的巨蟒,光一个眼睛就有篮球大小!

只看了那大蛇一眼,郝运便吓晕过去,还好它被那两个呆头呆脑的兽人吸引过去,不然也许他已经葬身蛇腹了。

郝运现在身处森林边缘的一处小草原,旁边还有一条小溪。

经过刚才的疯狂,他再也没了力气,伤口的血虽已经止住,但还是饿的脱力。

他爬到了不远处的小溪边,想着先喝几口水填一下肚子。

可这小溪也是奇怪,溪水温度低的吓人,刚喝了一口,就凉的他脑仁儿一阵生疼,又强忍着喝了几捧,胃便是凉的有些受不了。

郝运不敢再去任何地方了,要是再遇到个什么东西,他这条命也就到头了。

可在原地呆着,他又害怕巨蟒之后会再次回来。

“妈的!怪鸟、飞龙、兽人、巨蟒!我到底是穿越到了什么鬼地方?”郝运自言自语,回忆着一路上遇到的危险。

“嗯?这地方还有蚂蚁?”

正想着,郝运偶然发现地上一排井然有序的红蚂蚁。

他记得在求生节目中,蚂蚁也是可以吃的,而且这么多蚂蚁加在一起肯定也是高能量。

“那些怪物他惹不起,但这小蚂蚁我总惹得起吧?”饥饿已经让他无法仔细思考,伸手抓来几只就吞到嘴里。

喝了不少的溪水,又吃了许多蚂蚁,可胃里还是没什么感觉,反倒是感觉腿上痒痒的。

郝运翻身一看,瞬间头皮发麻,他身下已经成了蚂蚁窝了!

他双腿已经被咬得千疮百孔,皮肤上还起了很多红疹,而他自己却一点感觉也没有。

“我这不会是中毒了吧?”

郝运使劲爬了起来,扫掉了身后的蚂蚁,双腿却突然一麻,一个没顶住,又摔在了地上。

蚂蚁源源不断地从四周涌来,郝运赶紧又爬了起来,踉踉跄跄的离开了小溪边。

没走两步,他便感觉到胃里翻江倒海。

捂着肚子跪了下来,蚂蚁和冰水从嘴里喷涌而出,肠胃又被瞬间清空,随后又是一阵干呕,胃都要给吐出来了。

他再也没了力气,直接大字型的躺在了地上。

折腾完这一下,郝运真的不行了,他感觉自己身体在发热,眼前天旋地转,连呼吸都困难,一种危机感油然而生。

但他此时也只能安静的躺在地上,大口呼吸,眼皮渐渐的耷拉下来,耳边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躺了不知多久...…

郝运强烈的求生欲支撑着他没睡过去,他鼓励着自己清醒过来。

刚才看见蚂蚁洞旁边有几珠“猪笼草”,这东西以毒蚁为食,体内可能有抗体,也许能救他一命。

许久,他翻过身来,趴一会儿,又挣扎着往前爬了一步。

每爬一段距离他都会在原地歇上一会儿。不过十来米的距离,他感觉花了一辈子的时间,身上也早已满目疮痍。

虽说这“猪笼草”可能也有毒,这种情况下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郝运想把它给摘下来,不过他的拳头已经使不上力气,便一口把整株植物含到了嘴里。

“苦啊,太他妈苦了。”

郝运趴在地上嚼着植物。茎上的硬刺把他扎得满嘴是血,但是却又一点也不疼。

在原地又躺了许久,最后连蚂蚁都对他不感兴趣了。

时间证明叶肉竟然还真的可以解毒,很快,郝运又感觉到了疼痛。

不过,他更想感觉不到。

郝运废了好大劲才坐起来,见状况有所好转,随即便又吃了几株“猪笼草”。

郝运用叶肉小心涂抹了蚂蚁的咬伤,要是虫毒再发作,他可不一定还有这种狗屎运了。

不知是过了多久,天色都有些暗了。

“不能在这里呆着,那条大蛇要是再回来可就完了。”郝运心里想着,勉强的走动起来。

猪笼草不仅解了他的虫毒,还止住了肚饿,让他有了点儿力气。

往前不知道走了多远,中毒的症状基本消失,精神也好了不少。

他需要找到一个庇护所来睡觉,否则绝不可能撑过今晚。

找山洞时,他隐约看见前方躺着一个人。

走近点看看,见那人躺在地上,看起来呼吸微弱,左手边放着一把左轮手枪。身上被什么东西咬破了,伤口非常瘆人。

郝运的视线则一直在那把左轮手枪上,有了手枪,起码还可以自保。

仔细看看地上那人,他好像还剩一口气,应该也经历了和郝运同样糟糕的一天。

“果然还有其他穿越者。”

郝运想到过这种可能,如果他可以穿越,也许就还有其他穿越者,现在看见了真人,让他稍微松了口气,如果他能找到同类,也许真的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郝运想了一会儿,随后弯下腰。

可他刚想把手枪捡起来,那人的手却是一动。

瞬间,黑黑的枪口便指向了郝运的脑袋。

“别动!”

声音虽然虚弱,听来却相当危险。

郝运万没想到,只剩一口气的人竟然还有力气举枪,当下只能先把双手举了起来,后退了几步。

只见那人强撑着坐了起来,看了郝运一眼,右手拿起了腰间的酒瓶。

一口灌下半瓶,才狠狠道:“老实点!否则我不建议带你一起死!”

郝运努力镇定下来,指着身上的伤口,小心的说:“大哥别冲动!我没有恶意的,你看,我也受伤了。”

那人突然喝到:“别耍花样,站远点!”

郝运退了两步,他又道:“说!这他妈什么鬼地方?”

郝运苦丧着脸道:“大哥,穿越啊!咱俩穿越了!”

那人又喝了口酒,有些无奈的道:“他妈的,你说什么鬼话?”

“滚远点,别让我看见你!否则我就一枪打爆你的头!”

黝黑的枪口指着郝运的脑袋,郝运只好往回走了走,找了块大石头藏了起来。

“这酒蒙子。智商低就算了,都快死了还这么嚣张。”

“不过那人看起来活不了多久了,只要在这儿等到他死掉,就可以去拿枪了。”

郝运靠着石头等着,脑中的问题越来越多。

他到底是如何穿越的?又能不能回到地球?这一切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思索多时无果,因太过虚弱,郝运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