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炼狱中的希望

  • 无主空间
  • 博仙
  • 2541字
  • 2022-07-28 20:41:37

干燥的空气令郝运窒息,无边的黄沙看得他有些眼晕。

“医者形态。”

好在地狱行者暂时不会来追杀他,让他有了一些缓和的空间。

来到沙漠,郝运倒是不太担心。

他挥了挥手,面前的砂砾便升到了空中,为他组成了一个遮阳的平台。接着他又创造了几十个砂砾士兵,将自己保护了起来。

拥有沙漠皇帝异灵的郝运,在这里简直是如鱼得水。

“这里的时间到底是怎样流逝的?”郝运坐在黄沙上,仔细的想了起来。

也许每次场景转化就代表过了一天时间,虽然郝运感觉来到这里只有几个小时,但如果在几个小时中转化了这么多的场景,那恐怕他支持不了多久。

“上帝之骰,完全没有线索啊。”

在这样一个混乱的世界中,就连存活都是问题,更别提要去找一个异灵了。

每个场景都像是一个独立的关卡,会出现特定的危险来威胁郝运。而当郝运在沙漠中呆了整整两天后,他也明白了这次场景的危险。

“这是想活活渴死我吗?”郝运看着眼前无边的沙漠自言自语。

在出发之前他曾经吃下了一颗足够维持一个轮回的饥饿胶囊,足以保持自身的水分。而且拥有熔火之心的郝运在沙漠之中也不会被高温影响。

所以,这个场景完全是度假一般,给了郝运充足的时间恢复。

两天里,他已经将身上的伤口治愈。

而且地狱行者也并没有出现,很可能如郝运所想的一般,无论他感受到的时间如何,只要场景变化,就代表过了一天时间。

估计地狱行者也会在下一个场景继续追杀他。

趁此机会,郝运赶紧开始了训练,继续开发起了异灵的招式。

接着是八天的安全时光,虽然也有过沙尘暴和流沙的袭击,但是都被郝运用异灵轻松化解了。

但很快,场景也迎来了再次变换,郝运来到了一架太空飞船之中。

地狱行者也果然再次出现,开始不知疲倦的追杀郝运。

就在这种让人崩溃的情况下,郝运经历了一千多个不同的场景。

有的场景持续时间很短,但也会出现非常危险的状况,而还有一小部分时间很长,是想要慢慢消耗死郝运,也是在那种场景下,郝运得以迎来休整的机会。

地狱行者永远都跟着郝运屁股后面,除非他死掉,才能让郝运安心一个场景。

最离谱的是,一千多个场景中没有一次重样,顶多是类似。

而郝运也一直没有找到关于上帝之骰的线索。

但就在这次场景变换中,郝运迎来了一丝希望。

随着场景变化,郝运来到了一个孤岛,而周围的海水中充满了长着尖牙的小鱼。

“第1341次。”

郝运开启医者形态坐到地上,治愈起了上一次场景的伤,并默默在心中记下了这次场景的数字。

而郝运注意到,不远处还坐着另一个男人,不是地狱行者,而是一个郝运没过的面孔。

他此刻也在用某种东西治疗自己,不过也已经发现了郝运。

“你是谁?”郝运下意识问道,他从来没在这里见过其他人。

“你呢?”面前之人反问道。

他身穿一套黑色的布衣,头戴一个斗笠,颇有一股侠客的气质。

在危险之眼下,他看到的是橙色威胁,危险。

“我叫无双。”郝运笑了笑,还好对方的威胁等级不高,他还足以应对。

而且地狱使者也在上一个场景中死了,看起来这次的场景又是一个长时场景,他可不想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我是君盗天。”听到这话,郝运脑袋一炸。

不二逍遥曾和他提起过一起,号称世界第一盗贼的君盗天,几个轮回前,他在偷走几个家族宝物后突然失踪,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

“你真的是君盗天?”郝运想再次确认。

不料他刚说完这句话,对方就从纳戒中取出了一把枪,指向了郝运。

“你想干嘛?”

“别激动,我只是听说过你而已,因为我也是一个盗贼啊。”郝运马上将他安抚了下来。

“没想到在这监狱里也能遇到同行啊,真是巧了。”君盗天听完收起了枪。

不过,这个动作倒是让郝运疑惑了起来。

他记得临行前不二逍遥说过,这里无法使用主神的宝藏,难不成君盗天有特殊的手段?

“你怎么会在这里?而且,你刚才说这里是监狱?”郝运靠近了一些。

“那你又是怎么来到这种鬼地方的呢?”君盗天则再次反问道。

郝运与他讲述了来之前的事情,还将伪神的身份告诉了他。

早就听说过君盗天的名号,如果有机会,郝运真想让他加入灵运,到时一定会如虎添翼。

“没想到还有人会主动进到这里,佩服。”听完郝运的讲述,君盗天抱拳道。

随后他也与郝运讲述了自己的事情。

话说在三个轮回之前,君盗天进行了一次行动,一次性盗取了几个家族的宝物,之后便被数个家族的强者们追杀。

他被迫逃到副空间,但想不到对方依旧跟了上来。在拉扯之中,他足足逃亡了一个轮回,直到他在某副空间中遇见了穿梭者。

穿梭者与他共享了记忆,接着就问他:“想不想去一个谁也找不到你的地方?”

在他同意后,就被扔到了这里。

“没想到,那个人竟然也是家族派来的,他们想让我在这里死去,但是我还是活了下来。”

看起来君盗天并不知道穿梭者的身份,而是将他当成了家族的强者。

不过郝运也想不通,为什么穿梭者会把君盗天扔到这里,这不是明摆着想害死他吗?

“那你在这里生活多久了?”

“这是我经历的第249690场景,也是第43189个简单场景,应该已经过去几个季度了吧。”

听到君盗天说出的数字,郝运吃了一惊。

“其实,外面已经过了两个轮回了。”

“你说什么?”

“这里其实叫做噩梦炼狱,时间流速混乱,每个场景代表一天时间,而这里的一个轮回,只相当于外面的十天,相差50倍。”

“没想到是这样,该死的。”

郝运将无限大地上的情况讲给了君盗天,对方也把他在这里总结出的经验分享给了郝运。

噩梦炼狱中分为困难场景和简单场景,其中困难场景的时间很短但危险更大,简单场景时间长,一般都不具有直接危险,而是拥有严酷的环境。

他也在这里见过几个野生异灵,基本都非常强,身上已有异灵的君盗天每次见到都只能跑路。

而他之所以能在这里存活这么久,还多亏了他从几个家族中偷来的宝贝。

“你是我在这里见过的第7个人。”

“这里还有其他人?”

“嗯,都是曾经在无限大地上失踪的人,他们之中甚至有人已经度过了几百万个场景,但没有一个向你一样是自己进来的。”

听到如此庞大的数字,郝运倒吸了一口凉气。

郝运接着向君盗天说起了他创建的灵运,以及逃离这里的方法。

“没想到,真的有人能将盗贼联合起来,如果真有机会出去,我想我会加入你们的。”

郝运与君盗天相谈甚欢,他们在这个小岛上待了十天,期间进行了切磋,讲述了自己的过往,直到下一个场景到来。

“在无限的场景中轮回了这么久,你是第一个给我希望的人,但愿我们能再次遇到。”

“一定会的,等我找到上帝之骰,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随着场景变换,郝运来到了一个封闭的地下室,地狱行者也再次出现。

“非常危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