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第六十四天,天昏地暗(为云起悠然加更)
  • 荒岛求生日记
  • 漂泊的萝卜
  • 2105字
  • 2020-08-06 20:29:58

头好痛啊!好饿啊!

终于醒了过来,鼻塞,眼睛酸痛,肌肉周身痛。

这种感觉让我再次想到了刚漂到岛上的时候,这次好像更为难受,好像有些感冒了……

火堆已几近熄灭,灰烬里仅有些火星还在忽亮忽亮的发出一些光芒。

我自然不想火堆熄灭,挣扎着起身,捡了些干透的藤蔓过来,将火堆重新引燃了起来,之后又将大小树枝,逐渐的加了上去,直到火堆重新引旺起来,我才重新坐了下来。

外面的风雨依然很大,但有了昨天的经历之后,倒是没有那么可怕的感觉了,至少我坐在了这个能够遮风避雨的树屋里,再者小屋也在前几天被我重新加固过。

上次的发烧差点要了我的命,现在感冒了,心中倒是更担心这个。

也幸好,上次我在船舱里找到过感冒灵,这些药都被我放在了树屋的上层,至于有没有过期,对我来说根本不是问题,有总比没有好。

站起来行走的时候才发现,腿已经酸软的不像话了,只能勉强的听从我的控制,这次真的把我累惨了。

原本只需要轻轻支撑就能上去的上层,也花了我不少时间,不过总算也是上来了,小黑倒也识趣,在我睡着的时候并没有来烦我,而是躺在它的旅行箱窝里,窝的前面有几个果核,应该是它饿了自己叼了几个果子吃。

见我上来,它好像很意外的样子,随即冲了过来……怕被它撞到,我赶忙伸手制止了它,它倒也是很识趣,见我伸手,将掌心对着它,就停了下来,直接蹲坐在地上,直立着身体看着我。

感冒灵就在我的被褥下面,翻开被褥就找到了,上次经过处理后,上层倒也没有再漏水,虽然外面的风雨甚至比上次还要大,虽然树还在摇晃,但小屋却依旧没有任何损坏……

回到下层烧了锅开水后,我感觉自己的体力再一次被消耗光了,眼睛绝对是肿起来了,很明显的可以感觉到,都无法完全在睁开了。从小被灌输的思想就是感冒了多喝开水,所以将水微微冷却了一些后,我将药服了下去,又喝了一大盆的水,水可以利尿,希望自己多排几次以后,身体就会恢复一些吧。

尽管水喝的很饱,但我肚子却出奇的还是感受到那种饥饿,胃部在抽搐的感觉。这种矛盾的感觉让我很无奈,原本已经想要躺下休息了,但有不想让自己的胃出现问题,而那些果实或者香蕉又实在不想吃,甚至看到就有些反胃,所以不得不再次起身去煮粥。

起身的一瞬间,一阵天旋地转,差点一屁股坐到在地,还好伸手扶住了桌子,因为这一次很突然,手撑的也很用力,以至于桌子都被我差点推开。

不过还好,最终还是稳住了身形,这种难受的感觉实在说不出来,痛里夹杂着反胃,反胃里夹杂着饥饿,还有全身的酸楚和头晕,实在是难以言喻之极。

粥也在这种难受的感觉中煮好了,很明显因为刚喝了一大盆水的缘故,现在还根本喝不下去。也正好可以将粥晾一下。

睡着的时候没什么感觉,现在完全清醒了才感觉到,原来小屋的晃动幅度是那么大,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但外面应该很昏暗。

支撑着来到了门口处,透过门缝,我能看到雨水正像瀑布一样,从上层飞流直下,哒哒哒的雨声响彻于耳,外面的能见度非常低,根本看不清什么东西,昏暗的天空就像是夜晚。

“难道我只睡了一会?现在是晚上?”我猜想。

“不可能,我睡的时间应该不短,因为睡觉的时候,我根本没有把湿衣服脱掉,实在是因为虚脱了,甚至也不知道是昏迷还是睡过去的,我只记得躺倒在地前的事情,躺倒之后的事情便都一概不知了。”

但我醒来的时候,衣裤已经都干的差不多了,就算躺在火堆边上,也不可能在几个小时里将全身的衣服捂干,也许已经十几个小时或者更长了。当然,具体多久也已经无从考量了,而且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对我来说有意义的只有活着,健康的活着,健康的活着离开这里……

在等待中,尿意终于来了,排出的尿很黄,感冒发烧在以前都是小病,只要不是高烧,自己也能判断,很明显这个颜色能够提示我,之前身体应该处于缺水的状态,或者身体的某处可能会有炎症,当然这也不是什么权威的判断,只是根据常识的猜测。

事实也正是如此,确实是很久没有饮水了,早上出门后,我根本没有喝过一口水,而且现在喉咙虽没有什么疼痛的感觉,扁桃体可能没有发炎,但确实是有些异物感和痒痒的感觉。也许这就是炎症的前兆吧。

剩起一碗粥,我洒了些糖,可能是感冒的缘故,现在对油腻,鱼荤等比较反感,特别想吃一些清淡的。

而糖粥是我能想到的最简单的食物,也是唯一有享用欲望的东西,也许是饿的太久了,胃都空了缘故吧。

如此简单的食物,却让我品尝出了新的感受,顺滑的甜粥从我的喉咙滑入,温暖的感觉一直从喉咙流淌到了胃里,那种食物流动的感觉,我自己都能完全感受到,丝丝的甜味把嘴中本就苦涩的味道完全的洗刷了,使得我整个嘴里都是大米的原味和融化在米粥汤里的那股甜味。

喝完这碗米汤后,整个人都精神了很多,胃部也因为被温暖的米粥填满了,感觉异常的舒适,原本喉咙中那中痒痒的感觉,也好上了不少。

吃饱喝足再加上药效的影响,在充满暖意的火堆旁,我又开始发困了……

“嘭!哗哗”好几次我都坐着睡着了,都因为大树上被吹折的树枝掉落在树屋的顶上,把我惊醒过来。

幸好我的屋顶也是用小树搭的,这些树枝还影响不到它,我也在庆幸自己,还好将树屋搭载了这片树林里,要不是因为树林的遮挡,把风挡住了好几成,也许这个小屋早就不复存在了。

虽有些担心,但我实在太困了,脑子里只想着睡觉……隐隐约约中好像还听到了几声脆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