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第六十三天,海边怪事(下)
  • 荒岛求生日记
  • 漂泊的萝卜
  • 2102字
  • 2017-04-23 00:16:50

应该是一根被狂风卷起的树枝,折断的那头应该很是尖锐,在触碰到的脸部的瞬间,我能感受到一阵刺痛。

手本能的摸了下,我看到了血……

淡淡的,几秒钟就被雨水冲的无影无踪,脸部已经被暴雨击打的几乎失去知觉,除了一开始的疼痛,我现在几乎没有任何感觉。

血是不是还在流,我也根本没时间去顾虑了,我还在尽量坚持着保持身体的平衡,风太大了,大的几乎要将我的身体抛上天空。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挑选这种日子出来,这种天气是应该躲在树屋里的……很想埋怨自己的无知,但面对着即将要把我击垮的风雨,我没有办法继续怨恨自己,只能坚持着往树屋的方向走去。

雨比一开始要大了很多,风向已经不是一开始那样了,从被卷起正打着旋的树叶我发现,这很可能是台风来了……

本就焦急的心情更加急切起来,得尽快回到小屋,不然真的要危险了。

但现实还是那么残酷,风实在太大了,原本应该直线的行走,因为风的影响,让我不停的往岛内方向偏离,所以尽管走了接近一小时了,但行走的距离却短的惊人,也许最多也就五百米左右吧。

平时只需要一小时左右的路程,也许今天我得花好几个小时才能到树屋了,也许到时候天都要黑了……

急迫,加上紧张,让我整个人都躁动起来,心跳的加速,体力的急剧流失,让我苦不堪言。

小腿胀痛,大腿肌肉酸,狂风夹杂的雨珠早已将我的脸击打的失去知觉,我的胸口也早已冰凉!

冷!累!怕!

几种感觉叠加起来,使得我呼吸非常急促,密集的雨水从我的头发,耳后,脸庞,身躯上不停淌下,我的眼睛,鼻子,嘴巴都好像被雨水封住了一样。

好艰难!

急促的呼吸,好几次从我鼻孔中被吸入,使我不得不张嘴呼吸,甚至张嘴呼吸的时候,雨水还会从我嘴角趁虚而入。

呼吸,吐出趁虚而入的雨水,呼吸,拖动身躯前行……

甚至放弃的念头都开始出现了,它如同恶魔一样,不停的诱惑我,试图获得我的认同。它想让我躺下,它说我的身体已经透支了,必须休息一段时间才能前行,不然就算凭借这虚弱的身体,撑到了树屋,我还是会生病。它还问我:你想生病吗?

“当然不!”我的心底马上做出了坚决的回答。

但我并没有去照它去做,因为另一个念头让我更加的害怕,这个念头非常平淡,它只是很快的在我心底浮现,然后转眼就消失了。

“如果你想死的话,你就坐下来休息吧,打着圈飞舞的树叶你也看到了,我想你也知道这很可能就是台风,台风很可能没有真正的抵达,这也许只是台风的前奏,而现在你都已经快抵挡不住了,如果再等下去……”是的,这就是我心底的另外一个声音。

我觉得,这很可能是理智在做最后的陈述,如果再这么被消极的念头所影响,我很可能就会失去战斗力,很可能就会放弃……

但是我不能放弃,生命只有一次,这里并不是我想要的终点,还有很多牵挂的事情,还有很多牵挂的人,还想要等到回去的那一天……坚持吧!我不能放弃!

湿透的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难受至极,我很想将它脱掉,但又不想浪费自己的每一丝体力,每走一步,我的脑海中就会出现很多念头,但都被我狠狠的压制住了,再也不想受任何杂念的影响,每一个杂念都会分散本就不多的精力。

现在我只允许一个念头在我脑海中来回出现,没错,就是这个念头!火堆旁,我坐在凳子上,小黑趴在火堆旁,我们吃着香喷喷的米饭,啃着烤兔腿,柠檬滴在烤好的脆皮鱼肉上,香味四散,口水横流……

是的,就是这个画面在来回循环,就是它,在不停给我前行的动力,体力其实早已耗尽,现在支撑的已全靠意志。

意志这玩意很虚,就像长跑一样,让自己麻木起来,坚信自己,给自己鼓励,你才能坚持到最后一刻,一旦放松下来,整个人都会松垮,乃至直接躺倒……这就是意志的作用。

……

平时走了多久,至少都会有个大概的感觉,但今天却没有,我已经完全忽略了时间,这个地方就是获得蜂巢的枯木旁,没有多少路了,很快就能到树屋了……

路过这里的树林时,我好几次都想从树林中穿行,回到树屋,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原因有好几点,现在已经容不得半点冒失了,我怕自己承受不起。

疲乏无比之中,很想钻进树林,因为树林中的风,必定没有海边的大,就躲避风雨来说,这是一个好办法。但我现在连提斧的力气都没有了,更何况是砍去树林中的藤蔓和挡路的小树呢?

树林中还有蛇,有蚂蟥,有野猪,有未知的野兽,毒虫……

而我现在连踩死一只蚂蚁的力气都没有了,哪还有精力去对付这些……

所以我依旧沿着海边在行走,现在这里已经离我住的地方很近了,哪怕是爬,三十分钟应该也能爬回去了,这股气幸好还提着,虽然走的非常缓慢,非常艰难,但至少我还在走!

看到了!树屋!是的!前面就是树屋!我很激动,马上向树屋方向转了过去。

没料到,却忽视了狂风的威力,突然的转向,使原本侧面受风变为了整个后背受风,所以我直接摔倒了,背着的塑料筐被风吹起,扣在了头上……

痛,钻心的痛,但我已经完全顾不上了,鼓起一口气,将身体支撑着站起来后,将盖在头上的塑料筐翻了下来,也许鱼都早就掉了,但我根本已经没有兴趣捡鱼了。

我只想会到树屋里……无力的踉踉跄跄的被风一直推着,推开院门的时候,一道黑色的身影冲了过来……

在它的迎接下,顺手端起门口竹芋粉的盆子,回到了树屋里……

刚进树屋,我就将塑料筐解了下来,衣服都没来的及脱,就躺倒在了火堆旁,我好困……风好像更大了……树屋摇晃的如同海浪中的小船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