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第五十二天,天气骤变(上)
  • 荒岛求生日记
  • 漂泊的萝卜
  • 2012字
  • 2020-08-06 20:30:04

今天一大早,呼呼的风声就把我吵醒了。

我本打算下午去昨日的地方放渔网的,然而看到外面阴沉沉的天,心里却总有些担心和不安。

一旁的树叶都被风都摇了下来,在院子里四处飘荡,哗哗的树叶声音,让我有些担心,在猜测是不是台风来了?

如果真的有台风,我又该怎么办?我能躲到哪里去?

担心是没用的,我准备利用今天的时间加固下小树屋,毕竟被上次的暴雨摧残过,也许小树屋的坚固程度已经大不如前了。

但不管怎样,将树屋加固的决定,是有益无害的。

有了斧头,我的工作效率被提高了很多,藤蔓再也不需要费力扯断,斧头向下一划拉,藤蔓就能到手。

除了藤蔓,我还找了一些树枝,这些树枝有粗有细,有长有短,都有不同的用处。

为了让小树屋更加稳固,我还砍了几棵小树,这要比我之前找的那些更加粗大,斧头砍下这些小树,基本不需要花什么力气。

材料都基本凑齐了,我准备先用藤蔓将小树屋所有的连接处,全部都重新绑一遍,加固处理。

不检查的话,根本不知道,当我准备加固绑在大树上的藤蔓时,我发现了非常严重的问题。

我将这些藤蔓绑上大树的时候,根本没有做过任何处理,经过一段时间后,这些藤蔓居然断了一半,还有很多藤蔓都干裂开来了。

这个问题非常严重,如果不是我及时发现的话,别说遇到风暴,我觉得随时都会有坍塌的风险。

“还好”我不由庆幸的感慨,如果不是因为今天起风的话,也许我也不会考虑到加固这个树屋,而要是在某个夜晚,突然倒塌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不过这个藤蔓就算加固了,也无法保持长期稳定啊。”这个问题又让我头疼起来,我实在不想住在这种随时有危险的小屋里,我需要一种能够长期稳定的材料,将这几根最重要的“梁”给牢牢的,长久的绑在大树上!

“到底什么东西合适呢?”我思绪纷飞了很久,都没有找到能够替代藤蔓的东西。

“啪”突然我拍了下脑袋,飞快的冲向树屋的下层,在角落里,我终于找到了几乎被我遗忘的东西,缆绳!

我居然把这个东西给忘了,自从到船上拿下来以后,就被我堆在火堆旁的角落里,要不是想了那么久,我早就把我有缆绳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有了缆绳,固定起来就没有问题了,这些粗大的缆绳尽管绑起来很费力,但最终被我牢牢的绑了起来。

我拉了几下,试了试结实程度,结果非常满意,以我的力气根本纹丝不动。但为了更保险,我还将一棵小树,撑在了“梁”和大树的交接处,防止缆绳松脱后滑落。

那些小树枝,被我镶嵌在了各种缝隙中,大风从这些孔洞中穿入发出的“呜呜”声实在让人心烦。

镶嵌完之后,我又拿藤条将这些树枝包围起来绑在小屋突出的这些树干上。

经过这些处理之后,小屋的牢固程度提高了不止一个级别。

我将其他砍来的小树,在屋后,屋前,两侧都做了支撑,每一面都用了三棵小树做支撑。

如此一来,我觉得这个小树屋可以抵挡更恶劣的天气了。

当我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天开始变得更阴沉了,天都是黑的,天空已经完全被乌云挡住了。

风也开始变得更大了,我能看到远处天空中飞起的树叶,幸好我在树林中,风还没有那么多,远处空旷的地方风肯定更大。

如果我这个时候还住在之前最早的那个庇护所的话,也许现在也已经被吹塌了。

豆大的雨滴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在我头顶当头砸下,同时狂风也紧跟着而来。

还没等我逃入树屋中,我就已经被狂风夹杂的雨滴砸的满脸生痛。

“还好,我已经做完了。”虽然被浇了一身水,但我依然庆幸大雨没有更早的落下。

来到火堆旁,刚将衣服挂在火堆山方烘烤,我的肚子就开始咕噜咕噜的向我叫嚣。

饿了,那就准备食物吧。

现在就算雨下一周,我也不会为食物而担忧。

昨天的那些海鱼,被熏的很干了,表皮基本也都起了皱褶,但味道是否还能保持原来的鲜美,我不得而知。

当然,今天我也不打算去品尝它,我打算尝尝前段时间做的腊肉和香肠!

我想念它们依旧很久了,但这些东西可以保存很久,适合在非常时候食用。

但现在,我已经忍不住了,我想要品尝……

香肠被我切了两段下来,熏肉也被我切下很大一块。

小黑这个时候还在上层门口趴着,看着外面的狂风大雨,我在它身后的米袋里舀了一碗米饭,准备在这种让人压抑的下雨天,给自己和小黑一点犒赏,让自己的心情提升一下。

今天这顿午餐做起来非常方便,米饭煮开以后,我把洗过的腊肉和香肠直接丢入了锅里。

是的,放在米饭上一起蒸了起来,也许别人会觉得非常简陋吧。

但这顿饭,在我心里意义非凡,甚至不亚于以前过年。

这几样东西都是有限的不可多得的食物,很可能再吃过几次之后就永远都吃不到了,这种感觉一般人很难想象。

当锅子内发出滋啦声,外加一点点焦香味的时候,就表示能够拿下火,放置一边,让米饭吸水涨投就可以了。

小黑已经过来了,米饭香味夹杂着肉香必然瞒不过它。

等了一会,锅盖被我揭开,香肠和腊肉夹杂在米饭中,腊肉上的油脂经过热气的熏蒸已经覆满了米粒,使得米粒闪烁着诱人的光泽。

曾经我的,并不是吃肥肉,但现在,我看到这些油脂融化在米饭里,口水已经无法抑制。

这锅米饭,根本没有任何悬念的被我和小黑瓜分完毕。

当我正在惬意的嚼着剩下的锅巴时,轰隆一声巨响在我头顶响起……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