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第五十天,新的发现(中)为磨平边边角角的人加更
  • 荒岛求生日记
  • 漂泊的萝卜
  • 2022字
  • 2017-04-03 20:13:43

“该死!”

又一只趴在我手臂上吸血的小虫子被我拍死,我已经记不得怕死多少只这种从没见过的小虫子了。

它甚至比蚊子还要小,而且成群结队,让我烦不甚烦。

我现在所处的地方,是林中的一片低洼地带,这地方很湿,我不清楚这里会不会是噬人的沼泽地!所以我没有盲目的冲进来,而是砍了一根小树幼苗,用它长长的躯干当做我探路的明灯。

这地方,远比我想象中的要难走,这块低洼地带范围很大,要不然我肯定会绕过它,我几乎都是以十分钟一步的龟速在行走。

我在想,是不是这整片树林中的雨水,最终全部汇入了这片低洼地里。

淤泥,腐烂的树叶,各种飞虫,无时无刻都伴随着我。

一脚踩下,“噗”淤泥开始被我的脚挤开,随着我的脚进入,淤泥翻滚着,里面因发酵产生的沼气之类也随之翻腾上来,在泥浆中翻腾出几个气泡,并带上了各种腐臭,酸腥等味道。

把我熏的直摇头。

每一次拔出我的腿都要费很大的劲,这种带水的淤泥,会有一种吸力,还好这个低洼地不是很宽,只有五十米的样子,不然我估计自己根本没有勇气穿越这里了。

每走一步,我都会先将探路的树干一插到底,我生怕这底下的某个位置会有坑洞的存在。

仅仅是到我小腿的淤泥我都需要用尽力气才能拔出,我无法想象如果不慎落入更深的坑洞中……

在我步步为营,谨慎的坚持下,终于,我有惊无险走了出来。

“呼。”这短短五十米,却消耗了我大量的体力,我都好想睡觉了。

脱力感一直在催促躺下来,在砍了几片一旁树上的大叶片之后,我就一屁股坐了下来。

林中几乎看不到太阳,只有一缕缕阳光洒下来,林间还有一阵阵风拂过,浑身湿漉漉坐着休息的我,居然感受到了一丝凉意。

休息了一会我感觉有点口干舌燥,开始四处观望,想要寻找昨天那种棕榈树一般的带水的树。

“靠!!!!”就在我四处张望的时候,我的余光竟然在我的腿上看到了一片东西,密密麻麻的!!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寒气遍布了我的全身,让我不由毛骨悚然!!

我的腿上密密麻麻的爬满了蚂蟥,血液正随着它们的吸食而淌下……

我的鸡皮疙瘩再次遍布全身,不只是头皮,我整个人都是发麻的!

怎么办?好恐怖!千万别钻进我的皮肤啊……

这东西我只在电视上见过,就算看到我都觉得恐怖,现在一下子看到这么多,我的大脑一下子如同浆糊一样,运转不起来了。

呆了足足有好几秒之后,我开始强忍着视觉的冲击,和恶心,本能的想要将蚂蟥扯出来!

但当我快要接触到那蚂蟥那黄黑黏滑的身体时候,我的大脑就像重启的计算机一样,又活了过来,突然将一段记忆推送了过来。

正是因为这段记忆的出现,我及时停下了我伸出的手。

密集的冷汗再次大颗滚落,我差一点再次将自己送入危险的境地。

在我的这段记忆里,蚂蟥是不能直接拔出来的,越拔它越会钻,而且就算拔出,据说也会留下口器什么的,会引起人体的感染……

最有效的方法,应该是用火烫!

但是,我现在没有火啊!

怎么办,怎么办,我焦急万分,这密密麻麻的蚂蟥,我都感觉已经快要晕过去了,我甚至开始埋怨自己,为何会到这种地方来,在小树屋安安分分的生活,不是很好吗?

也许很多人也许都和我一样,处在这种环境下,第一种念头都是后悔和埋怨。

但我的大脑还在飞快的运转,我试图在记忆里寻找其他的答案。

但很可惜,我实在找不到!

这些蚂蟥经过吸收我的血液,一开始扁扁的身体已经开始像被充气似的,身体都开始鼓了起来。

怎么办?

我开始惊恐!

最后,我不得不开始尝试,我不能束手待毙,一旦被它们进入体内,我必死无疑!

我伸出手,在腿上,蚂蟥边上轻轻拍打,试图将它们赶下来。

但拍了几下之后并没有起到作用,让我差点绝望起来。

不过,就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拍打起了效果,我拍打地方附近的那几条蚂蟥都掉了下来!

有戏!

我的心情一下子激动起来!

随着我的拍打,一部分的蚂蟥都掉了下来,蠕动着它们满载着我血液的身体,开始溜走,我并没有心情管它们,因为这个时候,我的腿上还有很多。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蚂蟥终于都被我赶下了我的身体,我还在胸口和肩膀找到了两个漏网之鱼。

这一次的经历,让我也找到了对付蚂蟥的诀窍,只要在它吸盘附近,用力的拍打震动,它就会很快的掉落下来。

不过,现在我的腿上非常吓人,血依旧在流淌,几十个小口都在不停的流血,看上去无比恐怖!

我准备先去轻易下,不远处就有一棵有清水的树。

一斧头砍开它的躯干后,我喝了几口后,就用流出的清水清洗伤口。

清理完后,我的紧张的心情才微微放松。

这个该死的洼地,实在太恶心了,我根本不打算再从原路返回。

不过,这倒是成为了我的难题,我实在不想在陌生的地方过夜。

太阳被茂密的丛林遮挡,我无法确定时间,但根据透入的阳光大体判断,现在应该不是很晚。

最后,我选择了改变方向,看看是否能够绕过这个该死的洼地,里面的蚂蟥令我有了恐惧症,我现在都不敢回想。

一路走过,血还在流淌,不过速度已经慢了很多,尽管看上去很恐怖,但总量其实并不是很多,所以对我的身体影响并不大。

前行了差不多有一小时,当然,也许也两小时,这完全是根据我自己的随意判断,我终于可以透过树林看到了前方一片宽阔明亮的地带。

我终于可以走出这个该死的树林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