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第四十三天,蜡烛还是油灯
  • 荒岛求生日记
  • 漂泊的萝卜
  • 2050字
  • 2017-03-27 20:05:31

昨夜我睡的很死,也许真的是太累了,这应该是身体被不停透支的结果。

伤口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痛了,稍微好了一些,药粉我还是继续在用,伤口肿起的皮肤也开始缓慢消退,这对我来说,真是一个好消息。

树屋外面淅淅沥沥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不用想,一定是在下雨。

我已经习惯了,这里三天两头就会下雨,而我最讨厌在下雨天外出,屋檐下的自制腊肠被我拿进了屋子,虽淋不到雨,但我怕这湿润的空气会毁了它,放在室内更让我安心。

这种下雨天,让我浑身都充满了倦意,这一点小黑跟我很像。

它刚起来,便来到门边透过门缝望了一眼,然后就回到了它的窝里,耷拉下耳朵,趴着开始睡觉。

当然,虽无法出去,但需要做的事情还是挺多的。

昨夜尝试做的烟熏肉已经挂了一晚,不知道有没有成功。

这无疑让我开始期待起来,当我来到下层一看,这些挂着的猪肉外层都已经干结了,我觉得应该算是成功的,毕竟没有焦,我没做过烟熏肉,这是我第一次尝试,所以,对于这个结果,我还是非常满意的。

在我印象里,烟熏肉应该是要腌制的,但我没有太多的调料腌制,我只在这些肉块上抹了些盐和酱油而已。

应该等它们完全干了就能成了吧?对于什么时候能成,其实我脑海里也没有概念,不过只要能吃,不变质,吃不坏就可以了。

就在我准备转身回上层吃几个野果解决早餐的时候,放在一旁的那几块野猪油脂引起了我的注意,一个突发奇想也在我脑海里出现。

这些猪油原本是我留下来准备熬制的,前段时间,油脂的缺乏,让我大号的时候痛苦万分,因为猪油能够保存的时间比较长,所以这些猪油我准备熬出来作为以后炒菜拌饭的储备。

但就在刚才,我突然有了个想法,“蜡烛!”我想尝试用猪肉做个蜡烛!

照明的东西,我现在除了火堆,还有之前那人留下的手电筒,但这东西用一次少一次,所以那个手电筒,我至今都没舍得用。

在我小时候,蜡烛是家里经常会使用到的东西,当时经常会停电,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常备蜡烛,我只知道它的结构很简单,只有一个灯芯加蜡,但这两样东西我都没有。

当然,没有就得创造,或者寻求替代品。

我知道,蜡烛芯必须是易燃,又耐烧的,不然蜡烛注定会失败。

当然替代品我已经想好了,被褥里用来固定内芯的棉线是我最好的选择。

我只需要割一些下来,搓揉一番,将几根棉线搓揉到一起就可以了,这花不了多少时间。

费时间的是另一个替代品,是我现在正在开始制作的东西。

切碎后的野猪油脂,被我丢入锅中,开始熬油。

油脂在锅中略一加热,猪油就开始溢出,锅底开始冒出一排排的小泡泡。

我不敢用太大的火,怕溅出来,也怕会让这油脂焦掉,所以将锅子尽可能的离开了火堆一些距离。

熬油的过程中,香味四处乱蹿,瞧,又把小黑给引诱了过来了……

这种香味,涵盖了肉味,鲜味,以及类似锅巴那种微焦的香味。

只要使劲闻一下,就能在空气里感受到这种油滑,香脆的感觉。

小黑已经被我安抚住,趴在不远处的干柴堆里认真的看着。

当油不断溢出的同时,这些油脂也在旋转着缩小,皱结起来,颜色也渐渐由白转深,最后变成深褐色的一小团,一个个的浮在油面上,持续着翻滚冒泡。

“嗯,可以了!”当我看到油脂变成深色后,便将锅中端了下来。

也幸好左手的伤势有了一些恢复,不然我根本无法完成这个动作。

我用筷子将里面的油渣都夹入了碗中,分成了两份。

这东西我是绝对不会浪费的,如果在以往,我可能会为了健康而丢弃它们,但现在,这些油渣都是不可多得的美味啊!

将这锅滚烫的猪肉放在一边后,我捏了一些盐粒,将它们均匀的晒在了油渣上面。

一盘端给了表现良好的小黑,一盘留给我自己享用。

捏起一块表面挂着盐粒的油渣,将它放入口中,细细咀嚼,这是一种小时候的味道,甚至让我回忆起了过往。

每一次的咀嚼能有不同的味道,第一下能感受到它的香脆,第二下,残余的油份溢出,满口肉香,第三下……

因为油已经大部分被熬出,所以根本品尝不到特别油腻的感觉。

我刚品尝了四个,小黑就开始过来舔着嘴唇开始祈求我,再给一些。

没办法,虽有一丝不忍,但我还是将剩下的都给了它。

但接下来的事情开始偏离了我原本的想法。

我之前的想法很简单,猪油冷却后就会凝固发硬,所以我准备了一盆水,将搓揉好的蜡烛芯在尚有热度的猪油内搅拌以后,放入准备好的冷水中,猪油遇到冷水瞬间凝固。

但没多久,我就遇到了麻烦。

第一个是这个蜡烛芯虽能聚集了一些猪油,但还是太过柔软,所以一直弯曲,无法拉直。

第二个,这个不停重复的过程,太过浪费,盆面上已经有很多低落的猪油凝固后浮在水面上。

还有第三个,就算做成了,我想这一锅猪油也做不了几根,一根也用不了多久……

所以最终,经过一番权衡后,我还是放弃了这个办法。

当然我也并没有前功尽弃,我有了另外一个点子。

我取了个捡来的易拉罐,将它上面部分剪掉后,将原本用来作为蜡烛芯的棉线的一头放了进去,另外一头被我放在了易拉罐的外面,接着我将猪油倒了一些进去。

最后,我小心的端起这个罐子,将它放入了盛有冷水的盆子里,让它凝固起来。

……

差不多一小时后,猪油终于凝固了起来,我内心非常忐忑,我害怕失败。

一根燃烧着的树枝被我取了过来,颤抖着手,将那根棉线点燃起来。

我的呼吸都停止了……

期盼着能够燃烧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