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三十二天,如山倒

  • 荒岛求生日记
  • 漂泊的萝卜
  • 2011字
  • 2017-03-14 23:04:34

是的,我生病了!

呕吐,头痛,晕眩,困乏,无力……

没想到我的身体竟然就这么被摧毁了。

这是我最害怕的事情,在这种渺无人烟的地方,它可以轻易的夺走我的生命。

我感觉好冷,身体不自觉的颤抖着,我的头就像被车轮碾压过一般,痛的就像要裂开一般。

好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说来可笑至极,曾经的我,却喜欢过生病,读书的时候,生病的我可以在家休息,可以享受至亲无微不至的帝王般待遇。工作后,我甚至要求过医生帮我多开几天病假,还特地把病情描述的更夸张一些。

但现在,我根本不想要它来的时候,它却降临在我身上。

我已经吐不出东西了,我的嘴里非常苦,苦的发酸。

如果可以,我真的想嘶吼:贼老天,想要我的命就来拿啊!这么折磨我,你很快乐吗!

但我有力气吗?是的,没有!

我虚脱的连手都抬不起来。

之前剧烈的呕吐,让我的喉咙里像是被火烧过一样难受。

冷汗在我额头不停沁出,我能感受到它们的汇集,滚落。

冲突的感觉不停的在我身上出现,脸上感觉好烫,身体却很冷。

冷热交替,让我心力憔悴。

该死的雨,还没有停,滴滴哒哒,窸窸窣窣,噼里啪啦的,让我本就疼痛不已的头,更加的难受。

这些魔咒般的声音吵的我快疯了。

我就像一条化蝶前的毛毛虫,在床上难受的蠕动,最后蜷缩起来。

我没想到这病来的这么迅速,如此凶猛,猝不及防的我,就这样轻易的被击倒了。

这样的状态已经伴随了我好久了,我早已是强弩之末了。

眼前一黑,我就这么昏睡了过去。

时间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又一次冻醒过来,我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也不在乎,我只感受到无尽的寒冷,我的牙齿都在不停的相互摩擦,火堆还是很旺,并没有熄灭。

不过我的身体却无法吸收,哪怕是一丝的温暖。

我猜测,我有可能有一些脱水了。

我出了好多汗,背部的衣服都是湿湿的,并不是我热,而是因为难受而憋出来的,这种感觉很难形容。

而且出汗后,更容易冷,嗯,现在我就是这种感觉,我都觉得自己变僵硬了。

这种时候,每一分每一秒,我都觉得痛苦难熬。

肚子里整个翻江倒海,肠子就像打结了一般,胃里的酸液,不停的泛上咽喉,头不仅仅疼痛,一阵阵的天旋地转不是浮现……

“让我死了吧!”我的心中祈求。

太难受了,如果可以,我真想给自己一颗子弹!

一只大手,突兀的出现,掐着我的脖子,我的脸开始充血,我无法呼吸了。

本能,还是支撑我伸出了手,我用尽全力推开它。

“这一定是幻觉!”没错,我心里的想法就是这样的。

不过窒息的感觉,让我不得不继续反抗。

掐着我脖子的手,越来越用力。

我开始渐渐失去知觉,痛苦的感觉,让我如同回光返照一般,翻了一个身。

“啪”我滚下了小床,很明显,我出现了幻觉,但是我的呼吸确实很困难。

尽管翻下小床摔得很痛,但我至少又清醒了过来,因为那种恐惧的窒息感,我全身都在颤抖。

小黑可能也感觉到我的异常,它跑到了我的面前。

只是这个,它没有办法帮助我。

小黑在我面前趴了下来,低头用头蹭着我的脸,像是在询问,又像在,舌头在我脸上快速的舔了几下,像在鼓励我快点站起来。

我感觉自己好渴,喉咙都快要冒烟了。

身体的反馈永远是最真实,也是最正确的,我想我可能真的发高烧了,我需要补充水份……但是我没有力气……我并不想睡过去,我怕自己再也无法醒来!

我都快记不清自己来回反复几次了,睡去,醒来。睡去,醒来。每次当我昏睡过去的时候,噩梦就会紧紧跟来,在我最无助最需要的时候,都是小黑或是用舌头,或是用头,将我舔醒,蹭醒。

这种反复的状态,就像轮回一样,我不都快分辨不清,哪个才是真实的世界。我不能再这样子了。

这次我醒来后,没有在睡过去,哪怕我的眼睛都睁不开了,我依然用手指用尽全力抠着地面企图爬动或者支撑起来。

不过,还是失败了,但也可以说,我成功了。

因为我摸到了床下的水瓶,但是我根本没有力气去打开。

我使劲睁开眼睛,倒是被小黑吓了一跳。它的头,贴着我,还是带着好奇观察我的一举一动。

这个水瓶装满了水,我根本拿不动,只能用手指一点点的企图将它拨过来。

终于,水瓶被我拨到了面前,我的额头上已经密布了汗水,手再也无法抬起,甚至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哎,终究我还是没能成功。

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渐渐睡去。

“咔,唰啦啦!”

突然,我又一次被惊醒,脆响窜进了我的耳朵。

我不得不再次睁开了眼睛,我本来都不想浪费体力,去打开我的眼皮。

要不然这湿漉漉的感觉在我脸庞出现,我真的连眼皮都不想抬。

不过,看到眼前这一切,我直接惊呆了,甚至还有惊喜。

嗯,小黑竟然把我装水的塑料瓶子咬破了,水正从小黑牙齿所穿成的孔洞中流出。

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我竟伸手拨动了一下瓶子,头奋力凑了过去。

我狠狠的,拼命的吸允着,贪婪的吞噬着。

“嗬”终于,再也没有一滴水淌出,我深深的吐了口气。

头依旧疼痛,但喉咙火烧的感觉却好了很多。

我感激的看着小黑,结果它摇了摇尾巴,叼了个果子,回到它的旅行箱开始继续睡觉了……

我能感觉到,最紧急的缺水,应该是缓解了,昏昏沉沉的我,开始再一次想要沉睡。

火堆旁,还是比较温暖的,我没有再感觉到寒冷,也没有精力再去思考,就这么又一次睡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