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三十一天,祸不单行
  • 荒岛求生日记
  • 漂泊的萝卜
  • 2044字
  • 2017-03-14 16:59:11

我不知道昨夜我是何时睡去的。

暴雨伴随着大风,一直在外面肆虐着。

我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我开始有点烦躁。

我不喜欢这种天气,这种天气我只能呆在小屋里,不想出去。

这天阴沉的可怕,我都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早上?中午?还是晚上?

我不知道,因为透过树枝做成的门,外面非常的黑。

我说过,风很大,所以雨水被风不停的吹向我的小屋,雨水顺着树枝,不停的淌下,以至于小屋受风的那边,已经被雨水侵袭,雨水正在向屋内也就是我的小床下淌过来。

小黑这家伙估计也觉得下雨,无所事事,一向早起的它,还在它的旅行箱里蜷着睡觉。

“唉”,我叹了口气,没办法,不做点什么的话,我的小屋迟早会水漫金山。

小屋内火堆已经不是很旺了,我先往火堆里添加了一下囤积的树枝,然后开始在受风的那边挖引水槽。

这湿答答的感觉真的很不爽,我在受风面挖了一条接近五厘米的引水槽,我觉得这么宽应该也够了,引水槽一端的深度我差不多挖了有十厘米深,这种应该能够抵挡住被风吹滴进来的雨水了。

不过,只在屋内挖没有办法将雨水引出去,只能将它们蓄起来。

所以,没办法,我只能出去。

刚打开门,豆大的雨滴被风甩到我的脸上,又冷又痛,我差点就又钻回了小屋里。

不过我还是知轻重的,如果不解决溢水的问题,会有很大的隐患出现,甚至大到我承受不起。

只要雨水再持久一些,我的火堆,我储备的干柴,迟早会被波及,这就是我最担心的事情。

食物没有,我可以再找,但是干柴湿了的话,我将会失去很多东西,温度,光,熟热的食物……

所以,我依然冲了出去,没有回头。

霸道的雨,只用了几十秒就将我淋了个通透。

我飞快的挥舞着手中的瑞士军刀,雨水沿着我的头发,飞快的淌下,甚至模糊了我的双眼,屋外引水渠里的水飞快的流淌着,我终于将新挖的引水槽与外面的引水渠连接了起来。

当然,这引水渠并不是真正的水渠,只是我随便起的,是我前面那些日子挖好的。

我也挺佩服自己有先见之明。

通过树枝间的缝隙,我又将屋外和屋内的引水槽连接了起来。

接通那一刻,水一下子湍急的奔流而出。

“嗯,解决了。”

不过,为了避免持久雨水的威胁,我在小屋的另一面也挖开了一道相同的引水槽,也与屋内连接了起来。

做好这一切,我没有再停留,我说过,我现在非常讨厌下雨,更讨厌在雨中,所以,我冲进了小屋。

湿透的衣服,贴在我的身上,冷。

我没有任何犹豫,将衣物脱光了,直接走去火堆边上烘烤冰冷的身体。

这岛上的天气也是很变态,平时的夜晚都挺凉的,一到下午就会热的要命,而一下雨,又变得很冷。

特别是现在,风也很大,尽管只有一个受风面,但我总感觉四处漏风,身上一阵寒冷。

面对着火堆,很舒服,火苗摇曳,热量伴着它的晃动,均匀的辐射在我身体上。

这种感觉很舒服,我甚至闭上了眼睛,开始享受这种美妙的感觉。

这一刻我忘记了烦恼,忘记了饥饿,忘记了风雨交加的天气。

这种感觉,让我感觉就像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如此的温暖,如此的舒适,噼里啪啦的声音,是如此的悦耳。

我享受的快要睡着了,但一旁的衣物还是需要烘干的,我在柴堆里找了几根树枝,将这几件衣物架在了火堆边上。

我的动作并不轻缓,所以小黑早就被我吵醒了,但它没有站起来,甚至连头都不抬,就这么趴着看我,尾巴轻轻的摆动,舌头不时的在嘴边舔动一番。

看它这幅样子,我就明白,它应该是饿了,虽然和它相处的日子并不长,但一旦见到它的那些小动作,我就差不多能够猜出它的想法。

今天就给它来个海鲜汤吧。

“小黑,海鲜汤吃不吃?”

可能之前给它吃最爱的鱼汤的时候,每次我都会说:小黑,你的汤……

所以一听到“汤”字,小黑耳朵很明显的抖动了下,头一下子昂了起来。

“哈哈哈”没错,我被它的样子逗乐了,它真的就像孩子一般单纯。

海带干,小章鱼,牡蛎肉,海鱼,都被我一股脑的拿了出来。

当然并不是全部,除了海带干,其他的这些食物,并没有完全的干透,并不能称之为干。

闻了下,虽然没有变质的臭味,但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异味。

但是,管他呢,现在能有这么一大锅海鲜汤,再加昨天多坐下来的兔肉,夫复何求呢!

既然没有办法出去,那就要好好享受!

平底锅在火堆上烧的滚烫,我将瓶子里的水倒了下去,锅子发出“呲”的声音,冒出一股蒸气。

接下来我就将这些海鲜一股脑的倒了下去,我本该将它们放在清水里泡一下再煮的,但因为他们并没有完全干透,所以我就直接丢了下去。

火很旺,水一会就开了,小小的牡蛎肉上下翻滚着,小章鱼也在左右浮动,像是活了一般。

应该有五分钟左右,独特的海鲜的香味就开始弥漫,汤汁也渐渐变成了奶白色。

我回头看到了小黑一副痴呆的样子,它舌头舔舐的速度更快了,很明显,这根本挡不住它想要享用美味大餐的渴望,我已经看到它嘴角滴落的口水……

汤汁好了,微微冷却一会之后,我只装了一小部分汤汁和那条海鱼,剩下的全部放在了小黑的面前。

小黑就像饿死鬼一般,就差把整个脸都埋在锅子里了,它的舌头就像装了马达一般,“唰唰唰”的就把锅子刷的干干净净。很明显,它还没吃饱,因为它还用那种祈求的眼神看着我……

直到我又奉上了一条烤兔腿后,它才又回到了它的旅行箱里。

重新躺回床上的我开始感到头有点痛,有点晕,脸上火辣辣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