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二十七天,兔皮毯子
  • 荒岛求生日记
  • 漂泊的萝卜
  • 2023字
  • 2017-03-08 23:35:15

可能是我们太久没有吃过肉了,我和小黑把两只肥硕的兔子吃了个精光,烤兔腿外加一锅兔肉汤,连一滴都没有剩下。

一大早,我就跑去晒盐的石坑那边加海水,早上天气凉爽,很适合活动。

小黑也跟我一起来到海边,别看它腿伤了,追起沙滩上爬行的螃蟹,可是一点也不含糊,我已经看到它抓住了好几个战利品。

它先用前肢将螃蟹来回扫动好几次,然后用一只前爪小心翼翼的踩住,乘螃蟹不备,一口咬下,然后咯吱咯吱的咬碎吞下。

在我印象里,狗是不会吃螃蟹的,据说是怕被夹鼻子,不过小黑为了生存也开始学会适应了。

太阳到正上方时,我运来的海水才堪堪在石坑里铺了一层……

太阳当空,气温升的很快,汗水开始在我额头溢出,流淌。

我是不会再一次让自己陷入危险中的,所以我停止了运水,带着小黑回小屋去。

这几天都没好好休息,我的身体还是没有完全复原。

趁着下午没事,我准备先睡一会。

中午的食物是鱼,我新鲜抓来的,小黑超喜欢喝鱼汤!

鱼肉它也想吃,但我不敢给他吃,我怕细小的骨头会扎伤它。

鱼在平底锅里被炖的不停翻腾,起伏。

没有锅盖,带着一些腥味的香气四处乱钻。

小黑的尾巴如同城市里那种清扫车一般,在火堆边上,飞快的甩动着,地上的粉尘,草木灰,都跟随着它尾巴的甩动,开始四处飞散……

“小黑,别甩了,都是灰。”我被呛到了,但我没有办法。

这香味对天生嗅觉灵敏的小黑来说,无疑不是一种折磨,它就紧紧盯着正沸腾着的这锅鱼汤,生怕这锅子一转眼就会飞走一般。

它时不时咧开大嘴,伸出舌头的探出嘴巴,从鼻尖舔过环绕嘴巴一整圈。

它并不会隐藏自己的欲望,这是本能,口水从它的舌尖滴落。锅子里的鱼汤,也逐渐变成了奶白色。

我将锅子拿到一边,小黑就急着冲了过来,绕着我的腿转圈圈,特别迫切的想要喝。

我轻轻的在它头部抚摸了几下,示意它等一下。

鱼肉被我用两根树枝做的筷子夹死,装入椰子壳内。

这是我的食物,鱼腹部的肉,基本都是一排长刺,鱼骨头很好剔除,所以这部分鱼肉我在剔除鱼骨后,都留给了小黑。

没多久,小黑就解决完了它那部分,开始盯着我吃,直到我吃完了,它才开始去啃食那些果子。

其实这些多汁果子味道还是可以的,就是吃多了腻。

小黑倒也舒服,吃饱了就开始趴在它的小窝——旅行箱里,开始睡觉。

不过在我准备睡觉的时候,我看到了那几块兔皮。

一共四块,我们一共吃掉了四只兔子,有两块我晒过,兔皮已经变得有点硬梆梆了。

脑中灵光一闪,我就开始行动起来。

这两块可以做个小毯子。

不过,怎么做呢?这又把我给难倒了!

我没有针,也没有线。

正思考的时候,昨夜吃剩下的兔腿骨引起了我的注意……

“有了!”我激动的跑出去,找了两块石块回来。

针!

没错,我准备做骨针!

兔腿骨被我用石块敲碎,我是将腿骨平铺在其中一块石块上,拿着另外一块对着腿骨敲击。

腿骨先是出现裂缝,在我持续的敲击下,裂缝扩大,最终分为好几块。

在我仔细端详了一番后,我挑选到了一块比较细长的碎骨,这块碎骨我很满意。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打磨了。

我拿着这块碎骨在石块上来回摩擦,我尽可能的轻,只要保证两者能有一些摩擦力就够了,我可不想因为不小心而将它弄断。

这种细活需要慢工,我想我应该打磨了差不多有两小时了。

这跟碎骨也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样子,有了针的雏形,圆锥形的外观已经出来了,不过比我们常见的针肯定要大的多。

接下来,就需要瑞士军刀了,在这里我还要再次感谢小黑的前主人,没有这把瑞士军刀,我会失去很多东西。

军刀里有锉刀,可以让我继续打磨。

骨针的尾部我并没有打孔,我在骨针的尾部做了一圈凹槽,当然,是用来绑线的。之所以不打孔,是因为我拍将这块完美的碎骨弄裂了。

接近傍晚的时候,这个完美的骨针被我完成,五厘米左右长度,四分之一小指粗。

下一步需要的是线,这东西我早就有替代品了,那就是藤条的皮,坚韧,柔软,易得……

小屋上就有好多藤条,随便找了一根,将干枯的藤条一捏,它的表皮就掉了下来,一下能扯下一长条。

我将长条壮的藤皮撕开,分成了好几根细条,这就是我的“线”。

我不由对自己的创造力暗暗称道。

连接好的骨针和藤皮线,看起来是如此的完美,我拿过两块兔皮开始缝合!

不得不说,这兔皮跟我以前见过的完全不同,我手中的是硬,臭,异味。应该是没加工过吧,以前我见过的都是柔软,顺滑,香。

不过我的骨针的确很给力,这硬邦邦的兔皮,随意一插就能穿透过去。

很快,两块兔皮在我“灵巧”的手艺下,完成了缝合。

拿在手中,我还是非常满意,越看越喜欢。

以后睡觉可以有一块东西盖了,美中不足的是,太小了,不过盖个肚子的话,应该问题不大。

另外两块兔皮也被我晒在外面了,那两块是之后为小黑打造垫子用的。

我发现,火机里的气体彻底的用完了,说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我刚试着发了几次,根本已经打不起来了。

火源,是我的根本,没有火,我根本没有存活的可能。

我很紧张,之后无论如何,我都得保护火源不被熄灭,我的心理压力一下子陡然上涨。

如果……

可惜没有如果,我并没有把握随时让火堆保持活力。

……

夜晚,我醒了好多次,应该在十多次以上,每次醒来我都会不自觉的察看火堆的状态,有没有熄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