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二十三天,致幻果实(下)
  • 荒岛求生日记
  • 漂泊的萝卜
  • 2069字
  • 2017-03-29 20:28:25

我为小黑洗完换下的布条,刚回到这边。

“哈哈哈!”

他狂笑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好像得到什么特别的东西一般,笑的如此癫狂!

“你们,你们都要死,你们,敢抢我的东西?”没多久,他的声音又变成愤怒。

“嘭”树枝做的门被他一脚踢开,飞了开来。

“你们去死吧!”

他抬起了手中的枪,我当即魂飞魄散,他居然把黑洞洞的伤口对准了我,天啊,我们的距离不超过五十米,我能看到他因为愤怒而颤抖的手,还有那噬人般的眼神……

我没跑,我知道自己根本跑不赢子弹,我也放不下小黑。

当然我并不想死,不想!

所以我当即就趴下了,就在我趴下的那一瞬间,枪声响起。

子弹呼啸而过,我的额头上一下子溢出密集的汗水,手脚控制不住的颤抖,我口中的上下牙都在不停打架,心脏的大力搏动,消耗了我血液中的大量氧气,我的头一下子晕了起来,我甚至忘记了我的名字!

“别跑!”他大叫着向这边跑了过来,一枪,两枪,三枪。

他向这边又打了三枪,其中一枪打在离我只有几厘米的草地上!!

这种恐惧,很难形容,这种绝望的,随时死去的感觉比我当初掉进海中还要恐怖,我全身的肌肉都在颤抖,这个时候,什么是镇定,什么是反击,什么是逃跑,都在我脑中消失了,我一片空白。

就这么一动不动的趴着,任他施虐!

“跑!跑!跑!死了吧,哈哈哈哈,都死了吧,哈哈哈!”状若癫狂的他,还在肆意的尖叫,连声音都破了也没有感觉。

“啪,啪,啪,啪。”又是四枪,不过这次并没有打向我的方向。

但我并没有因此放松,因为,他已经走到我的附近……

他离我,就只有几米了……

我感觉我的灵魂都飘出体外了,我无法控制任何部位,我成了一个动不了的石头人……

“哈哈哈,还有一个漏网之鱼。”如死神般的声音在我耳边如雷般响起。

绝望……

深深的绝望……

我想,再也没有机会了!

为什么他产生的幻觉如此的暴虐!

为什么!

我不明白,为什么!

冰冷的枪口,顶住了我的脑袋。

“嗡”我的大脑像是爆炸了!

我要死了!

“呼,呼”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但是窒息的感觉依旧将我紧紧包裹住。

我就向是一条被抛上岸的鱼,我无法呼吸,无法呼叫,我只能等待死神的召唤。

“嘿嘿!以为躲在这里我就找不到你了?哈哈哈,愚蠢的东西啊,敢拿我的东西,就要做好死亡的准备!哈哈哈,求饶啊,哭着祈求我啊!哈哈哈。”

他蹲在我身旁,向我嘶吼,枪顶的越来越用力,我的太阳穴疼痛不已!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我真的动不了,我是懦夫!下一刻我就可能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幸好我没有留下什么遗憾!没错,这就是我现在所想的。

“哈哈,这是你自找的,我已经看够了你的表演了,别哭了,别磕头了,别求饶了,去死吧。”

他完全沉醉进了自己的幻觉中,他应该看到了谁对着他不停的求饶。

但没有用,他只是想要从羞辱中得到快感……

“咔”扳机被他扣下。

我清晰的听到了,再见这个世界,再见小黑。

但下一刻,枪声并没有响起!

“呼!”我长长的出了口气,他的手枪应该没有子弹了!

天不亡我!

这一刻,太阳穴的疼痛,窒息的感觉我都感觉不到了,那种重获新生的幸福感,满足感顷刻将我包围。

“呸,肮脏的血溅了老子一身,真恶心,我要去洗洗。”他还是沉醉在幻觉中。

说完他就起身向着海边走去。

“呼,啊,哈哈哈,哈哈哈。”没错,这是我。

是我在呼吸,是我在欢笑。

笑的我眼泪都顺着脸庞淌下,我都没有感觉到。

我自己都不知道,这是高兴,还是屈辱,可能都有吧!

我第一次无法形容自己的内心感受,这种酸的,压抑的,瞬间得到释放的感受一下子全都涌上了我的心头。

缓了一下,应该有几分钟,我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我支撑着爬了起来,追着他所去的方向跟了上去。

他拿着手枪,对着四处不停的扣动着扳机,一路跌跌撞撞的向着海边走去。

“杀,杀,杀,你们都要死,你死,你死,你也死。”他疯狂的对着四周嚎叫。

长时间的嚎叫让他的声带都哑了,声音都沙哑了。

我猜想,他肯定吃了很多那种果子,肯定非常多。

“哈哈哈,都是我的,都是我的,你们这群肮脏的东西,看不顺眼的都要去死。”

跌倒的他还在嚎叫,手枪早已在刚才跌倒时掉落,现在被我拾了起来。

不过,他的手,还是做着开枪的姿势,对着四周不停的扣动他的食指。

也不知道反复跌倒,起来了多少次。

他依旧摇摇晃晃的向着海边方向走去。

嘴中的污言秽语从未停歇。

他的额头,鼻孔,嘴角全是血,有几次我有过那么一丝恻隐之心,有过那么一丝不忍。

但这种念头刚出来,就马上被我自己否定了。

我不傻,他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他威胁到了我的生命。

是他,伤害了小黑!

是他,把我当做了奴隶!

不!这不是我想要的!

这结果是他自找的!

是他先逼我的!他明明可以和我一起共同在这里生存的!

我们可以一起搭建房屋,我们可以一起捕猎,我们可以一起和谐共处。

甚至说,如果他喜欢一个人,那我们可以互不干扰!

但是,他却做不到,他就是那种喜欢不劳而获的人。

枪杀同伴的人,奴役他人的人,并不值得同情!

他就这么一步步的向着海中走去!

“洗,洗,为什么洗不掉,肮脏的血液,肮脏的东西,为什么洗不掉!!啊!!!”

他狠命的搓洗着全身,脚步并没有停,而是依旧向前。

一步,又一步,直到海水淹没了他的头顶。

我,就这么坐在海边看着。

也许是喜悦,也许是解脱……

我想,也许谁也无法体会到我现在孤独的感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