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二十三天,致幻果实(上)
  • 荒岛求生日记
  • 漂泊的萝卜
  • 2042字
  • 2017-03-19 23:22:38

那种淡红色的果实并不是很多,我从早上找到现在,才终于找到。

在昨夜雾气的覆盖下,这些果实像被洗涤过一般光亮,闪烁着诱人的光泽。

一个又一个的被我摘下,我没有想太多,只是一直下机械化的摘取,直到一个不剩,这些果实通通被我放入随身的背包里。

背包并不是他奖励我的,而是让我多带些除了那多汁果子,他说他已经吃腻了,让我去找一些可口的东西给他,为了让我多装点,所以把这个原本就属于我的背包,丢了给我。

我开始向小屋走过去,我以为我会很高兴,结果没想到,我的心中却是很忐忑,我居然在害怕!我居然在担心!

我害怕被他发现我的计划,后果我将无法承受!

我担心他会因为食用太多果实而死去。

“我从没有过害人之心,我只是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做!”我就这样劝着自己,想让自己的这种念头压下去。

我无害人之心,奈何他却欺人太甚!

到了,小屋就在我的眼前。

熟悉的门紧紧关着,太阳当头他居然还在睡觉!

我很犹豫,好几次我都想扭头就走。

我从没有像今天这么纠结,我来回进退了好多次,多的我自己都记不清了。

“哟,小子,你来了?”那尖锐刺耳的梦魇般声音刺的我耳朵生痛。

“是。”

“哦?给老子看看,有没有好东西,哼,哼,如果还是那种鸟果子的话,老子直接打烂你的头!”

“是…是…新…新…的…”我难以相信,面对他手中枪,我的舌头竟然像打结一般,难以流畅的说话,我越是紧张,话越是难以说清,这让我非常着急。

“哈哈,新的就好,小子你还是挺识趣的嘛。”他瞥了一眼,淡淡的说道。

我知道他在等我拿出东西来,看东西是否会令他满意。

我不确定,这种淡红色的果子他会不会满意,更不知道他会不会因此再一次迁怒于我。

我心中另一个声音也在提醒我,“他不会杀你的,他需要你,你是他的奴隶,没有你,他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做!他这种人能做吗?肯定做不了,没错肯定做不了!”

想是这么想,但我的手却在抖,以至于放在取下背着的背包时,不小心将包掉在了地上。

“哈哈,想不到你小子那么怂,老子还没把枪指你,你就吓成这样,真是没用的东西,也不知道你这种人怎的活下来的!”

“来吧,把东西放到小屋里去,只要你乖乖的按照我的意思做,我会给你好处的,说不定我还能带你离开这里。”

我当然听得出,他的话是多么的虚伪,我也知道,我对与他,只有利用的价值而已。

将包轻轻的放在小屋内的地上,我打开了拉链。

“我特么以为啥好东西呢,你小子是不是不要命了?又拿这种果实过来?还敢骗我?”他原本抱胸的手放了开来,用枪狠狠的顶住我的脑袋,恶狠狠的骂道。

这两种果子确实有点相似,只是这个果子的颜色偏淡,呈淡红色。所以他根本分不清,不过我自己知道,这种淡红色的果子比那种红色的果子更美味,若非如此上次我也不会食用那么多了。

他非常用力的用枪顶着我的脑袋,使我的头都只能偏向一边,我没有办法,我很生气,我很愤怒。

但是恐惧更多的占据了我的思维,我双腿也在微微颤抖,我并不想死。

“它…它…它…们…并不…一…一…样。”我尽力的辩解。

“还敢狡辩?”他一脚狠狠的踢在我的胸口,我是蹲着的,我刚正在展示我的贡品。

这一脚让我猝不及防,我的脸狠狠的撞击了地面,嘴唇被牙齿磕破,血顺着我的嘴角淌下。

“起来,吃了!”他捏起两颗果实,向我砸了过来。

果实一颗砸在我的脸上,另外一颗砸在我耳后,疼痛和屈辱,好几次让我差点失去理智。

但是还有小黑,它现在不能没有我。所以我又一次压下了冲动。

我张大嘴巴,一口死命的咬上果子,嘴巴拼命的嚼动着。

我并不是真的想吃,我只是将我的怒气,我的不甘和屈辱全部发泄在了果子上。

很快两颗果子都被我吞吃了下去,连核我都没有吐,是的,我根本不在乎我吃的是什么,我只想把它嚼碎,让它消失。

见我没几下就将果子吃完了,他好像很满意。

收起了他的枪,在我小腿上又踢了一脚,并在我耳边大声说了声“滚!”

我感觉我的鼓膜都破损了,脑中嗡嗡嗡的不断回响。

我恨!

“等我拿到你的枪,我会让你滚的远远的!”我心中愤怒的想着。

直到现在,我居然都没想着拿到枪后,直接打死他!这让我自己都很意外。

潜意识里是最真实的,它在让我以暴制暴!

但在文明社会那么久的我,却无法做到。

我也不知道用了多久,我帮他关上了门,离开了小屋,离开前,我听到了他“咔嚓,咔嚓”吃东西的声音……

来到小黑身边,它的生命力比我想象的要强,它看到我,竟趴坐起来,尾巴摇动。

它真的是那么的通人性,它好像在对我说,你不要在担心了,我没事。

我是一个感性的人,看着小黑这副样子,我都不知道何时,我的眼角已被泪水浸湿。

我解开它帮着它后腿的布带,伤口还没愈合,伤口处的肉都已经发白了,轻轻一碰,脓血就顺着小黑那灰黑的皮毛淌下。

虽然,我很轻的帮它挤出那些脓血,但我明显的感觉得到它肌肉的颤动。

“一定很痛吧。”我问它。

它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不过它不停晃动的头,和绷紧的四肢却很明确的告诉了我,它的感受。

将它的伤口换上另一块我洗过的布条,我发现小黑又一次瘫倒在地,眼睛又一次闭合起来。

我轻轻的从它后背到头顶来回抚过,没过一段时间,它都会着尽力睁开眼看我一下,尾巴也同时甩动一下。

希望这样,能够减少一些它的痛苦吧,我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