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十七天,海边的漂流瓶
  • 荒岛求生日记
  • 漂泊的萝卜
  • 2005字
  • 2020-08-07 16:39:29

昨天吃了个大饱,小黑今天起的很晚。

一大早,我帮“小屋”做了个门,晚上没有门还是挺冷的。

门是我用捡来的树枝整齐铺好以后,用藤蔓交叉环绕后捆绑起来的,很牢固。

最后我用藤蔓将它固定在了小屋上,这样晚上就不用担心冷风吹进来了。

四周的排水沟,也被我用瑞士军刀挖的很宽,深度估计也有二十厘米以上了,我已经根本不担心下雨了。

打理完这一切,我准备带着小黑去海滩碰碰运气,希望能够捡拾一些有用的东西。

小黑在海边欢快的跑着,一会扒拉几下沙子,一会冲击几次浪花。

看它活跃的样子,我很难将它与一开始那副颓废的样子重合起来。

也许我也是这样吧。

我最近已经认命了,小黑的到来让我渐渐忘却失落和孤独,最近我的心情也一扫阴霾好了很多。

今天的收获还是不错的,刚逛了几百米的海滩,我就找到了好几个好东西,几个塑料瓶,几个破鞋子,虽然没有一样的,但我能穿。

还有依旧是破渔网,和几块破碎的木板。

当然还有一样让我很兴奋,很高兴的东西,一块很大的防水布。

这东西比我整个屋顶还大,绝对可以完全盖住我的屋顶,有这块东西,我的屋顶将永远不会漏水。

海滩上有好多小螃蟹,小黑又在追逐着它们玩乐。

就在我低头寻找有价值的东西时。

“汪,汪”声响起

我以为小黑遇到危险了,马上扭头一看,竟然发现小黑正在叼着一个瓶子向我跑了过来。

结果它叼来的瓶子,我看了起来。

这是一个玻璃瓶,我想着也许就是漂流瓶吧。

瓶内折着两张纸。

瓶盖被我用力拧开,我打开一张纸,上面竟密密麻麻的写了好多小字。

同类的文字让失落的我,燃气了无比的兴趣。

我在沙滩上坐下,将瓶子置于身旁,双手小心翼翼的摊开这张纸。

很幸运,写的是中文。

全文很多,应该看了有一个小时,我才看完。

信的内容很简单:

她叫萌萌,丢漂流瓶的时候萌萌只有十岁,很不幸,她得了白血病,她知道自己活不久了,因为她悄悄的偷听到了她父母的对话。

但她依旧很乐观,她生怕父母伤心,依旧假装不知道,于是,悄悄的写下了这封信。

她说写这信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想将这些想说又不敢说的话说出来,还有能有神灵看到这封信,让她的生命得到延续。

另外,她说剩下那个纸包里是一批种子,她说如果有人能够得到,希望对方能够将它种出来,并希望可以的话能够寄给她,最下面是她的地址。

看完,我心中各种情绪都涌上心头,单纯的孩子,勇敢的心。

“放心吧,我会帮你种出来的,如果我有机会出去,我将亲手将种出来的东西送给你!”

无意中看到的信件,让我的求生欲更加强烈,也许我也应该像她一样,积极乐观每一天。

小黑还在海边玩耍,我却没有了继续寻宝的兴趣。

我呼唤了几声,小黑自觉的回到了我的身边,和我一起向小屋走去。

都说海上的天气瞬息万变,小岛上也是这样,刚才还是阳光明媚,微风习习,现在却有一大片乌云飘了过来,很大很黑。

我不由加快了脚步,这雨下起来应该不小,我要在下雨前将这块防水布做我的屋顶。

可惜打算还是落空了,还没到小屋里,雨就开始下起来了。

幸好,也不是很大。

小黑很讨厌淋雨,它竟抛弃我,一下子飞也似的向小屋跑去。

在全身湿了百分之九十的时候,我回到了小屋。

小黑早已躺在它的窝里。

“没良心的东西……”

它的窝是我做的,就是在旅行箱里放了点枯草,藤蔓。

它非常喜欢,每天都在这个窝里安睡。

本来我还想将这块防水布放在椰树叶片的下面,现在雨越下越大,是来不及了。

没办法,我只能将防水布直接盖在了屋顶。

防水布很大,盖完我本想休息了。

但一个小小的意外让我只能外出。

防水布,太大了,盖住后,边缘直接靠着小屋,雨水正好顺着防水布淌了下来,直接沿着插在地上的树枝流了进来。

没办法,我需要几个粗大一些的树枝,将防水布撑起来,做个屋檐。

出去了差不多有一小时,我终于回来了。

这些树枝都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一根根的沿着小屋,插在我用瑞士军刀挖好的洞里。

防水布的边角,我用刀打了好几个洞,为了让藤蔓穿过,藤蔓穿过后,我将防水布紧紧的绑在了树枝上。

终于,雨不会淌进小屋了,雨水都噗噗的落在防水布上,顺着低垂的,被树枝撑起的边缘形成一串水柱,如瀑布般奔腾而下,最终沿着斜坡淌向排水沟,沿着水渠一路向下。

“哎,又下雨,我现在最讨厌下雨,一下雨什么事情都做不了,”这让我很是郁闷,口中不由喃喃。

还好,我习惯性在小屋里囤积一些吃的,当然主要是附近那颗果树上的红色多汁,又香又甜的果实了。

还有昨天晚上抓来的椰子蟹。

雨越下越大,我们的小屋里却有火堆闪烁,树枝的缝隙几乎被我用藤蔓填满了,所以我和小黑都没有感受到外面的冷意。

椰子蟹的香味吸引了小黑,整整一只,又被它一下子吃完了,没办法,我只能吃果子了,哎,谁让小黑不爱吃果实呢。

吃完东西,我在雨声中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就在刚才,我被巨大的声音吓醒,哒哒哒,原来是雨声,就像机枪扫射一般。

风很大,防水布被吹的啪啪作响。

说实话,我内心有点紧张,打开门,我向着海那边边张望。

透过椰树的间隙,我好像看到了亮光!

船只!

是船只!

为了确定,我又一次定睛看了过去。

没有,是的,没有看到。

难道刚才我看到的是幻觉吗?……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