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十五天,小黑的心结
  • 荒岛求生日记
  • 漂泊的萝卜
  • 2009字
  • 2017-02-24 21:05:25

“小黑,让我过去吧,我真的没有恶意。”

小黑一动不动,还是用警惕的目光盯着我。

它的喉咙中还发出那种呜呜的警告,它居然在威胁我!

它不允许我靠近。

我以为这几天下来,我们彼此都已经可以完全信任了。

但我依然靠了过去,我已经尽量用轻柔,缓慢的动作,希望能够降低小黑的敌意。

可还是失败了,它喉中的声音更急促起来,预示着它正处于爆发的边缘。

为了不引起冲突,我只能又向后退去。

见我退去。小黑也将头调转了过去,它趴了下来,静静的盯着前方那堆东西。

“我该怎么办,到底怎么做才能让小黑平静下来。”我思绪很混乱。

事情是这样的,这几天,我发现每天早上醒来,小黑都会消失,直到下午天黑前才会回来。

一开始我以为它是去觅食了,但后来我帮它准备了食物,它也没有动,还是依旧每天早上出去。

我的好奇心就这么产生了,今天一大早,我就跟着它一路走来。

小黑知道我在跟着它,但它并没有理睬我,自顾自的,就这么走到了这里,就在那堆东西边上趴了下来,就这么静静的注视着。

哪怕我就贴着它站着,它也没有任何反映。

直到我向那堆东西走去。

它就忽然站立起来,跃了过来,挡在了我的面前,并用低吼向我警告,

那堆东西是一堆白骨,白骨上覆着几块碎布,一旁还有一个脏破的包。

我猜想这堆尸骨很可能是小黑的前主人,我并不知道他最后是怎么死去的,但看到小黑这种状态,我想他在生前一定对小黑很好。

想到这里,我只感觉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触碰到了,眼泪竟不自觉的涌上眼眶。

佩服小黑的执着?为这人的死亡而伤心?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流落在这个荒岛的我,会不会也会这样暴尸于野,会不会就这么日晒雨淋最终化作一堆尘土。

是的,我不知道。

……

这尸骨已经白骨化,应该死去很久了,真不知道小黑是怎么支撑过来的。

中国人讲究的入土为安,我非常认可,所以,我花了好久,我想至少也有一两个小时,挖出了一个土坑,并找来一块长条的,差不多有四十厘米的石块。

是的,我要帮小黑的前主人做一个墓,尽管我没办法在墓碑上刻上他的名字,但至少可以用了这么一个象征意义,不是吗?

这墓穴并不大,也不深,因为我是用一块小碎石加上徒手挖出来的。

这个坑,挖的我的指甲很是疼痛,不过我还是站起来了,并向小黑走去。

“小黑。”我轻唤它。

它抬头看了过来,眼神中似乎带着疑惑。

“这应该是你之前的主人吧?我们安葬他吧?”我似乎将小黑当成了人类,指着我挖出来的土坑,对它说道。

它还是就这么看着我,没有反应。

“我们安葬他之后,你以后还是可以随时来看他的。”我说。

说完,我又试探的向尸骨走去。

很意外,小黑没有动,也没有继续发出警告的声音,就这么看着我走过去。

我想它可能明白了我的意思。

拉过破烂的布条,我将那些尸骨轻轻包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小黑忽然站了起来,它向我冲了过来。

再离我就只有几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站住了脚步,它张嘴发出尖锐的叫声,那是一种凄惨至极的声音,让我的情绪都瞬间低落。

很快,我将那些尸骨都包了起来,没有任何遗漏,很奇怪,以前的我最怕的就是这东西,更别提能亲手将它们包起来。

小心翼翼的将尸骨包放入我挖的土坑中,小黑一直跟在我的身边,盯着我的一举一动。

尘土随着我的手拨动一点点坠入土坑,将尸骨渐渐掩埋。

条形石块也被我立好了。

看着眼前完成的结果,我很满意。

小黑没有搭理我,它开始卧在土堆边上,姿势都没有变化。

我没有在继续站立下去,因为有东西一直吸引着我过去,现在我终于可以过去了。

背包,这是一个背包,上面还有一个红色十字的商标。

尽管很脏,尽管很旧。

但这个背包却依旧没有破损。

带着激动的心情,我蹲下身,打开了它。

第一个出现在我眼前的东西就让我非常的惊喜,一把瑞士军刀,依旧如新,这东西对现在的我来说简直是天赐之物,有无限的用处。

小心的将瑞士军刀重新放回包里,我开始继续翻找。

很可惜,里面除了这把军刀竟然没有任何东西。

我本来已经幻想着里面有着许多用的上的东西。

结果一盆冷水浇下。“唉”我叹了口气。

一天过得很快,太阳已经西斜,我看到小黑也站立了起来,看着我。

我想它应该也害怕黑夜,所以每个晚上都会准时回到我的庇护所。

一路上它在前,我在后,它没有理我,我也没有说话,各自想着心事。

说实在的,已经过去那么多天了,没有任何救援的迹象,海面上永远都是空空荡荡的,这么多天过去,我连一艘过往的船只都没见到,是的,连一艘都没见到。

我已经完全放弃被救援的念头了。

也许我在山顶摆放的sos也早已被大雨冲散了,我也没有任何兴趣再去摆放一次。

就这样吧,没必要再做这些徒劳的事情了。

小黑最喜欢吃的就是椰子蟹肉,所以这几天的晚餐,我们都吃这个。

今天的椰子蟹整整一米长,是我见过最大的,这个蟹也是自投罗网的,昨天晚上居然爬到我的屋顶上。

它的肉很香,入口鲜美无比,小黑它能吃完一整个。

看它狼吞虎咽的样子,我很有满足感,好像我本就喜欢烤蟹一般。

明天,应该可以好好做一些事情了,我躺在“床”上,把玩着这把小黑前主人留下的唯一东西,瑞士军刀。

不知道小黑明天会不会还去那边。

真希望它能早点振作起来。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