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第七十八天,来自野猪的报复(上)
  • 荒岛求生日记
  • 漂泊的萝卜
  • 3014字
  • 2017-05-08 00:54:12

“跑了!”手中拿着脱开的活扣,我摇了摇了,叹息道。

难怪昨天后半夜没有再听到过野猪的惨嚎,原来它早已脱身了。可惜了,如果这个活扣能够绑结实一些,也许这个时候就可以再次有野猪肉吃了!

原本做好的陷阱都被破坏的差不多了,愤怒的野猪甚至把一旁的其他陷阱也都破坏的差不多了。

那几个为小型动物做好的陷阱,全部弄坏了,除了有个小坑里有一只青蛙和蜥蜴,其他都是空空如也,明摆着是野猪为了泄愤破坏的。

蹲下身子准备修复一下被损坏的小陷阱,就在这个时候,眼角的余光好像感觉到一个黑影在一旁出现,马上抬头看了过去。

可一抬头差点把我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窝曹!”双手撑地,双腿用力一蹬,就像弹簧一样,跃了起来!为什么跑?野猪来了啊!一头体型巨大的野猪,就这么向这里冲过来了!离我只有几十米的距离!辛亏抬头看了一眼啊,要不人马上就会被那大野猪捅出个窟窿来啊!

一边向院子里跑,一边将腰上的手枪拔了出来,保险也在跑动中被拉开。

越来越近了,野猪飞踏的脚步声就在身后出现了,再不快点逃跑的话……后果将非常危险。我也知道爬树是躲避野猪的最好方式,但现实根本不会给你那么多时间,就像上次,野猪就贴着我追了,如果我再想爬树,估计早就死翘翘了。

但现在和那个时候也差不了多少,野猪跑的非常快,简直就像一颗导弹般,轰轰轰的冲了过来。只有几米的距离了。一旁的大树太粗了,根本没办法瞬间爬上去。但来不及了,必须得先找到躲避的办法……逃跑中,各种念头都没有停!

突然,有个想法得到了认可,这个方法很好,在这种情况下,总比要直接跟它硬碰硬要来的好!

围墙,就是利用它来做迂回,围墙离我很近,只有两米不到的距离,想要钻过去肯定是不可能的,在靠近围墙的时候,我双脚用力一蹬,一手撑住横拦,直接冲了过去。

过去之后,我根本没有停下,野猪已经到了围墙边缘,转身用手枪对着野猪,按下了扳机。野猪的体型那么大,虽然正面冲来,相对的目标要稍为小一些,但这种紧迫的关头,根本容不得再去瞄准,站位,射击。

“啪!”子弹飞射而出,巨响把野猪吓了一跳,急急的止住了身形。

想象中的是,野猪就算不应声倒下,也应该中枪流血。但现实完全不同,除了枪声,让野猪缓了一下之外,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子弹当然没有击中它!我实在没有想到,手枪的后座力居然那么大,随手一指对着野猪开了一枪,却把自己的手给弄伤了。

当按下扳机的瞬间,一股巨大的力量作用在了手腕上,手枪狠狠的向后冲击,整个手腕原本随意的伸着。对这个突然而至的力量根本没有一丝准备,连手枪都差点飞了出去……

手腕应该是扭伤了,疼痛的要命,不过也还算好,伤的不是很严重,至少,还能握着枪,保证它不至于掉落。但如果用这个手再开一枪的话,应该不行了。

野猪也早就重新发起了力,这头野猪比之前见过的所有野猪都要大,力气非常恐怖,仅仅冲击了两下,这几根树干做的横拦就被它撞掉了下来,它来了!

当然我也不可能在这里傻傻的等它,我又向前跑了一段,等它冲过来的时候,我又一次跳到了围墙另外一边,这个时候,手枪已经被换到了左手中。小黑的叫声也在由远及近……如果再不能解决它的话,一旦小黑冲入站圈,手枪的作用就非常小了。

再有几秒,野猪应该就会发起冲击了,不能再等了!

用左手举起手枪后,为了保险,又伸出了扭伤的右手,用右手拖住窝枪的左手腕,枪被我举到了身前,左手伸的笔直,对着野猪的头部就是一枪!

“嗷!……”这是一声凄惨又不甘的惨嚎,也告示着它被击中了,要不然它也不会发出这种叫声。

正想松口气,但野猪的生命力确让我感到可怕子弹都已经打瞎了它的眼睛,它都已经满脸的血了,但居然没有马上死去!

它后退了两步后,再次冲击了树干横拦,横拦应声而断。正当我想要按下扳机继续射击的时候,小黑加入了战圈。小黑喉咙里发着愤怒的嘶吼,第一下就冲到了野猪的背后,在它的背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但野猪皮厚,这一口应该伤不到野猪,但很可能会激怒到它,因为小黑的出现,使得我不敢开枪。但出乎意料的是,野猪并没有回头去与小黑纠缠,而是直接瞪着仅剩的那只血红的眼睛,疯也似的向我冲了过来。

“靠”叫了一句之后,拔腿就跑,但很快我发现野猪没有追上来,回头看去才发现,是小黑死命的咬住了野猪的后腿,两者体型差距不是特别大,但野猪的力量和重量远超小黑几倍,根本不是小黑能拖得住的。

野猪能愤怒的想要甩掉咬着它后腿的小黑,但小黑咬的很死,就算野猪拖行了几米都没能让小黑松口。我看到野猪正扭过头,准备用獠牙将小黑弄下来。

小黑是为了救我遇险,当然不可能跑了,腰上的斧头被抽了出来,虽然是左手拿的,但问题并不大,趁着它扭头想要袭击小黑的时候,我冲了回来。

左手中的消防斧,用力砸下,当然,并没用斧头斧刃的这面,怕猪皮后背的地方太厚,头骨又硬而无法伤到它。所以我直接用斧背上的尖锐这端砸了下去。

“噗,滋!”刺破了野猪颈部的皮肤,整个都扎入了野猪的肉里。也许都蹭到了野猪的脊椎骨……

剧烈的疼痛让野猪上下串动起来,原本紧握在收的斧头也终于从它的身上脱了出来,但同时也从我的手中脱落。直接飞到了一旁。

斧头被抽出的瞬间,血疯狂的溢出,原本还在苦苦支撑的野猪,终于轰然倒下,这一斧的伤害充其量也就和小黑差不多。对野猪造成最大伤害的,必然是打瞎它眼睛的那一枪,就算没有后续的攻击,它应该也会死去。

但它生命里的顽强,令我实在是大感意外。从这种生死搏杀之中脱离出来后,整个人都好像虚脱了一般。这一次真的也是很危险。

第一次开枪,手枪就差点因为后座力飞掉,这前为了节约这几个子弹,没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都没有尝试过。没想到这开枪还有这么大的学问,看来曾经在电视或者电影里看到的开枪方式都是骗人的……

但对于这头野猪的突然袭击,令我百思不得其解,从没有听说过野猪是喜欢报复的主啊!大象记仇伤人我倒是听过,但对于野猪虽然知之甚少,但真的从没有听说过,野猪还会伏击的!

而且这只的体型那么大,看上去两百斤不到点的样子,难道它是野猪群的首领?来伏击是想为它的手下来报仇?否者实在难以理解。

观察了下四周,确定没有其他野猪以后,就准备先处理这只野猪,野猪处理起来有些麻烦,需要将它吊起来,然后割破它的脖子,将它的血完全放光,才能保证肉质的美味。

吊野猪又是一个大工程,得先把缆绳解下来,缆绳解下来以后,将它穿过旁边大树的树枝,然后绑在野猪的后腿上,但两个后腿都要绑起来。

绑好后,就可以回到大树的另外一边,用力拉缆绳,我还缺一个滚轮,不然应该可以更轻松。不过现在,至少也能拉动,虽然有些慢。

终于野猪被我慢慢的拉上来了。这个时候,力量全是树枝和我在承受,但很快就可以将这股力量转移了。

拉着手中紧紧握着的缆绳,来到另外的一棵大树下,将缆绳在大树上缠绕了几圈后,终于这股力量被转移到了这棵大树的树干上了。

还好这个缆绳够长!不然的话这件事肯定完成不了的,将缆绳最后绑定在了这个树上以后,又马上从树屋拿出了盆子,很明显,这是准备放血了。猪血是个好东西,当然不能随意放弃。

趁着它的尸体还有一些温度,用斧头割开了它的脖子,倒挂的它,血液不停的流出,很快就收集到了半盆。

在确认血不再流出后,才终于将它放到了地上。接下去还是脱毛工作。这次的收获可谓巨大。但处理出来也实在是让人望而却步。

实在有些麻烦,而且最大的原因是盐也不多了。盐,是这些肉类是否能保存的关键,如果没有盐,它们能不能保存下来,都是一个问题。

实在不行的话,这一次,还是只能将大部分猪肉都做成烟熏肉了。毕竟这个方法保存食物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消耗也会更少一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